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书库 - 修真小说 - 我是灵馆馆长在线阅读 - 83:抓到了

83:抓到了

        房间里,之前因为梦鱿怪的出现而变的混乱了一阵子,但是他们的手中摄相机是不是受影响的,只是场面混乱,让画面有些摇晃,但是很快就又都平稳了下来。

        在视频里,那个梦鱿怪照不清楚,只有一团蓝光,朦胧模糊,就如马赛克一样。

        但任谁看到都会明白,那是有一头梦魇怪物从意识海里出来了。

        “刚刚的情况相信大家都看到,这梦鱿怪确实是从那个地方出来,而那个地方就是我标记了,意识进入意识海而留下的通道。”隗林说道。

        他的话在这里被房间里并不多的人听到,但是却以一种惊人的速度传播开来。

        “这只是小事,现在我们来看看这位先生究竟是为什么突然意识脱离肉身的!”隗林说道。

        “我们夏国有一法,名叫问灵。”隗林向在场的诸人说道。

        要知道,这个王级梦鱿怪那可是五阶的存在,而五阶在国际上是享有一个称号——晨曦,意思是说,这个人可以在黑暗中如晨曦一样,在这个世界散发着光华。

        从人到超凡,三阶是一个门槛,而四阶到五阶,又是一个门槛。

        一些小国,一个国家都没有五阶,没一位称号晨曦的修士。

        所以此时他说话,在场的人都只是乖乖的听着,因为在场的无论年纪比隗林大多少,他们都是只是四阶,见到这五阶的王级梦鱿怪,反抗之力都没有。

        当然,并不是说他们的国内没有五阶的存在,只是在他们的国家里,五阶那都是镇国者,绝不可轻离的。

        这就底蕴的作用,在一些大国里,五阶则常会出国执行任务,因为他们的离开,并不会影响国内稳定。

        “万物有灵,尸体也有灵,问谁都不如问他自己究竟怎么回事。”隗林说道。

        其他的回家,有些也会有通灵,但是更多的是问死去后人散在周边虚空里的灵魂。

        而隗林问的则是肉身那最后一丝的灵性,这种灵性在很多人看来,就如石头,是死的,根本就无法问寻。

        但是隗林可以,江渔知道隗林可以,他才会第一时间将隗林请来。

        这时,有人送进来了一个盒子,隗林将那王级梦鱿怪塞入那个特制的盒子里。

        这是一种专门用来装灵体的盒子,一些小点的国家连生产都不会,只能够高价的进口。

        隗林蹲在这个马加尔国超凡的身边,伸手将他的一只眼睛皮翻开,凝视着他那一双已经死灰的眼睛。

        他自己的双眼之中泛起淡淡的光韵,印入死尸的眼中。

        隗林蹲在那里,突然开口问道:“你叫什么?”

        “托比.坡屋顶.霍克。”这死尸居然开口说话了,他的声音生硬,沙哑,断断续续。

        只是这个名字却让江渔有些意外,因为报上来的名单上的名字并不是这个,或者说不完全是,少了中间的‘坡屋顶’。

        但是在场的人之中,使团的团长是知道他本名的,也知道为什么他将‘坡屋顶’这个词从自己的姓之中移去。

        如果说,隗林问出来的名字,是没有‘坡屋顶’这个词的,那么他就不会相信,这是真的问到了灵。

        死尸开口说话,过种事即使是神秘世界里,也让人觉得诡异。

        “你最后见到的是什么?”隗林问的很专业,尸体里的灵性有限,必须简明而要的问一些重点的问题。

        这个时候一般不会问你是谁杀的,因为很多时候,死者自己也不知道。

        “阳光、海滩、女人……”话才一出口,在场的人都惊讶了,因为他们是直接坐飞机来的,沪城虽然有海滩,但是他们根本就没有去,可是,死前居看到的是这个。

        “在出发前,他是在我们国内的提雅海滩度假。”马加尔超凡使团的团长凝重的说道。

        如果说这个人死前看到的是这些,那么也就是说,他在出发前就已经死了,或者说是他的意识已经灭了,被别人占据。

        如果真是这样,那他当时看到的东西,也未必准确。

        “是有人处心积虑的混入使团之中。”江渔跟在旁边立即说道。

        隗林皱眉,他之所以问,是想让大家都听到,要不然的话,他直接自己感应其生前最后所见将更加的直接,但是那样他知道了,其他的人却不知道。

        现在这年头,行事都讲究个公开透明,至少不能够让人有说道的地方,而且是涉及到国际使团。

        只是现在这种情况,他决定直接通灵看一看,别人很难通这死尸的灵,他却可以,因为他元神更加的敏锐而强韧。

        他的一缕元神融入尸体的识海之中,尸体识海里一片黑暗,他的元神往那最深处探寻,深处,有一抹微光,他知道这是尸体之最后残存的灵性。

        于是他将元神沉入其中,就如一个人往深水之中沉去,越往下,便越是压迫,若是修阴神,便会慢慢的崩散,如人强行的沉入深水中会承受不起。

        他的那一缕元神不断的下探,终于与那一抹微弱的光接触在一起,只见那微光这里,一朵花在其中绽放。

        花是紫黑色,这是冥花,地狱花,是彼岸花。

        遥远之处的一个幽暗的法室之中,有一个苍老的老人坐在那里,在他的面前一面镜子,镜中可以看到一个人,那人就是隗林。

        而这镜子居然是以那个死尸为基点,照着那里的一切。

        老人披着一身亚麻的衣袍,短发,脸上白净无须,但是他的的右眼却是苍白,白茫茫的一片,诡异无比。

        他看着镜子之中的隗林,嘴角泛起阴森的笑,说道:“终于上当了。”

        隗林清楚的感觉到,有东西要在自己的身体里生根长芽。

        那是地狱花种,这地狱花要在自己的身体里开花,他能够想象到,这花一绽放,会取代自己的元神,将会吞噬自己的一切意识。

        同样蹲在旁边护法的江渔突然看到,那死尸的双眼睁开了,他心中一惊,看清那双眼之下是长出黑紫的花,曾经见过地狱花与里界里那棵婆娑树可怕的他,心中大寒。

        无比震惊而警惕的立即站了起来,并且后退了几步,几乎要喊出‘地狱花’这三个字,但好在是忍住了,看向隗林,这位自己这一届的首席,元神法脉接续者,总是给人惊奇的学弟。

        只见隗林的嘴角也生出了微笑:“终于出来了,我抓到你了。”

        他的声音不大,但是那笑容却印在了遥远之处的那一片镜子,清晰的呈现在了那个老人的面前。

        并且他的声音竟也透过镜子传了过来。

        老人阴冷的笑了笑,说道:“你修的是哪门根本法,居然能够压制得了地狱花,不过不管怎么样,你这个时候,居然不自救,还想来找我,年轻人,你小视天下人,太无知了。”

        老人伸手在镜子上面一抹,那印着人影的镜子立即变的黑漆漆,什么也看不到,也不倒影老人的影子。

        但是这景象保停留非常短暂的时间,只见漆黑的镜子里有一点白光出现,那白光扩散为一线,就像漆黑屋子被人拉开了一道门,有光亮透了进来,那光芒不断的靠近,一步一步,是一个人影。

        白色的人影,正是隗林,他就站在老人面前的镜子里,说道:“老而不死,不想着传教育人导人向善,却在这里害人,阎王不收你,我来收!”隗林的声音透镜而出。

        老人的脸上的诡异笑容不见了,满满的凝重,他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

        他这个仪式法,或杀或控制过不少人,只要种了法术的人,没有能够逃脱的。

        他没有说话,而是伸手自怀里拿出一张符,挥入虚空,化为一道光芒贴在镜子上。

        这是一道封印符,扭曲的线条像是烙印在境面上。

        镜面上的光芒快速的暗下去,而镜中的隗林的影子则像是凝固了。

        老人起身,拿起旁边的拐杖,起身离开。

        他心中有些沉重,原本教里有人上报说这个隗林有些怪,他还有些不信,现在见了,居然在种了自己的法术之后,还能够镇住身中的地狱花,并且反溯而回。

        “不简单的年轻人,得好好的再计较计较!”他心中想着,又摘下挂在墙壁上的帽子,戴在头上,转身的一刹那,他的腰停住了。

        回头,只见境面的烙印着的封印符在燃烧了,只一转眼之间那符便烧了个干干净净。

        “想走啊!”声音再一次的响起。

        回头的老人,那一只苍茫的白眼上诡异的注视着隗林,他的脸上出现了惊讶之色。

        他没有回答任何一个问题,因为他的心中有点怕了,怕万一回答了一个问题,就真的走不了。

        有的法术就是让你回答一句话,或者是一个字就慑魂。

        虽然不相信自己的魂被慑走,但万一被拖住了,再被一些靖夜局的人堵在这里,那可就不妙了,一世英名,教中的超然地位与身份,让他不允许这种事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