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书库 - 都市小说 - 剑仙她以理服人林意歌在线阅读 - 五十四、鱼龙混杂

五十四、鱼龙混杂

        等到林意歌离开无患灵药铺,谈笑转头看了看木葳蕤捧着的托盘。

        “她不吃正好,葳蕤你多吃点,这灵茶对你有好处。”

        木葳蕤将点心与灵茶放在院中石桌上,斟了两杯灵茶后,陪坐一旁。

        她端过眼前的灵茶抿了一口。

        本该令人通体舒畅的甘美灵茶,今日却只尝出了茶涩味。

        木家自远祖起,世代追随无患散人,主要负责张罗无患灵药铺之事。

        在东家这样的修士眼中,木葳蕤自知与朝生暮死的蜉蝣无异。

        因此,她谨守本分,不曾起过多余的念头。

        木葳蕤放下茶碗,敛眸问道:“东家怎地从未提起过这位?”

        谈笑正取了笔墨纸砚在石桌空余处摆开,将丹方上最常见的、泗安郡也有培植的几种灵草,誊写在特制的纸张上。

        闻言,他手中的笔顿了顿,不明所以地反问道:“我提她做什么?”

        木葳蕤不答,沉默片刻才转开了话题。

        “眼看菁莪将要十五束发,东家觉得,去哪个门派的弟子遴选比较好?”

        九大宗门中,距离泗安郡最近的就是合欢宗和听风阁,其次是天武宗。

        谈笑想也不想地说道:“那当然是归一派!”

        如果木菁莪拜入归一派,等她修炼有成之后再接管无患灵药,他自然是最放心不过。

        “归一派?”木葳蕤喃喃自语,“归一派不是有多年不曾招收新弟子了吗?”

        她当年测出自己是废灵根之后,也曾被初次见面的东家带去归一派,试过一回。

        只没能通过试炼迷阵。

        这么说起来,那位“小师妹”身上道袍,似乎是市井流传的归一派样式。

        还有东家莫名其妙地对归一派抱持别样的好感……

        谈笑随口反驳道:“归一派那试炼迷阵哪有什么难的?最近都收了五个新弟子了,只要向道之心足够坚决,未曾作奸犯科,基本都能通过。”

        说完,他才觉得自己这话有些不妥。

        听上去好像木葳蕤当年过不了试炼迷阵,是她心志不坚的缘故。

        正要解释,却见木葳蕤一张脸变得煞白,身形摇摇欲坠,一副大受打击的样子。

        跟在无患散人身边将近五十年,木葳蕤在这一瞬间,想明白了所有的事。

        她勉强扶着石桌站起身来,“东家,我今日有些不舒服,先告退了。”

        “我刚才就叫你不要勉强了!算了算了,谁让你是我的掌柜呢?我送你回去。”

        “不必了!”木葳蕤连忙拒绝,她撇开眼,“……只劳烦东家把菁莪叫进来。”

        ……

        另一头,林意歌离了泗安郡,飞向合欢宗所在的许州东海郡。

        受合欢宗影响,整个许州都没什么男女大防,风气极度开放,不乏有幕天席地就寻欢作乐的。

        但许州六郡,修士大多集中在合欢宗山门所在的东海郡城。

        东海郡城中,更是日日都能看到男男女女为了心上人争风吃醋大打出手的戏码。

        要不是早先柳扶风给的玉简中曾经提及,四师兄的暗盟总部设立在此,林意歌此时修为尚未完全恢复,本不想到这东海郡来。

        尤其她顶着现在这副皮囊进了东海郡,就跟兔子进了狼群一样。

        不仅如此,东海郡鱼龙混杂,基本上就是拳头大的说了算。

        虽然合欢宗名义上主张你情我愿,但修士沦为更强大修士禁脔的事件,也是层出不穷。

        三师姐就曾被合欢宗的青茗真人追求。

        要不是三师姐足够强大,怕是踏不出这东海郡了。

        在这里,风月馆更是稀松平常之所。

        合欢宗长老和弟子,甚至亲自出面经营了两家最大的风月馆。

        其中,以男子为主的,唤作长春院;以女子为主,名为不夜宫。

        林意歌抵达东海郡时,正值郡城中华灯初上。

        郡城中人流如织,火树银花,好一派纸醉金迷的景象。

        林意歌特意换了一身普通又不显眼的道袍,缴纳入城灵石后,又深吸口气才踏入东海郡城。

        一入城,她就察觉了来自四面八方、意义不明的视线。

        神识外放一丈后,林意歌一边走一边东张西望,满脸的好奇与兴奋。

        看起来就像是个普通的筑基期散修,还是美而不自知的那种。

        刚走几步,林意歌就被一个大腹便便的黑胖青年拦住了去路。

        “小娘子一个人?本公子想请你喝两杯,不知小娘子意下如何?”

        那青年说完,啪地一声打开折扇摇了摇,还对林意歌挑了挑眉。

        林意歌睁大了眼,故作懵懂地摇了摇头,婉拒道:“不了不了,我是来找……找人的。”

        那青年迷迷瞪瞪的,显然已经喝了不少。

        他拍了拍比妇人还要鼓胀的胸口,大放豪言。

        “小娘子来找什么人?这东海郡城中,就没有我武孟麟不认识的!只要小娘子陪我喝两杯,我立即叫人去请……”

        “武孟麟?”林意歌重复了一遍,“可我不认识你。”

        “你竟然连我武孟麟的名字都没听过?我可是合欢宗内门弟子!许州武氏少主!”

        “可是,合欢宗内门弟子,没有八千也有一万了……”

        武孟麟不满地皱起了眉,酒里浸泡过的脑子怎么也转不动,好半天才说道:“豫州文氏你可听过?我可是文氏的金龟婿!”

        林意歌微微一愣,这也太巧了吧?!

        眼前这个武孟麟,差点就娶了文采薇?!

        虽然文采薇是逃过了这一劫,可文氏指不定还会叫其他子女与武氏这个玩意儿联姻!

        林意歌在心里记下一笔,与四师兄会面之后,得趁早去豫州文氏找文宗易一回。

        “吓到了吧?嘿嘿,别怕,我可不是那种不怜香惜玉的粗人!”

        见少女愣神,武孟麟嘿嘿笑着,伸出了体毛旺盛的大手,就要抓上那纤细的手臂。

        林意歌看准时机,闪身往边上一躲。

        随后,她面不改色、毫无惧意地叫起来:“魏则!魏则你个软脚虾,就眼睁睁看着我被欺负吗?快救救我!”

        话音刚落,林意歌面前就多了一个铁塔般壮硕的威猛汉子,将她整个人护在身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