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书库 - 都市小说 - 生活系神豪(生活系男神)在线阅读 - 第231章 娜吾,收钱!

第231章 娜吾,收钱!

        给多少?

        关键不在于想给多少或者该给多少,而是多少能让对方满意。77dus.com

        陈宇航从来没处理过这种情况,感觉很蛋疼。

        沉默半晌,问方佟:“你觉得呢?”

        方佟龇牙咧嘴的,更蛋疼。

        “我对那位汪少不熟啊……不过,听说那块表200多万?咱就算丫家底儿和您差不多,您想想,要是您碰到这事儿,要多少能消气儿?”

        是个好思路,方佟脑子很活络。

        但是陈宇航把自己代入进去想了想,感觉不对劲。

        “我特么肯定往死里张嘴啊!200万不嫌多,50万打底儿,但是屁大点儿事儿,得人家愿意给才算啊!”

        “扯皮到最后,十万八万的我肯定不满意,干脆就一分钱不要,削丫一顿拉倒!”

        陈宇航心里是有b数的,讲得很实在。

        真要是发生在他身上,最后八成就是一顿好打。

        “那您的底线呢?就今儿这破事儿,最多愿意掏多少钱?”

        方佟问完,陈宇航直接爆粗。

        “我去大爷的,老子一分钱都不想掏!这钱掏一分都憋屈!”

        方佟不接茬,就那么看着他。

        陈宇航叹口气,声音低落下来:“关键最近我手头也紧啊……撞完车,老爷子直接断我粮了……”

        都是些废话,垂死挣扎。

        娜吾的卡号都拿到手了,扯那么多,有意思么?

        方佟知道陈宇航的脾气就那样,随口又递过去一个台阶。

        “要不咱们等等吕鳖孙?看丫掏多少,怎么着咱们都得比丫多掏点吧?”

        “对啊!”

        陈宇航眼睛一亮。

        “麻个吉尔的,里面那条疯狗装得跟个人似的,其实贼特么记仇!”

        “准的!”方佟深有同感的点头。

        陈宇航终于不蛋疼了。

        想不出赔多少合适,那就不费那心思去琢磨,盯紧“同类”不就得了?!

        “谁赔的少谁遭惦记,疯狗要恨,就特么恨吕鳖孙去,咱比丫多掏5万,安全!”

        陈宇航嘴上说着不怕汪言,有机会要踩回来云云,心里还是诚实的。

        真有点虚。

        打定主意,俩人猫到护士岗那里嘀咕。

        “待会给麟子发条短信,让麟子探着点,看看鳖孙给多少。”

        “对。但是您现在得筹钱啊,怎么都得预先准备出三五十个吧?”

        “操蛋!我现在真没那么多,找人凑吧……”

        “有多少?差多少?”

        “存款加信用卡取现额度,有不到二十万吧。平常花钱太猛,最近一断粮,我特么夜店都去不起!”

        “我给您出5万,您先拿去用。就这么多,别嫌弃。”

        “草!什么话啊?我嫌弃什么?谢谢您内!”

        “找旭子找旭子,丫现在富裕!”

        “那1000万估计没在丫手上,富裕不到哪去。我问问吧,今儿这破事儿就是丫搞出来的,不给爷掏10万出来,回头就特么cei死丫的!”

        俩人商议一定,马上打电话敲诈黄旭。

        大黄说上来再说,俩人就继续猫那儿等着。

        方佟想想,突然饱含羡慕的问:“哎,您说说,咱们这些二十二三岁的小年轻,谁能掏出来100万现钱都牛比得不行,汪爷家里得多壕啊?”

        “切!”

        陈宇航不屑撇嘴,仍旧是各种不服。

        “那特么是生意的区别!丫家里真未必多行!”

        “矿省那边儿,天生就是活动钱儿多,咱爷们家里趁5个亿,流动资金就特么两三千万,能给咱多少零花?”

        方佟不是不懂,但是仍旧觉得不能低估汪言。

        “不管怎么着,照汪爷那花法儿,家里至少跟您是个平齐吧?”

        其实是在美化陈宇航,实际想的绝对不止,至少是5倍往上。

        陈宇航也明白,没再犟嘴。

        而且,虽然听着“汪爷”两个字特别刺耳,却没跟方佟发脾气。

        不能,亦不敢。

        等啊等,没等到黄旭呢,吕亦晨先颠颠的上楼了。

        陈宇航和方佟精神一振,马上盯紧手机。

        ……

        吕亦晨不知道去哪逛一圈,洗过一个澡,换身新衣服,精神许多。

        推门进去,马上就开始点头哈腰。

        “汪爷,汪爷我来晚了!那什么,刚才形象不好,没敢打扰娜吾姐……”

        娜吾大眼睛瞪溜圆,迷瞪得不行。

        我?!

        娜吾姐?!

        什么扯淡展开啊?!

        林薇薇和傅雨诗也没好到哪里去,刚才走得早,后面的事情一概不清楚,感觉极其玄幻。

        狗子诶,你不就是要跟他们谈谈么?

        对面七条大汉,你咋谈的?!

        神奇!

        隔壁床上的卢媛媛和荦荦都不再聊天,上上下下的打量小男生。

        吕亦晨虽然不像陈宇航那么难接触,但是同样挺事儿逼、挺自命不凡的,在ktv时,妹子们都有所查觉。

        尤其是何荦荦,非常了解吕亦晨,对其评价是“虚伪自负”,极要脸面。

        此刻,突然见到吕大少爷的另外一面,所有人都觉得震撼莫名。

        一时间,病房里静得针落可闻。

        扭头抬头仰头,齐刷刷的看着汪言。

        莺莺燕燕一屋子,整整5个少女,最弱鸡的卢媛媛都有80分,剩下全部在雷达里拥有姓名,此刻聚焦于一人,那是啥排面?

        啧啧!

        而且那眼神并不是普普通通的观察,而是混合着惊讶、震惊、激动、崇拜的凝视。

        汪总心里有点飘。

        当然,仪态肯定没得挑,那叫一个云淡风轻。

        “该跟谁道歉跟谁道歉,咱俩没那么熟。”

        冷冷淡淡的一句话怼过去,吕亦晨反而愈发热情。

        热情到有点……低三下四。

        “是!是!娜吾姐啊,今天的事儿都怪我们,小可现在伤得厉害,正在手术室,不能亲自来,我就代表我们几个,给您赔个礼!”

        “对不起!”

        咔嚓一个大鞠躬,脑瓜门差点磕床上,吓得娜吾一激灵。

        倒不是多怕吕亦晨,关键是怕对方犯什么精神病。

        一点征兆都没有,突然一个大转弯,搁谁不懵?

        汪言不懵。

        直截了当的怼:“赔偿拿来,滚。”

        “是,是!”

        吕亦晨仍旧堆着笑,从兜里掏出一张银行卡,攥得湿漉漉的,都是汗。

        真的,屋子里的所有姑娘,都是一个表情。

        o~⊙o⊙!!

        到底是什么情况啊啊啊?!

        不知道好奇心会让女人窒息的吗?!

        能好奇的,是林薇薇、傅雨诗、何荦荦、卢媛媛。

        娜吾本来就蠢,现在脑子都不会转个儿了,呆愣愣的看着那张卡,不知所措。

        下意识的,望向汪言。

        竹杠汪对她笑笑,带着鼓励的那种,然后一转头,又是一张冷冰冰的脸。

        “废话都省省,多少钱?”

        要说被驯服以后的人确实不一样,被汪言如此对待,吕亦晨不但不恼,反而愈发安心。

        当然,其实汪言正是意识到吕亦晨的心态,才会如此直接冷漠。

        如果换成是陈宇航,自然有别的套路。

        “娜吾姐,里面有30万,算是给您的小小补偿。”

        “嘶……”

        吕亦晨话音才落,娜吾就陡然瞪大眼珠,倒抽一口凉气。

        30万不多,可能随便哪个中产之家都能掏出来。

        但是搁在今天的事儿上,却实在超标太多。

        扔出杯子的直接责任人朱季轲,若是真打官司要民事赔偿,能判下来10万就是一大关。

        法律支持的赔偿费用就那么多——医疗费、误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工费、护理费、交通费、住院伙食补助费、必要的营养费、精神伤害抚慰金。

        有标准在,真不是想要多少就能要到多少的。

        私了,肯定会多赔一些,但是很难超过20万。

        吕亦晨只是个次要责任人,法律意义上甚至很难划分责任。

        按理说,只要不想管,根本就不需要理会,找不到人家头上。

        想管,扔个万八千的就足够意思了。

        以常理判断,怎么都不需要拿出这么多钱。

        所以大家都觉得难以接受,不是接受不了钱,而是接受不了这件事。

        唰!

        姑娘们又齐刷刷点头,去看汪言。

        就在此刻,吕亦晨突然又开始对汪言点头哈腰。

        “汪爷,您见谅,我手头暂时只能凑出来这么多……”

        汪言挺纳闷的。

        吕亦晨家里应该很可以啊?

        按照之前闲聊林柏舟吴凡麟透露出来的情况看,家里好几套房子,北七家市场好几套铺面,建材生意做得不小,怎么穷成介样子?

        跟哥哭穷?!

        不由微微一蹙眉。

        如此细微的动作,吕亦晨却第一时间就发现,马上指天发誓。

        “真的!汪爷!骗你我不得好死!”

        “我家里的资产挺杂的,流动资金本来就不多,我的零花钱、压岁钱、长辈的见面礼什么的都算一块儿,一年最多200万!”

        “我是真的穷!真没跟您耍心眼儿!”

        娜吾傅雨诗何荦荦她们都开始翻白眼。

        你特么说的是人话?!

        结果汪言居然叹口气,点点头:“那确实穷。”

        得,姐几个翻白眼的力气都没了。

        吕亦晨才不在乎被贬低呢,只想高喊一声“理解万岁”。

        “汪爷,我现在只能凑出这么多,又不方便跟家里要钱,等以后宽裕了,我再给娜吾姐找补!”

        “别找补了,以后离你娜吾姐远点儿就成。”

        汪言冷笑一声,拒绝掉后续收入。

        想想似乎有漏洞,又补上一句:“离你薇薇姐、雨诗姐都远点儿,实在缺女人,去找那边的何荦荦。”

        直到汪言和三万离开ktv之前,何荦荦一直和吕亦晨那帮人混在一块,因此,大少对她很有意见。

        何荦荦气得眼睛通红,当场就要哭给臭直男看。

        老娘怎么你了?!

        啊?!

        凭什么排斥我?!

        到底是吕亦晨乖觉,死命摇头。

        “您放心,以后我离帝舞圈子远远的,拿橡皮筋绑着吉尔都不碰她们一下!”

        沙雕!

        90分以下姓名都没有的帝舞姑娘管我屁事!

        不过态度是对的……

        汪言终于露出一点笑模样,拍拍对方肩膀,和煦道:“累一大天,回去休息吧。”

        吕亦晨多少算个大少,此刻感动得简直想哭。

        真不容易啊,大爷您终于跟我笑一下了!

        行,赶紧闪,下次再聊。

        吕亦晨是真的病得不轻,心里还惦记着下次,恭恭敬敬掏出张小纸条,上面写着手机号,放桌子上。

        “汪爷,我手机号搁这儿,有事儿您尽管吩咐!”

        姑娘们已经彻底麻木了。

        感情这位公子哥还是个抖m?

        莫不是刚才狗子用裤腰带抽丫了吧?!

        目送着吕亦晨倒退出门,娜吾才反应过来。

        “汪汪,你就这么收下啦?!”

        “我收他钱干嘛?替你收的!”竹杠汪哑然失笑。

        “别!我害怕……”

        娜吾真怕,吓得直摆手。

        熊大的家境其实算不错,保送帝舞的名额,每年就那么一个,能拿到,肯定有门路。

        但是,长这么大,她经手的最大一笔钱,甚至都没有5万。

        突然因为这事儿收下30万,简直压力山大。

        “让你收下你就收,万事有我,你担心什么?”

        汪言暖起来,还真挺像那么回事的。

        娜吾刚有点感动,接下来那句话,就让她想挠墙。

        “你这身肥肉,保养起来贼费钱,好好拿去花!”

        “噗嗤!”

        林薇薇她们直接笑喷了,俩流氓又把手伸到被窝里……呃,握住娜吾的手。

        林柏舟、吴凡麟和dave都在,她俩没那么疯。

        娜吾瞪瞪眼睛就拉倒。

        平时当然没这么乖,现在不是有伤么,跟大家聊天都是强打精神。

        “汪汪,事情是不是过去了?”

        问话的是小公举傅雨诗,性格使然,这姑娘是所有人里面最担心的一个。

        “嗯,没事了。”

        汪言刚点完头,叮咚一声,娜吾手机响起来。

        随手点开消息一看,眼睛第n次瞪溜圆。

        “我的天!怎么又有40万?!”

        “诈骗短信,千万别点!”

        汪言煞有介事的吓唬她,表情那叫一个严肃。

        然而没等演完全套,陈宇航敲三下门,推门而入。

        后面跟着方佟、黄旭和像个阿三的水货池浩淼。

        麻蛋,打脸来得真快……

        算了算了,看在40万的份儿上,原谅你一次。

        陈宇航就没像吕亦晨那么抖m,直来直去的说事儿。

        “娜吾,钱不多,你好好收拾一下脸,别落疤什么的。哥对不住你……”

        听到那两个关键字,娜吾的脸色一下子灰暗下来,手机轻轻垂落。。

        陈宇航我草你大爷!

        汪言瞬间冷下脸,目光凛冽,杀手本性回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