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书库 - 都市小说 - 剑仙她以理服人林意歌在线阅读 - 十一、不负所望

十一、不负所望

        按照林意歌的计划,谈氏兄妹拜入归一派,二师兄谈笑一定会回来确认。

        看到青禾青苗兄妹两个,二师兄就能放下心结,进而突破境界,让实力更上一层楼。

        到时候,她就提议由二师兄亲自教导谈氏兄妹,二师兄必不可能推辞。

        二师兄教两个是教,教两百、两千、两万,也一样是教。

        如此一来,归一派重新崛起,指日可待。

        现在就看青禾青苗兄妹,能否不负她所望,成功抵达迎仙阁了。

        ……

        林意歌随手翻了翻花名册,看到与自己同时期入门的七代弟子,想到他们大多已经不在人世,一时有些唏嘘。

        这么一想,就连带着想到了同门在雾影峰埋下的那些灵剑。

        林意歌不由看了眼自己腰间的庚辛剑。

        想起庚辛从昨日认主之后的种种表现,林意歌微微皱起了眉头。

        从昨天变成灵剑的样子后,庚辛就尽心尽责地扮演着一把灵剑。

        没有主动跟自己这个主人交流也就罢了,带自己飞上九重崖,庚辛也没趁机讨要金豆。

        这和庚辛起初给她留下的印象,相差甚远。

        林意歌从储物袋里取了一粒金豆,轻轻拂过庚辛剑,唤道:“庚辛,我有事要问你。”

        庚辛化作人形,两眼放光,目不转睛地盯着那粒金豆,嘴角湿润。

        她咽了咽口水,心不在焉地问道:“主人要问什么事?”

        林意歌看庚辛垂涎欲滴,无心回话,只好将金豆放在庚辛手里,才问道:“庚辛,雾影峰上的灵剑,真的都被你吃完了?”

        听到主人的问话,庚辛下巴微微一抬,语气莫名骄傲:“那当然了,一把剑都没剩下!”

        说完,庚辛又美滋滋地把金豆放进嘴里,高兴得摇头晃脑。

        “那些剑灵呢,你也吃完了?”

        “当然没有了!”庚辛满脸惊讶地反问,“为什么要吃剑灵?”

        林意歌一时被问住,不由愣了愣。

        当时在雾影峰,她一把灵剑都没挖到,却遇上庚辛饥不择食把铁铲头给吃了,后来庚辛还声东击西抢金豆,失败之后装可怜卖惨,林意歌不小心就先入为主,以为她是吃了剑灵才如此机灵的。

        现在回想起来,庚辛可没说自己吃过剑灵。

        庚辛想了想,问道:“难道是主人你想吃剑灵?”

        林意歌回过神,无奈道:“我不吃有灵智的东西。”

        如此看来,真的是自己误会了庚辛。

        可林意歌再三回忆,确定自己没见到任何一个剑灵。

        她只好继续问庚辛道:“既然你没吃,那我在雾影峰怎么一个剑灵都没看到?不会是因为灵剑被你吃了,剑灵消散了吧?”

        “当然不是了!”庚辛摇了摇头,一本正经地解释道,“我很饿嘛,当然要吃东西了!可是剑灵很生气,还像上次主人你用剑气戳我肚子一样戳我,可疼了!我就让竹子把剑灵关起来了!”

        ……

        谁能想到剑灵被封在竹子里啊?!

        庚辛站在地上没挪过地方,仰着小脸看林意歌,问道:“主人,我做得对吗?”

        林意歌闻言,心情复杂地点了点头。

        灵剑本身不过是多种属性的灵材,经由炼器师锤炼制成。

        世间少有听闻炼器师炼制出了带有剑灵的剑,多是出自某个炼器师的剑,经过无数岁月,在多人手中流转后,才诞生了剑灵。

        由此可见,剑灵的诞生,与灵剑主人修行的剑意、倾注在剑上的心力等,息息相关。

        灵剑本体被毁,固然会伤及剑灵,但不至于让剑灵即刻消散。

        庚辛将剑灵封在竹子里,剑灵反而更不可能消散了。

        退一万步说,庚辛做都做了,还能说她做得不对,让她把吃下去的灵剑吐出来还给那些剑灵不成?

        “雾影峰上有多少剑灵,你还记得吗?”

        “当然记得了!”

        话说得响亮,可庚辛掰着手指头数了半天,愣是没能报出一个准确的数目。

        林意歌早有所料,淡定地取出一道传音符,将雾影山上没了灵剑,只剩下若干剑灵的事告知柳扶风。

        通知完柳扶风,林意歌想着要多了解自己“灵剑”的想法,便问庚辛道:“灵剑与金豆,你会选哪个?”

        “当然是金豆!灵剑太复杂了,味道不够纯正!”

        “那你知道,灵剑可以换很多金豆吗?”

        “那当然了!可是换金豆要麻烦主人啊!”

        “要是别人给你吃金豆,你会怎么办?”

        “当然是告诉主人!主人会帮我把金豆抢过来的!”

        刚才还说怕换金豆要麻烦她,这会儿又能指使她抢金豆了。

        林意歌算是看出来了,庚辛完全就是小孩子脾性,心思单纯,不会想得太长远,一旦饿极了,就会遵循本能行事。

        一个半时辰很快过去。

        迎仙阁门口,脚步声由远及近,林意歌示意庚辛重新变成灵剑的样子。

        刚把庚辛剑挂回腰间,林意歌抬眼便看到门口两兄妹一左一右,同时迈进了迎仙阁。

        林意歌还没招呼两人登记,谈青禾与谈青苗已经在门口扭打在一起。

        “我先来的!青苗你讲点道理!”

        “你才要讲点道理!这次明明是我先的!青禾你怎么当哥哥的,不知道让着妹妹吗?”

        “不要学娘亲讲话!你把自己当妹妹了吗?我先来的,你让开!”

        “我先的!乖乖等着叫师姐吧,青禾师弟!”

        ……

        林意歌不禁感慨,这对兄妹感情真好,精力也充沛,小小年纪走了两个时辰的山路,还是这么活力四射。

        她轻咳一声,打断谈氏兄妹的争吵。

        发现迎仙阁内还有他人,兄妹俩动作齐齐一顿,迅速松开对方领口,松开了拳头,立定站好,一副无事发生的模样。

        等两人安静下来,林意歌才正色道:“你们过了试炼迷阵,今后就是归一派八代外门弟子。”

        “两位师侄到这儿来,”林意歌指了指花名册,亲切又和善,“填完花名册再滴上一滴血,就大功告成。”

        紫阳殿内也有一本花名册,等谈氏兄妹登记后,便会在那本花名册上同步显示信息。

        等柳扶风得知两个新弟子的姓名来历,自会把两人安排妥当。

        谈氏兄妹震惊地看向称呼自己两人为“师侄”的林仙长,一时愣在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