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书库 - 都市小说 - 衣手遮天在线阅读 - 第三九九章 出嫁

第三九九章 出嫁

        谢景衣气呼呼的,虽然她没有指望永平侯,但是作为阿爷,这也太磕碜了吧。她伸手一抓,方才觉得不对劲起来,这金锭子虽然同她当初给的那一个一模一样的。

        但重量明显不对劲,轻飘飘的,像是被人吃完了瓜,只剩下皮一样!

        谢景衣眼角抽了抽……她平日里是有多会得罪人啊,一个个的待她如此“费心费力”!

        永平侯笑了笑,“添妆啊,阿爷早就给你了,如今这个,不过是逗你玩儿罢了,我们三囡啊,跟这元宝一样,是个实心人,真的是便宜柴二那个臭小子了。”

        实心人……呵呵……天下竟然有这样的阿爷!抠门就算了,还在大喜之日嘲讽于她!

        谢景衣本想怼回去,但今日不光是有他们祖孙二人,还有许多宾客在,倒是不好说了。

        其他的人,添妆都没有出什么错处,都是些簪子首饰的,无非是关系亲近些的,便送些用心别致的,那交情泛泛的,便送个四平八稳,毫无特色的。

        倒是谢玉娇,送了一对玉狮子镇纸,看上去憨态可掬,可爱又华贵。

        和离之后,她整个人爽朗了许多,她母亲给她物色了几户人家,都被她给拒绝了,她一个人,也不出门惹事,让人看起来顺眼了不少。

        一群人虽然不熟络,但就着大喜日子的气氛,倒也热热闹闹的等到了迎亲的队伍前来。

        听着门口的爆竹声丝乐声,谢景衣手心有些发酸,原本她还想着,出嫁乃是高兴的事情,怎么可能会哭出来,可临了到了,方才有一种真正的要离开家,离开父母兄弟,以后要单独执掌门户的惶恐之情。

        明明那些事情,对她而言都是小菜一碟,不值得一提。

        可到了这个关头,她也像一个小女儿一般,心酸又难过起来。

        即便她自己个认为,成了柴家妇,还是谢家女。

        可出了这个大门,哪怕是一墙之隔,那也是两家人了。她生的孩子,要姓柴,她死了之后,不能葬在父母身边,不能回杭州。要葬到柴家的祖坟里去。

        光是这么一想,谢景衣就恨不得脱了媳妇,扯了花冠,大喊一声,老娘不嫁了……谁爱嫁谁嫁去。

        她想着,手便已经下意识的放到了头上,还没有挨着花冠,就被人一把抓住了手腕。

        谢景衣一抬头,便看到了站在逆光处的柴祐琛。

        他轻轻地说道,“不准逃婚,不准退亲。”

        奏乐的人吓了一大跳,喜乐陡然停了下来。

        饶是媒婆刘夫人见多识广,那也没有新郎官进屋说的第一句话这么吓人的。她瞅着谢三娘子乖巧得很啊,抬手扶个簪子,也有错?

        就算是之前永平侯府的谢玉娇出嫁,那起码也是上了路才发作的啊!这才到什么时候啊!

        但她是媒婆,媒婆是干什么的?那可是把万千怨偶连成线的神级人物!只管送入洞房,不管她骂你娘!

        刘夫人稳了稳心神,瞪了奏乐的人一眼,那些人恍然回过神来,一个个的都拿起了手中的乐器,吹吹打打起来。

        谢景衣被柴祐琛戳穿了小心思,挣脱了手,有些心虚的说道,“说什么呢?我可没有这般想。”

        柴祐琛轻轻地拍了拍谢景衣的背心窝,像是拍奶娃娃一样,谢景衣的脸瞬间就红了。

        只不过她今日抹了不少胭脂,红得跟猴屁股似的,大概也看不出来。

        “真没有。”

        柴祐琛点了点头,“嗯,你没有。所以,谢三,跟我家去吧。”

        谢景衣一愣,柴祐琛说话,总是咄咄逼人的,像是连珠炮一样,换个老百姓都懂的话来说,就是操起一个粗面馒头,硬往人嘴里塞,是个人都要被他给噎死。

        几时何曾,听过这般温柔的语气,也不知道是不是谢景衣的错觉,她甚至听出了一丝幽怨。

        幽怨的柴祐琛?

        谢景衣打了个哆嗦,千年老王八了,还幽怨个啥啊幽怨!

        她想着,回看了柴祐琛一样。

        柴祐琛俯下身来,到了谢景衣的耳边,轻声说道,“姓谢的,你若是逃婚,我便……”

        谢景衣眉头轻挑,来了兴味,“你便如何?”

        柴祐琛有些无奈,“我便叫京城所有的茶楼酒家,都来说你对我始乱终弃的故事!”

        谢景衣哈哈的笑出声,见刘媒婆神色不对,又稳住了表情,“你还别说,这故事我喜欢听!”

        柴祐琛哼了一声,咬牙切齿道,“谢景衣!”

        “这么好听的故事,你还是说给我一个人听吧。”

        柴祐琛听着这声音,整个人瞬间的安定了下来,闷闷地说道,“好。”

        他已经好几夜都没有睡着觉了。上辈子的时候,他一直瞧着谢三,大多数的人,都会觉得孤单。便是他有时候从衙门回到空荡荡的屋子里,也会偶尔想上一想,是否应该听取父亲的建议,说上一门亲事,讨一个妻子,然后按部就班的生一个孩子。

        可是谢三好似从未思量过这种问题,她的人生好像从未出现过任何的迷茫。一开始的时候,他误以为谢三心中藏着裴少都。

        可重生来看,压根儿就不是这么回事。

        他思前想后,只有一个结论,这个女人,压根儿就没有心。

        没有心的人,才是最强的行动派,说一步暗地里已经走了十步了。

        越是临近婚期,他便越发的忧心,生怕触动了这人脑子里的某根弦,她就会像脱缰的野马一样,一去不回头了。

        不是没有感情,也并非是谢三不心悦于他。只是于某些人而言,爱情并非是什么必须的东西罢了。

        上辈子他也是这般想的,争取一二,能成便好,不能成,也不会强迫出口。

        可临死的那一瞬间,他后悔了。

        谢景衣上辈子压根儿就没有把他搁在心上,又怎么会后悔。

        柴二同谢三的这场战役,他从一开始,便已经是输家。

        可他,输得甘之如饴。

        刘夫人见两人又和好如初,着急慌火的走起了流程。

        柴祐琛的母亲是个不顶事的,永平侯可是提着重金登门,全全委托于她的,她拍着胸脯保证了,一定要把这事儿办得圆圆满满,漂漂亮亮的。

        她原本以为小事一桩,如今瞧着这二人,不知道为何有点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