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书库 - 都市小说 - 剑仙她以理服人林意歌在线阅读 - 五十二、走我的账

五十二、走我的账

        木葳蕤走上前来,对林意歌拱手一礼。

        “原来是东家的小师妹!从未听东家提起,故而招待不周,还请仙长原谅则个。”

        林意歌无意造成误会,正要解释一二,却听二师兄先开了口。

        “葳蕤,我带小师妹到后堂去说话。你沏一壶灵茶过来,再配些五味斋的点心,我小师妹应该也爱吃那个。”

        也不知是不是林意歌的错觉,木葳蕤原本白里透红的粉颊,瞬间失了血色。

        她连忙摆了摆手,说道:“不必不必,自己人,何需这般客气?我怎能劳烦木掌柜?”

        木葳蕤的脸色缓和了些,谈笑仍不明所以。

        “什么客气不客气的?我这个做师兄的,总不能让小师妹连口热茶都吃不上吧?”

        谈笑粗眉拧成一条,“五味斋的点心可是五……九州一绝,小师妹你真不打算尝尝?”

        林意歌后退一步,抬手扶额。

        三师姐命犯红鸾也就算了,二师兄这也不遑多让啊!

        “……无患真人,我为丹方而来,不要跟我套近乎!”

        谈笑一愣,恍然想起自己在外的身份。

        “咳,胡说什么!谁跟你套近乎了?”谈笑虎目一瞪,板起了脸,“你不是有上古丹方要请教么?随我到后堂去。”

        之前被小师妹坑走的灵石,这回定要坑回来!

        临了,谈笑又看了一眼木葳蕤,“葳蕤,你脸色不大好,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他如今修为大进,几乎站上了修真界的顶点。

        可即使是大乘修士,也有做不到的事。

        比如,回到过去消除谈无忧的病痛,或者是让眼前自己最得力的助手共享长生。

        木葳蕤抿了抿唇,强笑道:“东家多虑了,我好得很。”

        “你要是不舒服,今日就早些收了铺子。”

        “东家不必担心,我还能顶着大太阳去五味斋排队买点心,好着呢!”

        “你想吃五味斋的点心,走我的账,叫菁莪跑腿就成,她就在外面。”

        ……

        看着眼前两人你来我往,林意歌忍不住眯起了眼。

        简直没眼看。

        二师兄那种抠门的性子,竟然能说出“走我的账”这种话?

        他从哪儿学来的招数?

        ……

        好半天之后,林意歌才跟谈笑进了灵药铺后堂。

        灵药铺后边是个能住人的小院子,院中有一小片田地,划分成一格格的,整整齐齐。

        林意歌神识一扫,就知道这是二师兄万亩灵田的一部分。

        只是用了乾坤术,看起来才像颜色深浅不一的小格子。

        谈笑手一挥,便设下一个隔音阵。

        他摆出一副长兄如父的模样,教训道:“小师妹你修为还没恢复,怎么到处乱跑?”

        林意歌看了他一眼,对谈笑的虚张声势不以为意,“二师兄还是多操心自己吧!”

        “我怎么了?葳蕤已经答应帮我管理各地灵药铺,我知会其他几个铺子的掌柜一声,就能回鹤鸣山了。”

        “可木葳蕤不能修炼,且不论她寿元有限,其他几个铺子的掌柜似乎都是修士,岂能服她一介凡女?”

        木葳蕤看起来不过二十五六岁,但那是二师兄炼制的延年益寿丹和养生方的功劳,她实际上应有六十五岁了。

        无法修炼的凡女,再如何保养,用上无数灵丹妙药,寿元也不会超过二百五十岁。

        “葳蕤虽是凡女,但她替我打点灵药铺这五十年,从未出过差错。至于其他几个铺子的掌柜……”

        最简单的方式,莫过于是他和木葳蕤结为伴侣。

        可木葳蕤十五岁确定自己无法修炼后,从她父亲手中接任无患灵药一号铺掌柜之后,便立誓终身不婚了。

        谈笑也摸不准木葳蕤肯不肯为此毁誓。

        “这个我会再想办法。”

        他总觉得自己若真这么做了,有失厚道。

        谈笑不愿多说,便提起正事来。

        “小师妹你怎么突然对上古丹方感兴趣了?我怎么记得,你以前看丹方都能睡着……”

        “二师兄!”林意歌瞪他一眼,“我那是闭目养神、凝神静思!”

        “行行行,你说是养神就是养神,谁让你是我小师妹呢?”谈笑无奈叹了口气,“丹方拿来给我看看。”

        林意歌干脆地掏出两张拍卖得来的丹方残卷,摊在院内的小石桌上。

        谈笑凝神一看,脸色一沉。

        “小师妹,你莫不是胡乱涂鸦了两张兽皮纸,就拿来戏弄我了吧?”

        这上古丹方上的图文字符,与小师妹的手笔有些相似。

        同样地让人看不懂。

        也不知道为什么,小师妹执剑的手极稳,能在蚂蚁身上画九州山河图。

        可一执笔写字,就……

        只能说是自成一家风骨。

        “二师兄,这可是货真价实的上古丹方残卷,我花了十块上品灵石才拍到手的!”

        “十块上品灵石?!”谈笑捧着丹方残卷的手都微微颤抖起来,“小师妹你这是被骗了吧?”

        林意歌笑着摸了摸头上那根水玉冰魄簪,“二师兄,你认不得就直说好了。”

        “这几个图案,看着像是灵草,但我不确定。难不成,小师妹你认得?”

        林意歌从纳戒中取了玉简递给谈笑,“你看这个。”

        那是她从苍梧郡飞来泗安郡路上,顺手解读后记录下来的丹方内容。

        谈笑接过玉简,扫了一眼,登时惊得站起身来。

        “这是……这是安魂镇魄丹?和震灵丸同等功效?”

        惊叹完之后,谈笑随即感慨道:“谢天谢地,幸好这字一般人看不懂!十块上品灵石,还真是物超所值!”

        林意歌点了点头,“二师兄且看看,我上面的灵草名字是否写对了?”

        谈笑早已听不见小师妹讲话的声音了。

        他沉下心,直接以神识将每一种灵草的图案,逐一刻绘在灵草名字旁。

        遇到不认得或者字词错误的,他就将疑似的几种灵草都列在一旁。

        过了约有半个时辰,谈笑才收了神识,将玉简递还给林意歌。

        “我看那丹方残卷上似乎配了图,小师妹你比对看看,是不是同一种?”

        林意歌接过玉简,一边探入神识,一边说道:“这些灵草,二师兄可以多采买或培植些。”

        “玉简上似乎还有《神农灵草经》、《灵草图经》上都不曾出现的怪异名称。我猜不出究竟是什么灵草,就没把图画上去。”

        “那些大约是九黎山的药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