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书库 - 都市小说 - 剑仙她以理服人林意歌在线阅读 - 二十七、魂魄有异

二十七、魂魄有异

        文宗易故作平静地反问了一句。

        林意歌见状,狡黠一笑,说道:“文宗主若直言不知,林某也不能完全确定。”

        她上下打量了文宗易一眼,满是不可思议地感慨道:“真没想到,您与池师姐真的有一……是那种关系。”

        文宗易被戳破,干脆不装了。

        他整个人的气质发生了极大的改变,锋芒毕露,再不复之前儒雅随和的模样。

        文宗易微微扬起下巴,自得道:“没错,在下正是池无澜最后一任道侣。”

        ……

        林意歌对文宗易这一句脱口而出的大话,有些许无语。

        虽说文宗易能屈能伸有远见,可无论修为还是阅历,三师姐池无澜都在他之上。

        说不准,三师姐早已看破了一切。

        况且,文宗易对三师姐的曲意逢迎,又能坚持多久?

        林意歌并不打算插手此事,免得两头不讨好。

        只是文宗易千年前也曾帮过她一些小忙,相识一场,林意歌有心提醒几句。

        “文家主,话不要说的太满。池师姐她——”

        不等她说完,文宗易便干脆打断道:“不劳林长老费心。”

        见他不领情,林意歌当即把到口的关于池师姐的一些不为人知的小癖好,咽了回去。

        既然知道了文宗易言行举止为何反常,林意歌也放下心来,再次询问起池无澜的行踪。

        “文家主,池师姐现在何处,可以说了吧?”

        “无澜一个月前还在中州上洛郡。”文宗易顿了顿,“二十九天前,无澜在院中夜观星象,凌晨便独自往雍州去了,留书说是一月即归。”

        “雍州?”林意歌喃喃自语道,“难不成池师姐去了青阳郡?”

        三师姐池无澜兴趣使然,于术数一道,多有钻研。

        她曾偶然间得到一本上古时的《太乙神数》,之后更是沉迷此道,经常彻夜不眠,只为观星象,推天机……

        自那以后,三师姐每次推演出的结果,十回里也是能中个一两回。

        说不定三师姐就是推算出了她重生回来的事,才会去往雍州验证。

        文宗易闻言,惊讶道:“雍州二十八郡,林长老是如何猜中青阳郡的?难不成你也会推演天机?”

        林意歌摇头否认,确认道:“池师姐当真去了青阳郡?”

        “我是跟她进了青阳郡之后,才跟丢的。”文宗易说着,叹了口气,流露出几分懊恼之意,“一月之期将至,就怕无澜不肯再见我。”

        林意歌听罢,对文宗易这种行为,完全同情不起来。

        他对自己实力不及池无澜的事实,心里没点数吗?

        而且三师姐最不喜伴侣信不过自己,文宗易还敢跟踪,这就是明知故犯啊!

        不过依三师姐的性子,那是一定会敞开天窗说亮话,跟伴侣说清楚理由再彻底断绝关系的。

        换句话说,下一次三师姐与文宗易再会之日,便是两人关系破裂之时。

        这样一来,叫文宗易带话给池无澜,就有些不合适了。

        林意歌跟着叹了口气,说道:“文家主,您好自为之。”

        两人相顾无言。

        等到谈齐民蒸好了包子,两人各分得几个,才各回各家。

        林意歌回到山门前,就看到段桐还跪在那儿。

        山门前跪着这么个人,还挺碍事的。

        林意歌经过段桐时,停下脚步问道:“你怎么还跪在这儿?”

        段桐跪趴着,纹丝不动,回道:“若不能求得五小姐原谅,怎敢起身?”

        林意歌忍不住嗤笑一声,搞这套,不就是仗着文采薇还会顾念旧情,没那么铁石心肠吗?

        “差不多得了,用什么苦肉计?碍眼。”

        段桐不作声,只继续跪着。

        林意歌见她如此爱跪,也懒得再说些什么,径直回了停云峰的坤道院北侧。

        文采薇呼吸平稳,烧也退了大半,已肉眼可见地好转,只不曾醒来。

        林意歌叫过在旁照看的谈青苗,把谈齐民夫妇硬塞的一纸袋肉包放在她怀里,叫她回去赵元长老那边继续锻体。

        见过文宗易后才知道,病骨支离的文采薇,也曾有过一段健康的时光。

        她是长到六岁,才开始大病小病不断的。

        林意歌设身处地一想,便觉那藏头匿尾的白发老道,行径十分可疑。

        山海大陆之上,修士为达长生,所求无非是财侣法地,即修炼资源、修行同伴或道侣、修真法门、修行之所。

        即使是归一派弟子,也不能完全避开这些。

        修炼《归一剑诀》需得持身正己,而下山惩奸除恶,能提升剑修的心境,对修行大有好处。

        可那须发皆白的老道,不但出手剖尸救下将死的胎儿,面对堪比二流宗门的文氏,竟毫无所求?

        这般德行,空觉寺那蚂蚁都舍不得踩死的佛子见了,都要高呼一声“南无阿弥陀佛”。

        再不济,也该要一枚延寿丹吧?

        想来文宗易也是察觉其中可疑之处,才会派人追踪老道。

        林意歌用神识再扫了一遍文采薇,却没有发现任何不寻常。

        肉身查不出问题,定是魂魄有异。

        林意歌给柳扶风发了一道传音符。

        凡人魂魄极其脆弱,若使用搜魂术,文采薇就废了。

        但归一派历代掌门手中的观魂镜,可拘修士神魂灵魄,也可观照凡人魂魄。

        上一次拿来拷问吴明世之后,林意歌不想为此打扰风轻轻闭关,就让不能离山的柳扶风收起来了。

        不多时,一名浅棕头发的女冠御剑而至。

        林意歌微微一怔,认出来人正是三位传道长老之一,也是七代亲传弟子中的佼佼者,路横波。

        因乾坤道院“女不入乾,男不入坤”的规矩,林意歌本以为柳扶风会叫八代女弟子跑一趟腿。

        她怎么也没料到,到坤道院来送观魂镜的,会是路横波啊!

        早知如此,她还不如自己跑一趟紫阳殿,亲自去取。

        而路横波落地后,抬眼看到这朗目疏眉、明净秀美的陌生女子,也是一愣。

        归一派弟子本就不多,路横波对每个同门都是有数的。

        可她确信,自己不曾见过眼前这位。

        再仔细一瞧,路横波更是惊讶地发现,这位不曾谋面的林师妹,只有筑基初期修为。

        路横波顿时柳眉一竖,轻叱道:“林师妹这般修为,如何能动用这观魂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