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书库 - 历史小说 - 密战无痕在线阅读 - 第643章:西林约见

第643章:西林约见

        将唐克明和万盛和送回家。

        傅叶文并没有回家,而是一个人去了大西路67号,林世群在上海有多栋房产,大西路的叶公馆是最早的,后来在愚园路紧挨着汪氏公馆又弄了一栋洋房,唤做林公馆。

        这是明面上的,暗地里,林世群还置办了一些,他这个人虽然比不上丁默涵那个色鬼,但对美色也是极度贪恋的。

        之前的徐婉儿,现在的沈心眉,至于还有没有,那就不好说了。

        他跟叶玉茹这对夫妻早已变成一种亲人关系,谁也不会离开谁,对于林世群这种乱七八糟的私生活,叶玉茹也早就看淡了。

        反正她的位置是无可撼动的,稍微有什么苗头的,她也不会让那个人存在。

        男人嘛,无非是贪图新鲜,新鲜劲儿一过,也就过去了,那些以色娱人的女人,一旦年老色衰,还能有什么?

        自怨自怜,那是更不会讨男人喜欢了,只有在事业上成为男人不可或缺的女人,才能更长久。

        傅叶文知道,今天晚上林世群回了大西路的叶公馆。

        所以,他驱车过来了。

        唐克明和万盛和的事情,他必须汇报给林世群。

        到了叶公馆,傅叶文就随意多了,林世群穿了一套丝绸睡衣,下来客厅见他,憋了半天的他,拿起茶几上的烟盒,掏出一根来,点燃抽了一口。

        他有抽大烟的坏毛病,在陈淼家里,连香烟都没好意思抽。

        “大晚上的,你跑我这儿来,不会是为了抽我一根烟吧?”林世群笑道,“要是喜欢,我送你几条?”

        “姐夫,我来是跟你说件事儿的。”傅叶文猛吸了两口后说道。

        “你说。”

        “唐克明、万盛和他们两个又闯祸了。”傅叶文道。

        “能闯多大的祸?”林世群轻描淡写一声,“我怎么没听说最近76号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发生?”

        “他们两个偷偷的去炒粮食,结果把原本打算还给潘三鑫的高利贷给赔光了。”傅叶文道。

        “这事儿,我已经知道了,这两个家伙也真是贪心不足,他们去找你帮忙了吧?”

        “嗯,你已经知道了?”傅叶文惊讶的一抬头。

        “三水刚给我打过电话,把事情的前后原委都跟我说了。”林世群解释道,“他也给了他们一个机会,就看这两个家伙能不能把握了。”

        “姐夫,三水跟池内樱子是不是关系太近了,她们现在居然悄悄的在一起做起粮食生意来了?”傅叶文担忧的说道。

        “这些事儿,他都跟我汇报过的,我都是知道的。”林世群道,“不过,你不必担心这个,三水对我还是忠心的。”

        “既然姐夫你都知道,那我就放心了。”傅叶文点了点头,虽然他跟陈淼关系不错,可他跟林世群的关系又完全不同,那是自家人。

        “这么晚了,你一个人来的,要不然,住家里客房吧,我给家里打个电话,交代一下,你在我这里,也放心。”

        “也好,不打扰姐夫吧?”

        “打扰什么,一家人,正好还有个人陪我说会儿话。”林世群呵呵一笑。

        ……

        第二天一早,陈淼去‘霖’记上班,就把严世宏先叫到自己办公室,将让唐克明和万盛和二人承担要债的事情告诉了他。

        其实要把认罚书上的钱要到手,那还真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就算掌握了这些人的黑材料,可以陆家人那种舍命不舍财的架势,真能要到多少,严世宏也是没把握。

        可能这就是一个把柄,或者威胁这些人不找麻烦的后手,真的逼人要钱,不是做不出来,而是耗费的时间和精力必然是不可少的。

        督察处又不是替人要债的。

        现在可倒好,情报处和一处两大处的处长亲自出面替督察处要钱,这种好事儿哪儿找去?

        而且这两个处都有相当强有力的外勤,比起督察处来说,处理这种事儿,那经验丰富多了。

        至于百分之二十的佣金,看上去不少,其实能要上来,才能拿到,这笔钱对陈淼来说属于额外的,收是肯定要收上来的,但什么时候能收上来就不好说了。

        比起时间和人力成本,两成的佣金,那是很便宜了。

        对于陈淼的决定,严世宏自然是举双手双脚赞成,这样一来,还有两个人来分担自己的压力。

        他只需要全力搞好‘瑞丰’米号的经营就想了,陆家人的明枪暗箭就交给唐、万两位处长去应付了。

        如果陆家人知道,他们得罪的不只是76号的陈淼一个处长,而是三个的话,那指不定会哭出来。

        严世宏欢喜的去办事儿了。

        陈淼也不知道这件事做的是好还是坏,但是对陆铭、陆元青等陆家人来说,那肯定不是一件好事儿。

        ……

        报纸上,西里龙夫发出了约见的信息,时间就是下午两点,还是在海思棋社,在这个时间点,他一般会连续在那边等三天。

        如果陈淼第一天就看到,过去见面了,那后面两天就不用去了。

        但也有可能第一天时间陈淼没看到,或者看到已经错过时间了,那还可以第二天过去,错过三天的话。

        那就必须换时间和地点了,因为,这就代表着陈淼不安全,或者见面的地方也暴露了。

        下午两点,陈淼把庄莹叫了进来,问了一下安排,发现下午时间还是有的,抽出时间去见一下西里龙夫还是可以的。

        “把下午的事情往后推一个小时,我下午出去有点事儿,稍晚一些再回来。”陈淼吩咐一声。

        “好的,处座。”庄莹答应一声,她现在人事已经转到政治警察署,跟特工总部没有关系了。

        虽然还没有跳出这个圈子,但起码她不需要再去看76号过去那些人的脸色了。

        而且她在陈淼手下干的很开心,她倒是想发生一点儿什么,可是陈淼是个操守非常严格的男人。

        就算是逢场作戏,也都会刻意保持一定的距离,这种男人在76号简直比大熊猫还珍贵,可在76号这样一个男女关系极乱的世界,这样一个特立独行的人,居然没有人觉得这有什么不对。

        好像他本来就应该这样,要是他也跟其他人一样,那才显得不正常了呢。

        虽然都知道不可能,但在办公室内,庄莹的到来,确实吹皱一池春水,陈淼这个有家室的自然不会有任何想法。

        但是督察处的单身汉可不少,从吴天霖往下,有几个成家的,庄莹一来,那一个个都像是狼见到肉,眼睛都绿了。

        庄莹本来就生的不错,天生一副桃花眼,不然也不会被丁默涵暗中挑选安排在林世群身边了。

        至于她的过去,76号的人谁没点儿过去,正在乎的话,那就别在76号混了,追求庄莹的人现在能从‘霖’记老办公楼排到大门口。

        “你把制服改了?”陈淼抬头一眼,庄莹杵在那儿还没走,一看,才知道是咋回事,她居然把宽松的制服给修改了,变成的紧凑起来,更加把她那傲人曲线显露出来。

        庄莹羞涩一声:“处座发现了。”

        “改的挺好的,不过上班穿不合适,这大夏天的,我担心外边那帮小子火大,流鼻血。”陈淼点了点头,点评一声。

        “那我明天就改回来。”

        “改回来就不必了,多浪费,回头再去总务科领一套,把钱掏上就行。”陈淼吩咐道,“上班不管是穿便装还是制服,也得有规矩,不是你在家里,随心所欲,怎么都行,下周一的晨会,你提醒我一下,我要讲一下督察处的着装要求。”

        “是,处座。”庄莹抿着嘴点了点头。

        就这点儿道行,还在自己面前显摆,陈淼哼哼一声。

        ……

        下午两点。

        “文先生来了。”陈淼准时出现海思棋社,约定的房间,西林龙夫早已等候在里面了,见到他,面露喜色,起身相迎。

        “西林先生,许久不见。”陈淼伸手与西林龙夫握住,含笑回应一声。

        “请。”

        两人在棋盘前落座。

        “这是我带来的花茶,请文先生品尝。”西林龙夫双手奉上一杯茶水道。

        “谢谢。”陈淼对茶道并不是很懂,但好茶还是能品的出来的,西林龙夫的茶还么入口,就问道一股沁人心脾的茉莉花香,十分诱人。

        “不错,这茶很香。”

        “文先生喜欢,我送你一罐带回去喝?”西林龙夫诚心的说道。

        “西林先生,我跟你最好不要任何物品交换,这会给你我带来危险。”陈淼摇了摇头,解释道。

        “一点茶叶而已,没有那么严重吧?”

        “千万不要小看这点儿茶叶,如果有人在你跟我家里看到了同样的茶叶,你觉得他会不会联想到你我之间的关系?”陈淼问道。

        “这……”

        “我们这个工作,稍有不慎,就会有灭顶之灾,西林先生,千万不可大意。”陈淼提醒道。

        西林龙夫闻言,站起身一鞠躬道:“多谢文先生,我一定注意。”

        “言重了,西林先生约我出来,一定有什么要紧的事情说吧?”陈淼喝了一口茶,问道。

        “欧洲战场的情况,想必文先生也听到一些消息了。”西林龙夫坐了下来,表情恢复严肃道。

        “嗯,英法联军在敦刻尔克完成了一次史诗级的大撤退,为接下来的战争保存了一丝元气,德国在欧洲现在已经找不到对手了,至少现在是。”陈淼道。

        “没错,德国占领法国全境只是时间问题,欧洲很快就会在nc的铁蹄之下,接下来德国会向何处呢?”

        “战争机器一旦开动,那不是想停就能停下来的,接下来可能会是一场持久战。”陈淼想了一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