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书库 - 都市小说 - 剑仙她以理服人林意歌在线阅读 - 十七、水玉冰魄

十七、水玉冰魄

        要重振归一派,倒是有一段可以拿来借鉴的经验。

        遥想一万两千多年前,归一派祖师在鹤鸣山立派,也是从无到有。

        最终将归一派变成了修仙界九大宗门不敢轻易招惹,拥有超然地位的强大剑派。

        彼时,九州人间,宗门林立。

        其中天衍宗、神机门、听风阁、空觉寺、合欢宗、天武宗、无虑山、五蕴宗和文心学宫,并称九大宗门。

        九大宗门传承久远,门下弟子不计其数,更有若干大乘修士坐镇,是当之无愧的顶级宗门。

        九宗势力交错,牢牢把控着九州最为优质的人才与资源。

        强者恒强,弱者恒弱。

        九宗与其他修真势力,实力差距越来越大。

        偶尔也有几个天赋心性上佳的,宁为鸡首不为牛后,选择九宗之外的二三流宗门。

        但这些人,往往在成为“天骄”崭露头角之后没多久,便如流星般陨落。

        任谁都知道,这其中必有猫腻。

        更不必说无依无靠的散修,艰难修仙的同时,还常常成为大宗门弟子的“磨刀石”。

        若是气运不佳,甚至可能成为大宗弟子的狩猎对象。

        修仙界的弱肉强食,似乎理所应当。

        归一派祖师就是在这种情况下,突然现世并发掘了鹤鸣山洞天,随后开宗立派。

        起初,归一派独特的功法剑诀,严苛至极的招徒方式,并没有引起九大宗门的注意。

        直到初代真传弟子,在九宗共同举办的“九州论道大会”上,于众目睽睽之下,将心术不正的天衍宗少宗主无情斩杀。

        天衍宗宗主大怒,九大宗门联合起来,一齐围了鹤鸣山,要归一派“给个交代”。

        祖师带着七位初代真传弟子,在双方势力悬殊的情况下,不但守住了归一派,还趁机又干掉好几个出言不逊的老家伙。

        一时间,归一派名声大噪,九州求仙者无不奔赴鹤鸣山。

        那几十年,归一派迎来大批新弟子入门,鹤鸣山下的小村落也发展成了白鹤镇。

        回想到这儿,林意歌不禁叹了口气,收了功。

        她现在对九大宗门的现状不太了解,想要搞个轰动九州的大事件出来,有点难度。

        不过……二师兄突破大乘期,距离飞升更近一步,不正是个现成的大事件吗?

        九州内的大乘期修士,本就屈指可数。

        值得为二师兄大张旗鼓地庆贺一番。

        不如就办个“成道宴”,邀请各方大能前来祝贺一二。

        届时不但能收一堆贺礼,填充宗门库房,还可以顺势将归一派又多一位大乘修士的消息扩散出去。

        等到各方大能齐聚一堂,若再能找出个值得一杀的败类,那就是意外之喜。

        与此同时,还可以通过谈家经营的遍布九州的包子铺,提升归一派在凡间的声望。

        如此一来,何愁九州求仙者不至?

        林意歌还可以和其他几个师兄师姐,趁此机会见上一面,叙叙旧。

        听师侄柳扶风说,归一派的宗门内务有点儿乱。

        归一派护山大阵和门内亭台楼阁的维护,更是年年都超出预算。

        这时候不叫那些师兄师姐帮忙,岂不是把他们这些七代真传弟子当做外人了?

        林意歌以拳击掌,心道:就这么办!

        只等大师姐回来小寒洞,解了禁足,就能立即通知柳扶风,向各方势力发出邀请函。

        林意歌当即起身,准备去洞口瞧瞧大师姐回来了没。

        刚一转身就发现,不知何时,大师姐已立在了身后。

        也不知她等了多久。

        见大师姐神色淡漠,与往常一般无二,林意歌却敏感地察觉到一丝不同。

        三天过去,大师姐还没气消呢?

        想到大师姐对自己的种种照应和偏爱,林意歌果断低头认错。

        “大师姐,我知道错了!下次我一定三思而行!”

        至于下一次三思后究竟行不行动……

        那就是另外一码事了。

        风轻轻神色平静无波,琉璃眸子盯着林意歌的发髻看了半晌,才轻不可闻地叹了口气。

        前几日见到小师妹回来,她太过激动,只顾着给小师妹剑气开脉。

        这会儿才注意到,小师妹虽然换了身归一派制式道袍,但发髻上插的却还是根不知道上哪儿攀折来的剥皮树枝,还有几缕碎发落在外面。

        也是,风轻轻微微颔首。

        小师妹原本就是这般落拓不羁的性子。

        既然小师妹已经知错,倒也不必强令她面壁思过,若因此压抑了她的本性,对修行反倒无益。

        与其因噎废食,不如防患于未然。

        想罢,风轻轻手中便多了一根由水玉冰魄打磨而成的冰花发簪。

        水玉冰魄是修士梦寐以求的极品天材地宝,除了拥有天然的聚灵效果外,还能宁心静气,克制心魔滋生。

        这原本是风轻轻考虑到小师妹的杀戮剑意,极易滋生心魔,而特意为她准备的千岁礼。

        她还打算等小师妹历练归来,就提前三百二十年送给她的。

        只可惜,当年玉蟠山秘境崩塌时,林意歌年仅六百七十一岁,距历练百年还剩九年。

        这水玉冰魄簪也就一直没送出去。

        风轻轻嘴唇微动,终究没能出声,只好改用神识传音,“别动。”

        即便是以神识传音,也一如既往地惜字如金,还透着一股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淡意味。

        林意歌听出些什么,放下心来,配合地保持着姿势。

        风轻轻抬手将那根树枝取下,又帮她重新挽了发髻,换上手中的水玉冰魄簪。

        做完这些,风轻轻端详片刻,面上仍是一副冷若冰霜的样子。

        一股清凉之意涌入识海,林意歌下意识伸手,摸上头顶发簪。

        她抬头看向大师姐,有些犹疑。

        “大师姐,我用这水玉冰魄簪,会被人眼红打劫的吧?”

        她如今刚刚筑基,却大剌剌地顶着这么一件可遇不可求的宝贝,正如小儿抱金行于闹市……

        不对。

        林意歌转念一想,这不是正好吗?!

        能对她这个刚筑基的归一派弟子,起了杀人夺宝的心思并付诸实践的,还能是什么好人不成?

        她连忙改口道:“这簪子我很喜欢,多谢大师姐!”

        风轻轻不语,只伸手在那簪头的六瓣冰花上一点,注入一缕神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