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书库 - 都市小说 - 剑仙她以理服人林意歌在线阅读 - 四十、素不相识

四十、素不相识

        少女肤色微黑,脸庞棱角分明,高鼻深目,一头茂密的乌发,被绑成一根粗壮的麻花辫,搭在胸前。

        她身材颀长,上着一件靛青短衣,下穿一条黑色百褶裙,戴着银镯银项,装束与九州腹地的豫州人士,大不相同。

        看上去倒像是从梁州九黎山来的。

        大半夜的,刚遭遇跟踪抢劫,又遇上个陌生的梁州少女带人前来,林意歌不免疑窦丛生。

        她立即联想到,自己拍下的丹方残卷。

        按照凌朗的说法,那是梁州九黎部落世代相传的宝物,由九黎后人亲自托付云岫楼拍卖的。

        眼前这个梁州小姑娘,莫非就是那个九黎部落后人?

        她该不会是反悔了吧?

        反悔了也该去找云岫楼,叫云岫楼出面才是,怎么会来找自己这个最终买家?

        不对,此人又是如何知道,那丹方残卷是由自己拍下的?

        不等林意歌分析个一二三出来,少女已经一路小跑到近前。

        “阿姊!”她在一丈远处停下脚步,担忧地盯着林意歌,“阿姊你没事吧?没被抢吧?”

        少女说话带着些梁州口音,但话里话外的急切不似作伪。

        林意歌看少女不住往自己身上瞄,不禁微微皱眉。

        她抬手搭在重新化作灵剑模样的庚辛剑柄上,问道:“这位小友,你我素不相识,无事献殷勤……你没事吧?”

        少女一愣,不觉抓着短衣下摆,有些不知所措。

        她踌躇片刻,闭了闭眼,豁出去一般,自报家门道:“我是九黎后人,妘明月。”

        说完,妘明月沮丧地低了头,拧着衣摆不作声。

        她好像做了多余的事。

        能够看懂那丹方并出价拍下的,自然不是一般人,哪里轮得到她一介凡人操心呢?

        林意歌听到“九黎后人”,心头便是一跳,暗道,还真让她猜中了。

        正要询问妘明月如何知道丹方在自己身上,紧随妘明月而来的上洛郡修士执法队赶到了。

        上洛郡的执法队分作两组,一组是凡间武者,一组是修士。

        来的这一队,便是修士组其中一支执法队。

        执法队中修士,经过层层考核才能受雇于上洛郡府,从名义上勉强摆脱散修身份。

        一旦离开上洛郡,仍是一介散修。

        林意歌看了妘明月一眼,心中不解。

        妘明月并非修士,又是如何请动这无利不起早的修士执法队的?

        不论如何,相较于妘明月这般没有修为的凡人,自然是修士执法队更值得提防。

        修士执法队一行六人,在距离林意歌十丈远处便停了脚步。

        他们同样警惕地盯着女修,以及她脚边三具修士尸身和昏迷的数个筑基后期修士。

        那梁州来的小姑娘不是说,有人准备杀人夺宝吗?

        他们还故意拖慢了速度,想等生米煮成熟饭,趁机捞上一笔。

        可眼下这状况,究竟是谁抢谁啊?

        就算是他们之中修为最高的队长,也未必能若无其事地同时解决五个快结丹的筑基后期修士啊!

        如此,六人皆心生怯意,不欲与此女为敌。

        执法队队长率先回过神来,秉持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原则,对女修拱了拱手,面上摆出一副平易近人的模样,却不曾收敛自己身上金丹修士的威压。

        “听闻道友在城外遇袭,可曾受伤?”

        林意歌见那领头的金丹期修士开口询问,自然也愿意友好交流。

        她拱手回了一礼,道:“多谢几位道友关心,在下不曾受伤。”

        执法队队长见女修面对自己这个金丹期修士都无比镇定,不由对她高看一分。

        再度瞥了一眼地上不知昏迷了多久的五个修士,他开始后悔收了那梁州小姑娘的灵石,来趟这浑水。

        “既然道友安好,我等也就放心了。”

        说罢,他干脆利落地转身挥手,“弟兄们,收队回城。”

        “且慢!”林意歌连忙叫住他们,“在下倒是有件事,想劳烦诸位。”

        执法队众人顿住脚步,露出一丝防备的姿态。

        “这五人藏头露尾跟在我身后,始终不曾出手。”林意歌对几人的提防不以为意,指了指地上用腰带五花大绑的五人,“在下只问一句,此事,你们上洛郡管是不管?”

        这五人迟迟没有出手,虽有“黄雀”的嫌疑,却也不好就此判定好坏。

        归一派不杀无罪,今日且留了这五人的小命,将他们扔给上洛郡的执法队处置。

        执法队六人面面相觑,万没料到会有这样的好事!

        如此一来,他们虽然不能多捞一笔,却也得了那五个修士的人情。

        执法队队长当即说道:“道友放心,此事我上洛郡自然是管的。”

        林意歌略感满意,退开几丈,把地上搜刮干净的五个筑基期修士让给上洛郡的修士执法队。

        她绝口不提五人身上的储物袋,执法队自然也不会提起这个。

        六人除了队长之外,一人扛一个昏迷修士,回了上洛郡城。

        ……

        等上洛郡修士执法队走远,林意歌才看向一直默不作声站在一旁的妘明月。

        她懒得拐弯抹角,直接问道:“妘明月,直说吧,你有什么目的?”

        “阿姊……”妘明月顿了顿,按照豫州风俗,修正了自己的称呼,“仙长拍下我九黎部落世代传承的丹方,是不是能解读那丹方的内容?”

        “那丹方,确实在我手里。你又是怎么知道的?”

        按理说,云岫楼不会把这种信息告知外人。

        “那两张残卷,在特殊的药草汁液里浸泡过。”妘明月指了指自己的鼻子,“只有九黎巫女能闻到。”

        林意歌惊讶地看了眼妘明月,自己炼虚期的神识,都没发现那丹方有什么气味。

        “能解读如何,不能解读又如何?”

        妘明月抬头挺胸,眼中迸发异样神采。

        “那丹方是九黎先祖所创,其中用到不少九黎山特有的药草。如果仙长能够解读,一定能用上明月!如果仙长也不能解读,明月愿意以拍卖价购回丹方!”

        听到妘明月这番话,林意歌倒是有些好奇了。

        云岫楼拍卖所得,宝物委托人只能分得九成。

        妘明月要上哪里弄来这一块上品灵石?

        不过,这与她无关。

        “你若想要回丹方,先入我归一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