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书库 - 都市小说 - 生活系神豪(生活系男神)在线阅读 - 第201章 拉锯战,走着瞧

第201章 拉锯战,走着瞧

        汪言出现以后,肆无忌惮的议论声反而不多,女生们好似陡然淑女起来,只有些交头接耳、窃窃私语。77dus.com

        “那不是咱们的旗手汪言么?”

        “对啊!你才认出来?”

        “和穿军装的时候反差太大,我有点不敢认……”

        “哇!这人是怎么回事啊?穿军礼服的时候板帅板帅的,今天又……嘻嘻!”

        “骚帅骚帅的?”

        “不好形容,反正超酷!”

        “确实,特别有味道!”

        “简直太会穿衣服了吧?我的天呐,感觉像是在看走秀似的……”

        假如品牌方的新品发布会允许混搭别家大牌,那么,林薇薇给搭的这身衣服,拿个最佳设计奖不成问题。

        日常穿,简直太有冲击力了。

        别说星师见不到,就算是帝都,估计也只有在798那片才不会那么扎眼。

        大运城里遍地都是非主流,好像个个都比这身骚。

        但是他们的粉是真的土嗨粉,他们的绿是真的草原绿,和高奢大牌的前卫创意完全是两种概念。

        givenchy为调试这么一款面料的色号所花费的金钱,足够让一个非主流洗剪吹一辈子,每天换一个不重样的发型。

        就是这么夸张。

        所以,大家看到这身衣服的第一反应,不是好土、好丑,而是好贵、好潮。

        当然,颜值、身材、气质驾驭得住才是核心因素。

        假如换成如玉穿,现在怕是已经笑死一片了。

        世界就是这么不公平,好看而有钱的人,怎么任性都可以,鲜花与掌声常在。

        就好比汪言,才驻足两秒,附近身旁有空座的女生就开始心情雀跃。

        坐过来、坐过来!

        小哥哥我想为你打ca,我想和你一起学习知识!

        直接说出口是不可能的,毕竟刚开学,大家还没有修炼出师姐们的神功。

        但是幻想一下总不犯法吧?

        谁还不是个怀春少女来着!

        距离远的,基本就没那心思,仍旧是在过嘴瘾,八卦打探。

        “哎哎,走正步时是什么情况?我在后面的方阵等着,什么都没看到。”

        “学校论坛里就有啊!超火的,经管第一花说的就是他。”

        “花又是什么鬼?”

        “师范学院,谁是花,谁是草,你心里都没点b数的么?”

        “唉!惨得太真实了……”

        “算了算了,我还是去舔我的宋辰小哥哥吧,虽然看起来更高冷,但是反而没有那么高不可攀,感觉还是有拿下希望的。”

        “同意,像这种妖孽,就留给何苗苗她们吧……”

        “晕!人家有女朋友,你们都不知道啊?”

        “啊?!真的假的?”

        “废话,昨天下午在操场上撒狗粮来着,我亲眼看到的!”

        “哇!好看么好看么?”

        “快说说,长什么样?”

        “视频就在论坛上挂着呢,自己看,我反正是不想再吃狗粮。”

        老师还没来,闲着也是闲着,于是真就有不少人打开论坛。

        看到那个美如画的后劈腿时,终于忍不住了。

        “学跳舞的?舞蹈系的女生多渣啊?”

        “长得太一般了吧?而且身高还没我高呢!”

        “就是,比我都平!”

        几个女生不动声色的打量一眼肩宽腰粗的奶牛,心想:全学校比你澎湃的能有几个!

        然而女生之间就是这样,总能找到对方不如自己的点来进行batte。

        所以,谈着谈着就跑偏了,变成汪言的女朋友哪里哪里不好,配不上汪言云云。

        汪大少是经管院的领旗,目前看,方方面面都不错。

        一身大牌,长相小帅,气质贼好,身材棒棒哒,又是一起上课的同学,理由充分到足够让很多女生对汪言产生好感了。

        然而根本都没轮得到自己使劲儿,就已经名花有主,不diss三万小姐姐,怎么消化那一肚子柠檬?

        反正酸两句又不要成本。

        就在这种怪异的气氛中,汪言终于找到空座。

        200个座位装195个学生,理论上绰绰有余。

        但问题是,女生们三三两两的分散着坐,有大量的空位置都被夹在女生堆儿里,来得晚的男生就会比较难受。

        303寝一番折腾,到教室以后,挨着的座位几乎已经没有,只能见缝插针,赶到哪算哪。

        汪言本来想坐最后两排,但是后面已然挤满,只好退而求其次,往中间找。

        然后找到三个空位置。

        其中一个在白子姣和甜甜中间,俩人莫名其妙的隔着一个空位坐,那位置的桌面上并没有放着代表占座的书本。

        另外两个空座在何苗苗身旁。

        这姑娘坐在过道里面第三个位置上,旁边两个座位硬是没人敢坐。

        或者,确切点说是——女生不想坐,男生不敢坐。

        汪言想了想,默默走到何苗苗身旁,在紧靠着过道的位置上坐下来。

        饺子和甜甜中间那个位置……

        啧啧!

        进去会被绞成馅的,正好包个酸甜口的饺子……

        所以虽然汪言并不想在大庭广众之下接近何苗苗,但是两权相害取其轻,咱还是坐个安全的位置吧……

        刚坐下,任课老师正好夹着教案进门。

        汪言顾不得打招呼,对她点头致意,马上掏出教材和笔记。

        坐在何苗苗右侧的小a,憋着笑悄声问:“何老师,现在怎么说?按照你的理论,汪言偷瞄你多少次?渣还是不渣?”

        总共就两眼,大大方方看的。

        但是何苗苗仍旧底气十足。

        “才开始嘛!我预计,整堂课下来,至少35次以上,在第10次的时候我会狠狠的瞪他一眼,不过估计没什么用,这家伙脸皮可厚着呢!不信你等着看吧!”

        “嗯嗯!厉害啊何老师!精确!”

        小a差点没憋住笑,不过对何苗苗的判断多少有点认同。

        苗苗太漂亮了,老娘都忍不住看,男生更不用提。

        何苗苗又道:“我跟你讲,其实20次以下都不算渣,很合理。超过50次,以后就要离这个人远远的。你放心,我的理论从来没有出过错!”

        小a的面色愈发古怪。

        “所以说,35次是个中间值,现在你觉得汪言是中等程度的渣呗?”

        “当然!”何苗苗理所当然的点头。

        “理由呢?”

        小a觉得难以理解,特训十多天,汪言的表现有目共睹啊?

        明明挺好一个男生嘛!

        然后,何苗苗给出一个神奇的回答。

        “汪言的那条裤子,是13年10月份纪梵希在巴黎举办的14年春夏时装秀上面发布的,而鞋子却是今年的爱马仕新款。”

        “如此处心积虑的搭配衣服,心思全放在骚包上面,能是什么好人!”

        小a都听懵了,感觉那句话里的每个字都懂,合起来就完全不知道那是什么意思了。

        这就是大佬的世界吗?

        好复杂啊!

        随着小a缩到一旁瑟瑟发抖,对话就此中断。

        ……

        两个姑娘咬耳朵说悄悄话,汪言一句没听到,也没打算听。

        摊开书,认认真真听讲。

        几次鸡同鸭讲的经历,让汪言意识到,虽然我们的国家正在越来越强大,但是作为个人来讲,如果想自由自在的全世界到处浪,学好两到三门外语是十分有必要的。

        英语当然是重中之重。

        经管的英语老师姓章,早年有留学纽约的经历,虽然学校不怎么着吧,但是一口纽约上东区的口语发音,听起来像是电影配音似的。

        汪言觉得很舒服,听得就认真。

        低头做笔记的时候,不经意的一眼瞄到隔壁的隔壁的何苗苗。

        发现小仙女压根就没听讲,手中正翻着一本花花绿绿的杂志,不由仔细打量一眼。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flaunt》?

        嘶,封面女郎穿得真凉快……

        汪言不禁对何苗苗刮目相看了。

        哟,学霸啊?

        日常都看英文原版杂志?

        正在心生佩服的时候,突然发现,何苗苗对她旁边那个妹子比出一个“耶”的手势——就是剪刀手。

        啥玩意啊?

        莫名其妙的……

        汪言摇摇头,没多想,更加用心的听讲。

        不能叫一个小女生落下去太远是不?

        ……

        何苗苗对小a得意挑眉:“看,两次啦!”

        小a看看表,才3分钟,顿时感觉汪言要悬。

        一堂大课90分钟,大哥你可悠着点瞄,别真爆到50次以上去!

        ……

        10分钟后,依然是两次。

        何苗苗开始有点纳闷。

        20分钟后,依然是两次。

        何苗苗开始有点坐立不安。

        30分钟后,依然是两次。

        何苗苗开始频频转头。

        一堂大课,中间一般都会有10分钟休息时间。

        章老师一宣布下课,后面两排的如玉猛的蹿到汪言身旁,拉着就往外冲。

        “老大,走走走,上厕所去!”

        “干嘛啊?我膀胱阔以,并不想去。”

        “哎呀你是我大哥,我去厕所你得陪着啊!”

        小胖子胡亮正准备找汪言聊聊天,才起身就看到这一幕,顿时一屁股坐了回去。

        如玉要疯!

        对汪哥你都敢下毒手啊……

        汪言一头雾水的被拉出教学楼,川娃和松鼠正在拐角吞云吐雾,豆儿和小舅子没出门。

        “神神叨叨的,干什么?”

        如玉学着那俩货点上一支烟,才神秘兮兮的开口。

        “老大,我发现一件大事儿!”

        汪言压根不想废力气问,直接转头看向川娃、松鼠:“你俩能锤动丫不?”

        川娃马上扔下烟头拍手。

        如玉顿时老实了,再不敢卖关子。

        “那啥,汪哥,我不是在你斜后面坐着么?我发现,半节课时间,你隔壁的何苗苗至少偷偷瞄了你有20眼!”

        汪言没怎么着呢,川娃和松鼠都惊了。

        “啥?!”

        “你确定是何苗苗?那个旅游班的大美女?”

        “废话!”如玉信誓旦旦的,“就和老大隔一个空座,那还有错!”

        “龟儿子你咋知道的?”

        川娃突然有点狐疑,如玉理直气壮的道:“我特么盯着何苗苗整整一节课,眼都没眨一下,我咋能不知道?”

        “靠!不要b脸!”

        对这种人,竖中指就完了。

        然而如玉所说的情况值得重视。

        川娃兴奋的问:“汪哥,你咋个搞的?何苗苗是真乖啊,全院里数一数二的!”

        松鼠酸得不行:“我就说不能让狗哥穿那身,咱们当时就该把狗哥当场扒光!你们看看,现在还怎么玩?”

        如玉反倒特别看得开。

        “哎呀,反正不管是饺子、甜甜或者苗苗,都不是很符合我的口味,汪哥拿下,总比便宜外人强,好事嘛!”

        “你口味真高!”

        松鼠随口怼一句,知道怼也白怼,再不理会这货。

        现在的关键问题是……

        算了算了,啥关键不关键的,跟我有叼毛关系!

        突然之间,松鼠觉得好没意思。

        女人太庸俗太肤浅了,不如游戏,不如游戏啊!

        叼着烟,眺望远方,松鼠下定决心——下午就买电脑去!

        奶奶个腿的,老子以后只玩网恋,狗日的汪言,看你还怎么截我的胡!

        汪言纳闷的瞄一眼松鼠,感觉这货的表现不对劲,但是很快就被川娃的下一句话引开注意力。

        “汪哥,我听说有不少大二大三的经管学长都盯上了何苗苗,没想到她居然暗恋你!客气啥子?抓紧拿下哈!”

        汪言吓一跳,赶紧警告他们。

        “你们几个大嘴巴,别出去瞎嚷嚷,怎么就叫暗恋我了?”

        以如玉为首的303大嘴巴军团,实在太特么可怕了,没有的事儿都能搅出波澜。

        传出去,外人指不定怎么想呢。

        哥三个撇撇嘴,显然并不认同,一个个敷衍至极。

        “好的好的……”

        “安啦安啦……”

        “我如玉的嘴巴你还不放心么?”

        “……”

        玛的谁能放心!

        汪言想都没想,直接暴力警告:“仔细你的蛋!”

        如玉这才老实下来。

        回去教室的路上,三个沙雕特意从那边绕一下,贼眉鼠眼的打量何苗苗。

        以何苗苗对异性目光的敏感,很快发现那种不怀好意的观察,抬头发现是汪言那帮人,马上气鼓鼓的瞪回去一眼。

        瞪的是汪言。

        汪大少简直莫名其妙。

        我干嘛了我?

        啧啧,这女人不好惹,继续看书吧。

        于是又是用功的45分钟,那两次“偷瞄”一直保持到最后。

        下课以后,汪言急着去看房子,收拾好东西马上就撤了。

        之前打定主意买一处房产,但是周末要去帝都,所以只能是平时抽空去看。

        幸好离得近,步行都用不上10分钟,一节课的时间,至少能看两套。

        所以汪言最近的时间表仍旧排得极满。

        汪言才走,小a就彻底憋不住笑了。

        “何老师,现在的结论是什么啊?”

        何苗苗心里又慌又气,但表面上居然特别稳得住,傲娇的一扬下巴。

        “哼!我有充分的证据表明,那家伙是做贼心虚欲擒故纵,这是一场拉锯战,咱们走着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