123书库 - 都市小说 - 剑仙她以理服人林意歌在线阅读 - 九、五行灵根

九、五行灵根

        撇开林仙长的“入门诀窍”,众人听过昨日闹剧的后续,又得知风掌门仍坐镇于归一派,已心满意足。

        等不及要把这事分享出去,众人便借口家中有事,纷纷告辞。

        “我忽然想起我女儿还在等我买芝麻胡饼回去,林仙长,我先失陪了!”

        “我也……我还得回家洗衣做饭带孙子,先走一步!”

        “林仙长放心,等我娶妻,一定多生几个,让他们去归一派试试!”

        “林仙长的话,我记住了,改日就叫我大侄子去试试!您慢用,我还有事,就先走了。”

        ……

        见人群散去,林意歌悄悄松了口气。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刚才的气氛,加上没人接话,她都不知道还要怎么往下聊。

        好在她已经达成了目标。

        “归一派收了新弟子”、“风轻轻仍坐镇归一派”,口耳相传之下,这两条消息很快就会扩散至整个苍梧郡,甚至传遍阳州。

        这时,谈家伙计引了一人上前,对林意歌介绍道:“林仙长,这是我们东家。”

        林意歌抬眼打量来人,只见那东家三十来岁,生得高大魁梧,穿一身粗布短衣,皮肤被晒得黑里透红,裤腿挽起,脚上穿着的草鞋还沾着泥,像个刚下田干活回来的庄稼汉。

        对方上前行了一礼,便自我介绍道:“在下谈家包子铺的东家,谈氏家主谈齐民,见过林仙长!”

        与粗犷的外表不符,谈齐民态度谦恭,举止有礼。

        林意歌点了点头,以作回应,没有解释自己身份的意思。

        林氏乃大姓,和千年前的意歌剑仙同名,也可称巧合。

        但没有恢复修为之前,林意歌并不想节外生枝,引起有心之人的注意。

        林意歌直入正题,问道:“昨日归一派山门前,那十个昏迷不醒的武者去哪了?”

        出于道义,她出手打断了血祭阵法,从十方聚煞阵中救下了那十个被吴明世利用的武者。

        可她也没忘记,那些人干的“好事”。

        要是这么轻易地放过他们,怎么对得起那两个被踩踏得面目全非的包子?!

        提到那些人,谈齐民就有些气愤,回道:“已按惯例封了他们修为,让他们肉偿。胆敢挑衅归一派,真是岂有此理!”

        “肉偿?”林意歌不禁重复了一句。

        谈家不是经营包子铺的么?

        人肉包子……应当不太可能。

        难不成还涉足了皮肉生意?

        不论是人肉包子还是皮肉生意,都难免不把人当人看。

        而归一派弟子入门必背的《归一祖师训》,第一条便是“不可以人为货”。

        谈齐民虽不是归一派弟子,但他身为谈氏家主,又是二师兄旁系血亲后辈,理应严以律己。

        林意歌倒是不介意代二师兄谈笑训诫族人后辈,帮他清理一下门户。

        为免误会,还是要问清楚些。

        她握住庚辛剑的剑柄,静静看向谈齐民,问道:“他们是如何肉偿的?”

        谈齐民瞥见林仙长的右手搭上了腰间紫竹鞭,无端打了个冷战。

        他对危险的直觉,向来很准。

        谈齐民心思急转,很快就意识到是自己用词不当,无意中用上了“行话”。

        他慌忙后退几步,连连摆手解释:“仙长误会了,只是些农家的体力活!他们每人都要收获万斤小麦,养出栏五十头猪,赔付打落在地的那两个包子。做完这些,此事才算了结。”

        林意歌动作一顿,心道:两个包子,换来万斤小麦和五十头猪?

        这办法不错,一定能让那些人进行深刻的反思。

        她松开握着庚辛剑的手,对谈齐民和善地点了点头,赞许道:“如此甚好。”

        谈齐民长吁一口气,抬袖擦了擦额头,竟生出一丝劫后余生之感。

        此前他曾有幸见过谈氏先祖之兄,也曾见过归一派代掌门柳扶风,但面对那两位时,远没有对上林仙长的胆战心惊。

        明明看起来年纪不大,又刚刚拜入归一派,可林仙长方才看他,眼中杀气如有实质!

        谈齐民敢肯定,林仙长绝对杀过不少人!

        杀过人还能拜入归一派,可见此人非同寻常。

        总结下来就三个字,惹不起。

        谈齐民不敢深想,忙收敛心神,恭敬问道:“林仙长可还有其他吩咐?”

        “我此行下山,为的是归一派招收新弟子入门之事。方才我与白鹤镇上百姓已聊了几句,希望谈家主能配合我,将归一派收了新弟子的消息,传遍九州。”

        一旁伙计连忙上前,附在谈齐民耳边悄声解释了一番。

        谈齐民听罢,明白此举用意,欣然应下。

        林意歌当即又问起了另一件事,道:“不知谈家主膝下可有儿女?年岁几何?”

        根据柳扶风给的玉简,加上前生回忆,她对谈氏目前的状况有个大概的了解。

        千余年繁衍下来,谈氏在白鹤镇扎了根,从包子铺起家,商业版图从阳州十四郡,一路扩展到九州。

        可惜,谈氏血脉传承三十六代,再无一人能入归一派!

        常人不知,高大健壮的二师兄谈笑,与体弱多病的谈无忧,是一对孪生子。

        二师兄为自己独得修炼天赋而耿耿于怀,心境受到影响,剑道境界多年来始终无法更上一层。

        林意歌就打算利用这点,怎么也要把二师兄给钓……不,把他给叫回来。

        谈齐民听林仙长问起儿女,想起家中天天打架的那对活宝和天天劝架的妻子,面上不自觉露出几分笑意,回道:“在下只得一双儿女。小儿十二,小女十一。”

        林意歌一听,便觉有戏,追问道:“不知令郎令嫒,可曾测过灵根了?”

        人族出生后,胎里带来的一缕先天之气,会转化成能感应天地灵气的灵根。

        灵根之于人族,有如根系之于草木。

        人族天生就具备五行灵根,只是灵根粗细各不相同。

        一般人,五行灵根细如发丝,无法通过灵根抽取天地灵气修炼,寿不过百余岁。

        而修真界绝大多数宗门测定灵根,都以一分为限。

        不及一分的,忽略不计;五行灵根皆不及一分,则视作废灵根,无法修炼。

        如林意歌自己,现在是金水木灵根,意即金水木三种灵根都在一分之上,火土灵根不及一分。

        十分为一寸。

        大多数修真者五行灵根粗细不均,最高不及一寸;一寸之上,便是天赋异禀,在九大宗门里都是凤毛麟角。

        “去岁测过一回,两个都未达一分。”谈齐民叹了口气,浓眉间染上几分忧虑,“只能等上三四年,叫他们去归一派试炼迷阵中试试运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