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书库 - 都市小说 - 剑仙她以理服人林意歌在线阅读 - 二十八、从善如流

二十八、从善如流

        按照柳扶风所说,林希声恰好赶在林意歌下山历练前拜入山门,是年纪最小的几个七代弟子之一。

        同一年,七代真传余维则师兄,在阳州极南之地发掘了一处小秘境,名为火犀秘境。

        路横波、赵元和谷骁云三人同为六代长老的亲传弟子,交情甚笃。

        得到消息后,三人便组了队,带着七八个内门的师弟师妹,去了火犀秘境。

        一般说来,新秘境被发掘后,需要排除潜在危险,重新规划修整,打下归一派印记,设下进出禁制,设下来往传送阵……

        路横波一行人进了火犀秘境之后,一待就是几十年。

        等到他们从火犀秘境中出来,刚好遇上玉蟠山秘境崩塌,只好马不停蹄地赶往各地除魔。

        那域外魔物若不能彻底焚毁,便会随着灵气污染修士的丹田紫府。

        被污染之后,除了废去修为从头开始,别无他法。

        来时路上,路横波还奇怪,为何柳扶风一再强调林师妹“修为尚未完全恢复”?

        能来借观魂镜的,就算没有完全恢复,起码也恢复了八成,至少有元婴期,还能有什么问题?

        亲眼见了人才知道,代掌门所说“尚未完全恢复修为”,竟只恢复到筑基初期!

        不待对方回话,路横波皱着眉,继续问道:“林师妹可知道,启用观魂镜至少要有元婴期修为?”

        要使用这观魂镜,至少要有元婴期以上修为所对应的神识强度。

        如若不然,不是使用人被观魂镜反噬,就是使用对象的魂魄被撕碎。

        路横波暗自庆幸,还好她凑巧有事去紫阳殿,又顺道帮柳扶风捎了观魂镜过来。

        否则,文采薇这个百年来拜入归一派的第三人,差一点点就没了。

        林师妹妄图以筑基初期的修为驱动归一派至宝观魂镜,险些酿成大祸!

        这般想着,路横波迟迟不肯递出手中的观魂镜。

        林意歌见她如此,微微低了头,避开路横波谴责的视线。

        她了解路横波,知她端肃又谨慎,向来见不得同门后辈急躁冒进。

        而目前的状况,确实容易造成误解。

        实际上,林意歌如今的神识,乃千年前下山历练之前,用六年凝聚出的那一缕神念所化。

        神识强度与炼虚期修士相比,只强不弱。

        若由她亲自出手启用观魂镜,或许会有灵力难以为继的问题,但也只是耗时久一点罢了。

        而且林意歌还没把文宗易给的那枚纳戒交给柳扶风。

        她可以先取用几枚极品灵石,以防万一。

        不过林意歌不想把事情复杂化,便决定自找个台阶,先退一步。

        “路师姐,我知错了。”

        林意歌轻拍胸口,长嘘了一口气,拱手道:“幸得路师姐提醒,令我与文采薇,皆幸免于难!”

        说话间,林意歌趁机扫过路横波,见她修为已达化神后期,便起了由她代劳的心思。

        反正,眼下就算自己坚持说可以,路横波也不会轻易被她说服。

        自家同门,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林意歌只求赶紧查出,文采薇的魂魄到底有何异常。

        “路师姐,我在为文采薇治伤时发现,她有不明缘由的弱症。”

        说着,林意歌侧过身,露出身后床榻上安静沉睡的文采薇。

        “我查了许多次,始终没有发现病灶所在。因此,我怀疑她魂魄有异,这才向代掌门借了观魂镜一用。”

        “一时关心则乱,”林意歌抬手轻抚丹田,“竟忘记我修为尚未恢复……”

        想到自己原本那身炼虚初期的修为,以及转生归来的幸运,她不免真情实感地流露出几分失落,几分庆幸。

        “还请路师姐动手,为文采薇观照魂魄。”

        路横波见她知错即改,神情真挚,不似做伪,才放缓了神色。

        这还差不多。

        其实也不是不能理解林师妹的行为。

        她当初除魔归来,修为没有完全恢复的时候,也总是高估自己的实力。

        虽然她对自己出手的把握只有九成八,但比起筑基期的林师妹,还是要稳一些。

        路横波走到床榻前,俯身看了一眼熟睡的小姑娘,眉头顿时拧成了结。

        文采薇静静躺着,呼吸清浅。

        巴掌大的瓜子脸,两掌长的干枯头发。

        微弱起伏的胸口,不盈一握的腰肢,细瘦的四肢……

        路横波出身农户,自小在田野间玩耍,长得敦实,如今更是蜂腰猿背,鹤势螂形。

        归一派弟子又多是不远千里,跋山涉水至此,孤身闯过试炼迷阵的。

        这么娇小柔弱,风一吹就倒的骨头架子,路横波还真是第一次见。

        “她怎么看起来比青苗还要小?”

        谈青苗才十一岁,而依据花名册上的记录,文采薇已过了十五岁束发之年。

        两人相差四岁,身量却相差不大。

        甚至,文采薇的大腿还没谈青苗的胳膊粗。

        路横波不由转头看向林师妹,“她真的是靠一己之力通过试炼迷阵的?”

        林意歌微微颔首,肯定道:“确实是她自己通过迷阵的。只是花费时间长些,足足爬了两日才到迎仙阁。”

        路横波眉头皱得更紧,盯着文采薇的两条细腿,看了又看,“爬了两日?”

        “现在看不出来,但当时她背上和脚上,都受了伤。”

        路横波瞥见一旁衣篓里扔着的又脏又破的锦衣,还有完全碎裂剥落的玉带,已经打消了心头疑虑。

        看着瘦骨伶仃的小姑娘,路横波不禁感慨道:“天可怜见,饿了三天的野狼看到她,都懒得下口。”

        林意歌对此十分认同,“要不是出身豫州文氏,锦衣玉食娇养着,天材地宝吃用着,可能早就夭折了。”

        路横波探出神识,将文采薇的四肢百骸,细细查过一遍,又在泥丸、绛宫、丹田,这三处重要部位查了多次。

        “她这弱症确实古怪。林师妹,你去屋外守着,我用观魂镜观照文采薇的三魂七魄,期间万不可进来打扰。”

        “是,有劳路师姐。”

        林意歌从善如流地应下,退到精舍门口守着。

        过了大约一个时辰,路横波惨白着脸,一手拿着观魂镜,一手打开了房门。

        林意歌忙伸手扶住她,“路师姐,怎么样?”

        “文采薇少了一缕魂魄,却又多了一道残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