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书库 - 都市小说 - 剑仙她以理服人林意歌在线阅读 - 四十八、不依不饶

四十八、不依不饶

        按照柳扶风的想法,小师叔就该在鹤鸣山中修炼。

        不说是要完全恢复至当年的炼虚初期,也至少要结个金丹、化个元婴再考虑出门历练的事,这才稳妥。

        但风轻轻都不曾说些什么,柳扶风自然不好越俎代庖。

        七代真传弟子,从师尊到小师叔,这一个个的,都不让人省心呐!

        “小师叔切勿冲动行事。若遇敌手,尽管回鹤鸣山……”

        林意歌摆了摆手,“行了行了,我先走了。”

        说罢,她便乘风御剑,下了山去。

        ……

        归一派山门前,一个小厮打扮的少年,正抓着一个中年男子的领口,不依不饶。

        白鹤镇百姓自发围了一圈,一同嗑起当年最新炒制的南瓜子。

        “你不是说,我们十八公子进了归一派山门,也很快会被白鹤送出来的吗?”

        “要是没能拜入归一派,确实要不了一天就会被白鹤送出来啊!”

        “那我这都等了一整天了,怎么还没出来?”

        “我怎么知道?说不定已经拜入归一派了!”

        “你莫不是在耍我玩?”

        “看你找不到人跟没头苍蝇似的在镇上逢人就问,我才一片好心提了一句!……我也没确定那人影是你家公子啊!”

        “我们十八公子可是要拜入天武宗的!他要是不见了,我怎么交差?你得给我个交代!”

        “你自己把你家主子弄丢了,关我什么事?”

        “不如你跟我回一趟睦安郡,跟我们家主说清楚!”

        “我不去,放开我!再不放我要喊人了啊!”

        “不放,我又没拿你怎么样!你只要跟我走一趟,我给你金子!”

        “我怕我有命拿没命花你的金子,不去!”

        少年小厮与中年男子扭打起来。

        小厮像是习过武的,拳脚颇有章法,但中年男子身强体健,也不落下风。

        两人好半天都僵持不下。

        围观的百姓神色各异,你一言我一语,闲闲地开了口。

        “这位小兄弟,往好处想想,说不准你家十八公子真的拜入归一派了呢?”

        “你家公子要真的进去一天还没出来,这拜入归一派的事,差不离咯!”

        “看他那样儿,什么交不交差的,好像还嫌弃归一派呢!天武宗了不起吗?”

        “天武宗好歹也是九大宗门之一,论弟子数量,一直都是比归一派多的。”

        “真是,怎么随便一个细皮嫩肉的公子哥儿都能拜进归一派?我的好大儿却不行?”

        ……

        护山大阵的边缘,林意歌还没出归一派山门,就听到了外面人声嘈杂。

        归一派山门前,何人喧哗?

        林意歌收起庚辛,稍作整理便迈步出了山门。

        看到归一派山门内走出的年轻女修,在场众人静了一静。

        紧接着,众人又压低了声音,交头接耳。

        “碧玉年华,身姿如松,长眉入鬓,目若朗星……不是谈青苗、也不是娇弱的文氏五小姐,那不就是近百年来第一个拜入归一派的林仙长?”

        “是说‘拜入归一派不难,能走路就行’的那个?”

        “就是那个!”

        “……我听到的怎么是‘心无旁骛、一路直行’?”

        “嗐,差不多,反正就是她!”

        林意歌五感超群,早把众人的话听得一清二楚。

        她也没想到自己说的话,被传成了这个样子。

        不过话说回来,连文采薇那种走路都走不了的也能拜入归一派,白鹤镇乡邻们也不算是曲解了她的意思。

        扭打在一起的少年与中年男子齐齐顿住,看向来人。

        林意歌扫过两人一眼,只微微一笑,问道:“诸位乡邻,这是在归一派山门前吵什么呢?”

        众人面面相觑,没人主动开口解释。

        反倒随意找了个借口,胡乱嘟哝着,陆续散去。

        中年男子回神,大喝一声:“放手!”

        明明是好心帮忙,却被纠缠着要个交代,真是晦气!

        “这位是归一派的仙长,你不如问她有没有见过你家公子!”

        趁着少年还没反应过来,中年男子拧身将其铁钩般的双手甩脱,捂着破碎的衣襟先围观人群一步,跑进了白鹤镇中。

        ……

        等到山门前只剩自己和那小厮装扮的少年,林意歌才问道:“什么公子?”

        少年习武多年,也听到了白鹤镇百姓口中所说的“林仙长”身份。

        他一介凡人,不敢不敬。

        “小的是睦安郡商氏十八公子贴身小厮,商无病。此行陪同商氏十八公子前往天武宗参加弟子遴选。途径白鹤镇小憩,公子前去解手,一去不归……”

        商氏所在的睦安郡与天武宗所在的南康郡,中间恰好隔着苍梧郡及绛烟泽。

        经过白鹤镇,确实是最近的路线。

        想起扶风师侄说起的,商氏子孙无穷匮,林意歌不禁皱起了眉,“你家公子叫什么名字?”

        “公子序齿十八,名叫商辛巳。”

        说着,商无病从怀里掏出一张小像,展示给她看。

        林意歌听到名字刚刚松了口气,还想说那商家主真够懒的,直接以序齿换算成干支给孩子起名。

        此时再瞥见小像,她视线一凝,微微蹙起了眉。

        那小像以修真者的留影之术制作而成,栩栩如生。

        但这不是重点。

        重点是,画像里那个明眸善睐的美少年,不论怎么看都是姜砚!

        商无病见她神色有异,分不清是因为公子的容貌,抑或是其他,赶忙追问道:“不知仙长是否见过我家公子?”

        “没有。”林意歌干脆否认道。

        姜砚不曾提及商氏,也不用这商辛巳的名字,定是不愿与商氏扯上关系。

        “只是你家公子容貌惊人,我不小心看痴了。”

        商无病却是不信,她那眼神清明得很,哪有半分痴迷之色?

        听说归一派弟子,最见不得人受灾受难受苦。

        商无病“扑通”一下跪在了地上,不住乞求。

        “仙长行行好……若是见过我家公子,千万告诉小的……”

        “小的上有父母和祖父祖母,下有……下有小叔小姑,还有幼弟幼妹……全家都指着我一人……”

        “若是无法完成任务,我们一家都没活路了呀!”

        说着说着,商无病竟真情实感地哭了起来。

        “小的还指着伺候十八公子的机会,也一同进入天武宗……”

        林意歌看着他手上的姜砚小像,心生一计。

        “拜入天武宗罢了,这有何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