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书库 - 都市小说 - 剑仙她以理服人林意歌在线阅读 - 十六、云泥之别

十六、云泥之别

        林意歌十岁时,身量抽条,才终于能够和其他外门弟子一样,使用归一派的制式玄铁长剑。

        而这把某天突然出现在她床头,来历不明、材质不明的紫铜色小剑,也就此不知所踪。

        原来是到了大师姐这里。

        林意歌上前两步,定眼一看。

        这才发现,这紫铜色小剑,竟是用胡蜂妖王尾后针打磨而成!

        林意歌不禁想起自己成为真传弟子那天,六师兄屠百草说起的关于大师姐的一桩事迹。

        大师姐当年下山历练,专挑侵扰人间的群居妖兽。

        什么胡蜂妖、什么灵蝗妖、什么三头狼妖,不一而足。

        借此,她避免了好几桩人族和妖族的冲突,救下不知多少人命,完美达成历练任务。

        大师姐速战速决,早去早归,只三个月就历练归来。

        然后她默不作声地用大堆冰封的妖兽尸身,淹了当时的六代掌门所在的紫阳殿。

        在那之后,归一派就多了条新规定:真传弟子下山历练时间不能少于百年。

        这么想来,这把剑原本就是大师姐默默做了,悄悄放在她床头的?

        ……

        庚辛看到自家主人站在一柄和自己同色的小剑面前出了神,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过了约有一刻钟,她终于忍不住出声提醒道:“主人,你不可以有别的剑!”

        尤其这柄小剑,非金非木,她没法下嘴。

        林意歌闻声回过神来,无奈道:“这话说的,哪个剑修没有三五把剑?”

        稚嫩童音答得干脆:“当然是您了!”

        林意歌本来就没打算要拿走这把剑,庚辛说的,倒也没错。

        只是被她这么一搅和,心中的些许纷乱,也消失无踪。

        林意歌背对着洞口,席地而坐,将冰寒灵气在体内运转了几个周天。

        这具身体是金水木灵根,小寒洞中的冰、风灵气,倒也能利用个七七八八。

        林意歌心里闪过一个想法,要不要趁着这会儿被困在小寒洞,干脆筑个基?

        等大师姐回来,看到自己积极修炼,认错态度诚恳,或许能消了气,免除她的禁闭。

        眼下要重振归一派,她可没那个时间去面壁思过。

        林意歌当即微合了眼,沉下心神,很快便入了定。

        她熟练地运转起《归一炼气诀》,金水木三条灵根与凭空生出的虚灵根共同作用,全力转化灵气并将其吸入体内。

        冰寒灵气旋成漏斗状,从头顶百会沿着被重塑过的宽阔经脉,直入四肢百骸。

        灵气满溢,将风轻轻以剑气开脉时封藏于每一寸血肉之中的精气化开。

        多余的灵气最终汇聚到了丹田。

        灵气被不断压缩,又有源源不断的灵气持续转化进入。

        丹田中先是起了雾,渐渐又凝结成滴滴甘露,滴落在丹田中盘踞的剑意下方,形成了一个水洼。

        灵气转化的速度越来越快,那浅浅的水洼中聚集的甘露也越来越多。

        水洼变池塘,池塘变湖泊,直至化作无垠的海洋……

        修行不知日月。

        林意歌从入定中醒来,下意识去摸腰间的庚辛剑,却抓了个空。

        她低头看去,只见庚辛化作人形蹲在她身侧,正小心翼翼地伸出两只小短手,试图打开她腰间的储物袋。

        可惜不得其法,又不好用蛮力,庚辛正皱着眉嘟着嘴,满脸的不高兴。

        ……

        察觉到被注视,庚辛循着直觉看去,对上了林意歌的双眼。

        四目相对,小女娃动作一顿,旋即松手起身,举起三根又短又胖的手指,说道:“主人,三天啦!”

        说完,庚辛低头摸了摸自己微微有些鼓起的小肚子,口中还配合着发出“咕咕……”的肚子叫。

        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

        林意歌有片刻无语,这浑然天成的演技,叫人叹服。

        她取了三粒金豆交给庚辛,说道:“不会少你的。”

        庚辛当即抬起头,伸手接过金豆,喜滋滋地放进嘴里,含混道:“我……我当然相信主人了!”

        仿佛刚才那个装可怜的不是她。

        林意歌顺手摸了一把庚辛的脑袋,发丝细软顺滑,手感好极了。

        庚辛乖顺地重新化成灵剑模样,兢兢业业地继续扮演一把灵剑。

        林意歌抬手抚平袖上皱褶,才起身活动。

        全身气脉畅通无阻,身轻如燕,精神饱满。

        经历剑气开脉后,林意歌的修为便达到了炼气巅峰,筑基时机早已成熟,在灵气如此充沛的福地,更有过一世修炼经验,可谓占尽天时地利人和。

        但这具金水木三灵根的身体,依然花了三天才成功筑基。

        与上一世的粗壮单一水灵根,有天壤之别。

        不过,林意歌倒没觉得这一世的金水木三灵根有什么不好的。

        灵根资质好坏,只能决定吸纳和转化灵气的速度。

        而剑修看重的是悟性,是能否领悟剑意,是剑道境界的高低。

        林意歌也不是没杀过资质比自己更好,修为比自己更高,却走上了歧路的所谓“天骄”。

        而且,这一世有了金灵根和木灵根,她反而能结合法术施展更多大规模剑招。

        一招制敌,才更能好好讲道理嘛!

        林意歌对自己的修炼进境有了底,便重新坐回地上。

        她一边吸收灵气,运行周天以巩固修为,一边梳理归一派当下的状况。

        如今鹤鸣山洞天内,六代弟子早已飞升的飞升,坐化的坐化,牺牲的牺牲,自不必提。

        七代弟子是千年前对付虚空裂缝中域外魔物的主力,为了护佑苍生万民,十不存一。

        除魔幸存的弟子,或多或少在除魔过程中受了伤,有不同程度的心境受损。

        他们基本上都在飞虹涧或松梅涧中,择地结庐,闭关清修。

        只有三个七代亲传,担着闻道阁的传道长老之责。

        再看八代弟子。

        自千年前林意歌下山历练后,归一派还是收了些弟子的。

        只是数量从一年零星几个,到几年出一个,直至百年前开始,再无新弟子入门。

        即便如此,两座侧峰上,林林总总加起来也只有百来个八代弟子。

        算上真传弟子柳扶风,尚无一人领悟出剑意。

        三个传道长老负责这些弟子,绰绰有余。

        有七代实力最强的风轻轻坐镇鹤鸣山,其他几个真传弟子在这种无人可教的状况下,确实可有可无。

        但现在不同了!

        今年已有两个新弟子入门,而这还只是个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