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书库 - 科幻小说 - 诸天之从新做人在线阅读 - 第五百七十六章 萧远山现身

第五百七十六章 萧远山现身

        何邪一出院子就全力施展轻功,几乎如风驰电掣般向远处飞掠。

        说“东”字时,他的人影已到了七八丈开外,等他的一句话说完,茫茫夜色,早已不见了他的踪迹。

        少林并不以轻功见长,等几个老僧追出一段距离,便意识到差距,颓然放弃。

        带头的老僧是达摩院的玄难,看着何邪离去的方向,冷冷道:“师弟们,穷寇莫追,院里还有一个,莫要让这个也跑了!”

        “是,师兄!”

        几个老僧回到院子里,乔峰正好摆脱战团要往出跑,结果迎面碰了个正着。

        当即几个老僧几乎齐齐大喝一声,挥掌便打。

        乔峰又惊又怒,心里郁闷至极,当下身形飞退的同时,施展出降龙十八掌的见龙在田这一招,只听砰砰声不绝于耳,乔峰被堵回了院内,而几个老僧,也被堵在了院外。

        院子里的和尚们还要出手,玄慈方丈却大喝一声:“住手!”

        顿时,所有人都止住了身形。

        此时,何邪已翻出少林寺院墙,虽然拎着一个人,但就像拎着一团棉花般,丝毫无碍。

        夜色中,他也不辨方向,干脆运用九阴真经中夜能视物的法门,也不顾崖陡林密,全速向山下而去。

        就在何邪刚走不久,一个浑身黑衣的人跃上少林寺墙头,眼神凝重看着何邪远去的身影,又回头看了眼证道院的位置,眼中闪过一丝担忧。

        微微一犹豫,他还是如一只大鸟般,向何邪离去的方向追了过去。

        下方的何邪感知何其灵敏?

        不一会儿就察觉到身后有人跟着,回头远远瞥一眼,只见一人也是蒙着脸,正如猿猴般在山林中纵跃,向他紧追不舍。

        何邪嘴角勾起,这家伙果然没走远,还是把他给炸出来了。很好,跟来就好,省的他费心去找了。

        这趟少林寺之行,旨在破除乔峰弑师的嫌疑,他当着少林和尚们面说的那番话,成功把凶手锁定成一个年过五旬的老者身上,且得到了玄苦的亲口承认。

        至于玄苦见了乔峰会不会误会乔峰?

        其实已经不重要了。

        玄苦若能心平气和,说不定还能支撑到内力耗尽。但他心绪稍有波动,只怕立刻就会一命呜呼。

        况且,以玄苦的性格,只怕也不会当场指认乔峰。

        所以何邪才把这个唯一目击的小和尚给提溜出来了。

        此时他想到了另一件事,原剧情中,阿朱此刻也跑来少林寺了,还因为受到乔峰和少林和尚的战斗余波,受了伤。

        不知道他掺和后,还会不会发生这一幕?

        不过就算发生了也没什么,有他在,阿朱想死都难。

        而且,阿朱是去偷易筋经的,还得手了,他正好借来看看,笑傲世界的易筋经和这个世界的易筋经有何不同之处。

        不过,若是阿朱真的偷走了易筋经,那他临走为误导追兵,随口坑了乔峰一句,可就成真坑了。

        唉,贤弟,大哥让你受委屈了……

        何邪脑中念头飞转,脚下却丝毫不停,一路引着身后之人,向山下狂奔而去。

        与此同时,少林寺证道院中,乔峰正被十余位少林和尚团团围在中间。

        乔峰满心郁闷,他千防万防,没想到还是着了那人的道,被当做了替罪羔羊。

        便在这时,玄痛突然面色痛恨,指着乔峰怒喝道:“是你!乔峰!”

        “乔峰?”

        玄慈心中一怔,看着乔峰道:“施主便是丐帮前任帮主乔峰?”

        乔峰心中叹了口气,心说这回丢脸丢大了,应该学那蒙面人,也把脸遮住才对。

        他硬着头皮,上前恭敬一礼,道:“弟子乔峰,参见方丈大师,参见少林各位高僧。”

        末了,又噗通一声向玄苦跪下,语气激动道:“师父安好,弟子乔峰叩见师父!”

        玄苦本来脸露微笑,但在月光照映下见到乔峰的脸,突然间脸色大变。指着他颤声道:“你、你就是乔峰?”

        他脸上又是惊骇、又是痛苦、还有深深的怜悯和惋惜之意。

        乔峰见师父瞬间神情大异,心中惊讶,忙道:“师父,孩儿就是乔峰。师父你……”

        玄苦怆然大笑道:“好,好,好!”

        连说三个“好”字,他整个人突然直挺挺向后倒下去。

        “师弟!”

        “师父!”

        众人惊呼,两个老僧急忙接住玄苦,其中一个一把脉,顿时面色大变。

        他微微沉默片刻,道:“阿弥陀佛,启禀方丈师兄,玄苦师弟,圆寂了。”

        众僧面色齐齐面露悲色,各个长吟佛号。

        乔峰浑身如遭雷击,铁打般的汉子,此刻也晃了晃。

        “师父……师父!”他悲从心头起,两行热泪夺眶而出!

        玄慈神色沉重,看着跪倒在地的乔峰缓缓道:“乔施主虽已不在丐帮,但也是武林中的成名人物,今日不请自来,不知所为何事,还盼指教。”

        乔峰先是恭恭敬敬向玄苦磕了三个头,这才忍着悲痛站起来,抹了把眼泪,道:“弟子因惹了仇家,父母被害,生怕师父也遭毒手,事在紧迫,不及在山门外通报求见,多有失礼,还恳诸位师父见谅。弟子与少林派渊源极深,决不敢有丝毫冒犯之意。”

        玄痛闻言怒不可遏,指着乔峰破口骂道:“乔峰,你还敢信口雌黄?乔三槐夫妇分明是你所杀,什么仇家?我看玄苦师弟的死,和你八成也脱不了干系!”

        乔峰心中恼怒,却强忍着,尽量平和道:“大师可是亲眼看到我杀人?弟子两日前便到家中和父母团聚,今日一早上山去打柴,回来后便见父母已然遇害,正好大师率人赶到……”

        顿了顿,乔峰面色一闪,看向玄痛:“弟子却是不明,大师何以会在那时赶去我家?”

        玄痛冷哼一声道:“你是契丹孽种,形同禽兽,老衲得到此消息,自然要防止你杀害养父养母,遮掩自己的身世,哪知还是晚了一步。”

        乔峰忍怒抱拳道:“大师,弟子绝不敢行此忤逆之事,此事另有缘由!弟子发誓,定要捉到这下手的凶手,千刀万剐,替父母和师父报仇!”

        玄慈缓缓开口:“乔施主,适才掳走止念的那位是何人?你们到敝寺,到底又所谋为何?”

        乔峰诚恳道:“不敢有瞒大师,我和那人,其实是萍水相逢……”

        “乔峰!”玄痛忍不住再度打断他,瞪眼道,“你莫要再狡辩,你敢说你和他不是一起来的?”

        乔峰一滞,道:“我和那人,的确是一起来的,但……”

        玄痛忍不住冷笑道:“他临走前问你东西得手了吗,你怎么解释?”

        乔峰张了张嘴,无力道:“大师,是他栽赃嫁祸。”

        “阿弥陀佛……”几个老僧齐齐摇头,看向乔峰的神色,写满不齿,显然把他当成一个胡搅蛮缠的卑劣之人。

        乔峰心中悲愤莫名,简直恨透了刚才那黑衣人,害他受这等不白之冤。

        他深知此刻他说什么也没用,干脆突然浑身真气鼓荡,大喝着猛地双掌向前拍出。

        众僧没料到他突然动手,顿时吃了一惊,急忙齐齐出手抵挡。

        哪知乔峰这一击却落在了地上,顿时炸得地面烟尘四起,等众僧回过神来,眼前哪里还有乔峰的踪影?

        “追!”玄慈面沉如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