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书库 - 其他小说 - 悍卒斩天在线阅读 - 第二百三十三章 渴求战斗

第二百三十三章 渴求战斗

        这一夜大牙军的进攻异常疯狂凶猛,几度攻上城墙,但最终都被裘战指挥守城军防了下来。

        凌晨五时左右,大牙军派出一位星辰大能,一招把北八城城墙轰出一个缺口,但是他招式刚落,还没来得及出第二招,圣人就降下惩罚,将其当场诛杀。

        为堵上这个缺口,守城军牺牲了八千多人。

        咚咚咚——

        苏翰举率领大军兵临川州城下,战鼓擂动,大军出击,向川州城墙发动进攻。

        苏翰举一马当先,再次冲杀在最前方。

        然而没能像攻打皓月城那么轻易登上城墙,因为大牙军见到苏翰举的厉害后,立刻派出九重天境的高手进行阻击。

        张屠夫和老仆都压制着修为,面对九重天境的高手一时间也束手无策。

        但三人还是成功吸引了城墙上的很多火力,大大缓解了攻城部队的正面压力。

        “狗日的李昊天,他肯定是故意的,不想让我们参加战斗立功劳!害怕我们的军衔超过他!”牛大娃听着远处传来攻城鼓令,以及滔天的喊杀声,望眼欲穿,恨不得扎上一对翅膀,立刻飞到战场上,同时对李昊天破口大骂,因为李昊天非但不让他们参加战斗,还给他们安排了一个“闲差”,把他们远远地支开,让他们看都看不到战场。

        李昊天命令他们三人领三千骑兵,在此处路口守着,以防大牙军绕后攻击。

        “呵呵”张小卒听见牛大娃对李昊天的抱怨,忍不住摇头笑道:“若抛开个人情绪不谈,李昊天的这个安排并无什么过错,并且非常有必要。因为按照川州的地形地势,大牙军若是从东面绕后攻击,必定绕不开咱们脚下这条路。守住这条路,就等于断了大牙军从东面绕后攻击的危险,所以非常有必要。”

        “切!”牛大娃不满撇嘴,说道:“那要是大牙军没有绕后攻击,咱们不就得在这里干站一天?到时候大军拿下川州城,咱们屁的功劳没有。”

        “那就祈求大牙军懂得绕后攻击。”周剑来笑道。

        然而从上午等到下午,他们连半个大牙人的影子都没看到,而川州城下的号角、战鼓和喊杀声一直都未断过,只听声音就能想象战斗之惨烈,可他们却只能站在这里吹风,一时间所有人的心情都失落到了极点。

        他们渴求战斗,渴求战功!

        下午四时,大军吹响了总攻的号角。

        “听,是总攻的号角!我说,咱们就别在这里干瞪眼了,赶紧去参加战斗吧。说不定就缺咱们这三千人的力量,多了咱们这三千人立刻就能攻上城墙,攻破城门。”牛大娃听见总攻的号角后,急得抓耳挠腮。

        周剑来皱眉道:“可若是咱们擅离职守,万一大牙军绕后攻击,大军就会面临大牙军前后夹击,那咱们可就成了罪人。”

        “哎——”牛大娃愤懑地长叹一声。

        “嘘!”张小卒突然做了一个禁声的手势,压低声音道:“有人来了!准备战斗!”

        牛大娃等人立刻向前方望去,果然在道路的尽头看到一群模糊的身影,隐隐看见是一队骑兵,正在快速往这边靠近。

        所有人一下提起了精神,按照事先制定好的作战计划,连人带马隐藏到道路两旁的高大灌木丛中。他们翘首以盼地望着渐渐拉近的身影,希望金发碧眼的大牙军快点到来,然后一头扎进他们的埋伏圈。

        可是随着距离的拉近,他们屏住的一口气突然一泄而空,许多人忍不住骂爹骂娘,因为来的并不是大牙军,而是身穿大禹战甲的大禹军,是自己人。

        “都别乱动!”张小卒压低声音喝道,“这队人马有问题!”

        “有什么问题?”牛大娃不解问道。

        “你看他们的马蹄,全都用棉布裹着。他们是从后方支援上来的,为什么要用棉布裹上马蹄?再仔细看裹马蹄用的棉布,观其破损程度,应该是刚刚不久才裹上去的。他们想干什么,给大军一个惊喜吗?再看他们身上的战甲,全都是带血带伤的。我们是一路打过来的,大牙狗都被我们剿灭干净,他们在哪里和谁战斗的?后面那群人更奇怪,穿的战甲不是白云城的战甲,也不是援军的战甲,也不是雁城的战甲。”

        “看胸口的徽章,应该是金城的战甲。”周剑来说道。

        “金城早就被大牙军侵占,他们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张小卒发问。

        “你的意思是他们是大牙狗伪装的?”牛大娃问道。

        “不能十分确定,但这队人马肯定有问题。”张小卒应声道。

        “那怎么办?打还是不打?”牛大娃瞪眼道。

        张小卒眼珠子一转,笑道:“有办法。大牙狗能伪装成我们,我们也能伪装成大牙狗,只要我伪装成大牙狗迎面撞上去一试便知。等下我假装成从川州逃出来的大牙狗,若是见面他们就干我,就说明他们是咱们自己人,可若他们见面不干我,就说明他们有问题。你们且藏在这里看清楚。”

        “我和你一起去。”牛大娃道。

        “我一个人去就可以。”张小卒摇头拒绝道,说着脱下战甲,又躺在地上滚了两圈,往脸上头上抹了些土,把自己弄得狼狈不堪。

        周剑来说道:“你们忽略了一个问题,如果对方是大牙狗,以我们这三千人如何能拦下他们?你看他们的人数,至少有两万五千多人,是我们的好几倍。这里地形开阔,我们的伏击只能占个先手的优势,但不足以抹平人数差距。”

        “你,你,你们两个快去通知主力部队。快去,我给你们记头功。其余人全部进入战斗状态,准备死战。这是我们的任务,我们死也要守住这条路。”张小卒点了两个人,命令他们去通知主力部队。

        “是!”

        张小卒以道力灌满眉心那处经脉,头发和眼睛很快就变了颜色,看得一群战士啧啧称奇。

        他又咬破指尖往脸上抹了些血,然后趴伏在马背上从灌木丛里出来,沿着路往前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