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书库 - 都市小说 - 剑仙她以理服人林意歌在线阅读 - 五十、精雕细琢

五十、精雕细琢

        见林意歌掏出灵剑,又命令自己凑过去,商无病虽不明所以,却还是膝行几步后照做了。

        林仙长若是想要直接一刀结果了自己,又何必等到立下血契之后?

        林意歌扔出一个扶风师侄准备的隔音阵阵盘,随后拿着灵剑挽了个剑花。

        用熟悉手感的同时,神识却在安抚不满的庚辛剑。

        再三保证自己只是暂时用那把不知名灵剑做点微不足道的小事,并非要取代庚辛之后,她才安分下来。

        林意歌松一口气,转头对商无病笑得平易近人。

        “你不要动,且忍耐片刻。”

        商无病看到林仙长的笑容,寒毛直竖,隐约猜到了什么。

        他心生怯意,上半身不受控制地后仰,“仙长要对我做什么?”

        “自然是帮你改易面容,叫你与商辛巳长得一样,好瞒天过海。”林意歌提起灵剑,“来,你自己把商辛巳的小像拿好。”

        商无病不禁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脸,心中无比抵触。

        倒不是因为什么“身体发肤受之父母”,而是比起十八公子那种雌雄莫辨偏阴柔的长相,他对自己这极具男子气概,阳刚且英俊的长相满意至极。

        仔细算起来,商氏家主是他隔了七代的远祖,他是家主隔了七代的云孙。

        可他比家主亲子的十八公子长得更像家主!

        但血契已成,他怎敢拒绝?

        若这是拜入天武宗必须经历的,再考虑到十八公子能享受的种种资源,他也只能咬牙受了!

        商无病双手持着小像,将其举到脸旁,忽地想起一事。

        “林仙长,其实家主和夫人都不曾见过十八公子,就算要叫我顶替,也不必……”

        林意歌已经想好要怎么在商无病脸上动土了。

        听商无病说什么商氏家主不曾见过姜砚,不由眉头一皱。

        “噤声!”林意歌打断商无病的最后挣扎,“我会很快的。”

        话落,林意歌便暗念法诀。

        一条条手指粗细的金刚藤破土而出,将商无病的躯干、四肢、额头都牢牢箍住。

        趁他无法动弹,林意歌闭了闭眼,提剑迈出一步。

        刷刷刷刷!

        剑光乍起,血肉横飞。

        几息过后,林意歌收了剑。

        温热的液体慢慢渗出,汇聚成涓涓细流,沿着下颚骨滑落胸前。

        商无病此刻才觉出脸上的疼痛,发出惨绝人寰的叫声。

        林意歌皱眉瞪他一眼,这区区小伤,至于鬼哭狼嚎么?

        她又施展一个春风化雨诀,将灵气引来,轻轻拂过商无病血肉模糊的脸。

        不消片刻,商无病的脸上便止了血,肉眼可见地结了痂,掉落后露出白皙粉嫩的新皮肤。

        商无病略松口气,却不防仙长又抬剑刺来!

        精雕细琢,重复之前步骤若干回后,林意歌才引水将他脸冲洗干净,还贴心地化了一面水镜给他看。

        商无病一口银牙险些咬碎,好不容易看到自己被加工后的脸之后,也是愣住了。

        “啊?这……这是我吗?”

        这不正是十八公子的脸吗?

        唯一的不同,是十八公子那对唇边梨涡。

        只要不笑,倒也看不出来。

        此刻的庚辛乖巧又安静。

        主人是对的,这种小事,当然要让给别的灵剑!

        林意歌则甩了甩手中灵剑,又念诀撤回了那一堆金刚藤。

        商无病能纹丝不动,全赖她这几天刚开始修习的木属性法诀——草木枯荣诀!

        “怎么样,我手艺不错吧?”

        她颇有些自得,回鹤鸣山之后,全靠修习基础剑法而巩固修为。

        这三日的剑法,自然不是白练的。

        加上前世的底子,随便用剑给生鸟蛋去壳留膜什么的,小事一桩。

        商无病的脸有点大,稍加雕塑后,和姜砚有九成九相似。

        “等你拜入天武宗之后,炼体几年,就能逐渐恢复原本样貌。如此,商无病从此之后就是商辛巳。”

        林意歌顿了顿,“至于商无病究竟是死了还是别的什么,随你自己编。”

        商无病,不,商辛巳此时才领悟过来林仙长的良苦用心。

        这是要让他毫无破绽且自然地顶替掉十八公子!

        毕竟十八公子的容貌、骨相尚未完全定型,稍微产生一些变化,还可以解释为长大成人的缘故。

        如此,既不用在那修士手笔的小像上做手脚,要不了几年就能驱散十八公子那张脸招来的狂蜂浪蝶。

        只是……

        “林仙长,小人顶了公子的位子,也没有公子的灵根啊!您又要如何帮小人拜入天武宗?”

        “这个你放心。你也是水土双灵根,只是刚够资格能修炼的程度。”

        林意歌狡黠一笑,“你灵根虽差些,筋骨却是顶好的。拜入天武宗,是板上钉钉的事。”

        “商辛巳”的筋骨肉皮经历过千锤百炼似的,又是血气方刚的年纪,正好符合天武宗遴选弟子的标准。

        林意歌只出手帮人改容易貌,旁的什么都没干,就安排了个卧底潜伏进天武宗。

        转过念头之后,商辛巳顿时脸色大变。

        如此说来,他不就做了一件蠢事?

        什么都没得到,还立下了血契!

        不,也不能说自己什么都没得到。

        他因此接手了十八公子的一切,还能将自己身为商无病时,那些血脉相连的无能家人全部甩开!

        等他成功拜入天武宗,再想办法解开血契,这也是一笔稳赚不亏的买卖!

        商辛巳想开了之后,当即收起小像,对林仙长稽首道谢。

        林意歌随手将用过的灵剑扔给商辛巳,说道:“以后若有要事,我自会想办法联络你。”

        商辛巳松了口气,接过灵剑,“多谢仙长!”

        “若有缘在外相见,你只当我是归一派林希声,我当你是天武宗商辛巳。你我关系,不可暴露。”

        “这是自然!”

        商辛巳顿了顿,又老调重弹,问道:“林仙长,您当真不曾见过我家十八少爷?”

        他毕竟是假冒的商辛巳,现在最担心的莫过于正主会出面抢夺这得来不易的身份。

        若是事情败露,下场不敢想象。

        “不曾见过。”林意歌自然不会因为一个血契,就全然信任“商辛巳”,“与其担心这些,你不如早日前往天武宗参加弟子遴选。”

        商辛巳恍然大悟,林仙长这是提醒自己,要先下手为强!

        说来也是,十八公子身上没有任何证明自己身份的凭证。

        只要他先坐实商辛巳的身份……

        “多亏林仙长提醒!时候不早,小的……在下就此别过!”

        等商辛巳离开,林意歌才拍了拍腰间的庚辛,“咱们去泗安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