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书库 - 都市小说 - 生活系神豪(生活系男神)在线阅读 - 第257章 凑个热闹没人介意吧?

第257章 凑个热闹没人介意吧?

        “大伯,下午我跟你去看看。”

        “成,小言你是高材生,出息了,咱们合计合计。”

        汪大有憨憨点头,对汪言很客气。

        上次回来,汪言拿出历练后的成熟气场,不但彻底镇住父母,同样令大爷全家刮目相看。

        “叔,我也要去!叔,带我一个!”

        大伯家的汪学大表哥的小儿子,小名狗蛋的汪远洋,蹿过来拉住汪言裤腿。

        狗蛋今年10岁,皮得要死。

        以前,狗蛋不怎么黏汪言,但是自打汪言变成汪大少,带着一身牛逼拉风吊炸天的气质回来以后,小家伙就迅速变成狗腿。

        “行,带你去,好好吃饭。”

        在汪学表哥的鞋底板子抽过来之前,汪言救狗蛋一命。

        我小名叫狗子,你毕竟是我的……额,侄子,正经该对你好一点。

        吃完农家大锅饭,睡个午觉消消食,下午,四个老爷们带着一只小屁娃,一行人出发去小月山。

        距离汪家坳特别近的矿洞不多,小月山是其中很有特色的一处。

        最多的时候,四伙人同时在开采那一处矿,为此不晓得发生过多少流血冲突。

        结果,四条隧道挖到山腹中央,一座石头山被掏空至少十分之一,地平线下面更是一个大坑,委实是有点危险。

        “小言,下去不?要下得猫腰爬一段。”

        站在最宽的一个矿洞之前,表哥问汪言。

        私矿完全不是正常人心里的那种概念,条件极其艰苦。

        什么下料口、井下轨道、输煤带通道,一概没有,就那么一条下人兼通风的路。

        最宽的地方能容纳两人并行,高约两米。

        最窄的地方大概只能让一人猫腰爬行,挖出来的煤,得用人力拖着矿筐往出拉。

        因为山岩又厚,距离又长,没法炸,继续再凿成本太高,所以就那么对付着。

        反正,那会儿的人力不值钱。

        “走吧,下去看看。”

        汪言一挥手,汪学立即摩拳擦掌,冲在前面。

        自家的山,不但要看仔细,更要找地质专家来论证,要不然发生塌方或者山体滑坡,那可就搞笑了。

        安全第一。

        一行人往斜下方前进大约10分钟,期间猫腰出溜一段距离,终于来到山腹。

        借着强光手电的光芒,汪言仔细打量着矿坑,眼睛越来越亮。

        矿坑是一个不太规则的圆形,直径大约有百五十米,中央有好多岩石隔断,其实看不到全貌。

        大爷汪大有指着矿坑道:“对面的坑更深,中间的承重不好说还能坚持多久,底下稍微有点动静,坑就可能塌……”

        脚下的路是螺旋向下的,没有那么陡峭,毕竟要来回走人。

        地表填着大量的石子碎煤渣和沙土,被雨水一灌,跟烂泥塘似的。

        现在下不去坑,汪言就跟着大表哥绕坑转悠一圈。

        啧,空间巨大啊……

        而且洞里其实没有太多水汽,整体算是比较干燥的,只是洞口往里灌雨而已。

        完全是个天然的储存库嘛!

        “小言,矿洞怎么搞?”表哥问得有点忐忑。

        汪言信心十足:“找专家来勘察一下,然后排水、加固,多有用?”

        汪大有目瞪口呆:“那得花多少钱?”

        “慢慢来,不急。”汪言笑笑,“弄好以后,可以做的事情很多。储藏库、酒窖、基地、景点、培育场……”

        随便想想,就有好多用途。

        其中最令汪言心动的,就是建一个秘密的地下基地。

        如果以后系统里再抽出什么不方便见人的商品,直接搁在基地里,悄悄的浪,岂不美哉?

        正常情况下,要在石头山里开出这么大的空间,怕是得让中字头那几家穿山甲专业户动用大型设备,搞个一两年才能成型。

        现在直接捡一个,修修补补就能用,爽爆了好么?!

        汪言马上叮嘱亲爹:“找时间去请个专家来看看,以后我那边宽裕了,就把这处空间利用上。”

        “专家好办,咱们矿省别的都缺,钻山的专家有得是。”

        汪大元一口答应下来,但是仍有疑虑。

        “但是,折腾这么大的地下室,好处不大吧?”

        汪言早就想好搪塞的办法,瞎话张口就来:“咱家的山坡特别适合种果树茶树,到时候咱们搞个酒窖,酿点葡萄酒、果子酒什么的,慢慢做个自己的品牌嘛。”

        “有人买咱的土酒?”汪大有忧心忡忡的问。

        现在怎么谈都是空对空,汪言也不多说,简单敷衍过去。

        “头脑灵活点,多准备些后路,肯定不会错。至于具体要不要做,到时候可以根据实际情况调整,现在谁知道我们能种出什么品质的水果呢?”

        谈到种地,汪大有反而特别有信心。

        “我在山当间儿那块小平原上发现几处土,乖乖,我一辈子没见过那么肥的土!真要是能全都搞到那种程度,咱们啥都能种好!”

        哟?

        巨型蚯蚓肥土的效率很高啊?!

        想想也对,一年时间能搞定那么一大片区域,效率不高才怪。

        行吧,既然老山农都有信心,那就证明整体思路没有任何问题,绝对可以种出品质很高的食材来。

        表哥一直听着,闻言补充一句:“咱至少能种好七八样常见的庄稼,可就是不晓得咋往外折腾,那个坡口,不彻底平掉,怕是不好走大车。”

        “能走大车都麻烦!”汪大元摇头,“到汪家坳,再到鼓角,再到省城,麻烦滴很!”

        汪言点头,表示认同。

        运输确实是一个大问题,难点不在于钱,而是怎么和他们解释必要性,以及钱的来源。

        “路的问题暂时搁置吧,我们不急,真种出东西来怎么都得两三年以后,只要品质够高,我可以带出去参展,一旦打响名头,政府和销售商就会主动来帮我们解决问题。”

        “小言说的在理,东西真好,就一定不愁卖。当年往外拉矿,那真是手提肩扛,咋的了?不照样把山给挖空了?”

        大伯挺有那种不服输的劲儿,这就很好。

        “虎头岩、门来峰的矿井是什么情况?”

        “那两个井,挖得弯弯绕绕跟迷宫似的,没有这么大的空间,但也不怕崩,就是冤死鬼多,你二大爷就埋在……”

        汪大元回到一半,突然住口不言。

        汪言只当没听到,点点头拉倒。

        家里虽然现在是不怎么富裕,但是早年趟的水很深啊……

        出矿洞以后,大家又在山上转了一圈,刚才被亲爹死死拽着的狗蛋是彻底撒了欢,皮猴子似的可哪儿乱窜。

        此刻的山仍旧荒着,但是在汪言眼中,却是一片锦绣。

        漫山遍野的果树,山坡上有葡萄园有茶园,山谷里一片稻田,小溪蜿蜒而过,鸡鸭猪牛羊自由徜徉。

        地势更加陡峭的虎头岩,可以只种观赏林木和各类鲜花,然后依着山势,建一座庄园。

        ——不行,格调有点低。

        干脆就把整座山,作为一个整体来设计,做现代建筑与自然的有机结合。

        按照超五星的级别来打造,不对外营业,只向商界好友和有姓名的姑娘们开放。

        出入全用直升机,宠物全是狮虎豹。

        雇几百个农林专家,种出世界上最顶级的食材。

        三星级名厨请一打,做最朴素又最奢侈的世界名菜。

        闲时垂钓,渴饮山茶。

        一年来此处避暑两个月,那日子,简直神仙都不换。

        同样是神豪,沙漠里的石油王子们只能到处洒钱买买买,真正的顶级品,哥却根本不卖。

        想吃?

        外事访问,申请来做客吧!

        一查预约名单,对不住,前面有比尔盖茨和牛顿在排队,您再等两个月!

        那是何等的逼格?

        想到那种场面,汪言胸中升起一股豪情壮志。

        哥既又钱,又有种种神奇商品,别人做不成的事,正是哥大展身手的良机嘛!

        对于传统行业,汪言一直兴致寥寥,觉得劳动密集型产业和资金密集型产业都不符合神豪的身份。

        除去用来做掩饰的现金奶牛之外,真正值得去用心的产业,怎么都得是高、新、尖,三者占其一。

        但那些急不来,现在资本、人脉、技术都不具备,所以,大可以先去满足衣食住行,以及娱乐需要。

        五年或十年以后,庄园若能按照计划中最理想的状态完成,汪家立即便会跻身于华夏顶尖家族之列。

        到时候,让父母亲人深居简出、藏拙守中,外人只会以为那是汪家人反璞归真、心境崖岸,决计想不到这一切都是从何而来。

        思绪遥遥发散,未来的人生,终于有一角清晰可见,汪言大感满意,斗志勃发。

        大手一挥:“爸,大伯,走吧,咱们回去合计合计整体规划和进度表。”

        “中!”

        “走,再碰碰!”

        汪家男丁,全是斗志满满的样子,只待大干一场。

        就着小酒,聊到凌晨一两点,睡四五个小时起来,马上又出门忙碌。

        就好似发条上满弦,咔嚓咔嚓,走得劲头十足。

        除去那次借贷以外,汪言已经很久没有感受到那种冲劲,却没成想,居然在父兄身上再次体会到,神奇。

        ……

        在汪家坳里盘桓两天,将前期该做的事情都整理完毕,汪言不得不回到市里了。

        高中的小伙伴们,在群里嗷嗷叫唤着要聚会,终于在4号凑齐三分之一的人数,准备疯玩到半夜。

        然后王永磊、张银他们就开始死命的催汪言。

        班长于秋丽特意打来电话,确认时间,实在不好再推,那就去呗!

        汪言回到市区的时候,大家已经在东源国际的总统套房里打了一下午麻将、斗了一下午地主。

        东源国际嘛,好多故事都发生在此处,大少算是蛮熟的,开着那辆租来的二手车直奔酒店停车场。

        大大咧咧的把车停在一辆玛莎拉蒂总裁和一辆法拉利458中间,刚下车,就碰到两个熟人。

        班长于秋丽,以及刘伟龙。

        于秋丽依然那么妩媚,而且读大学以后,可以稍微化点妆、穿得稍微前卫开放些,所以看上去更加成熟诱惑,像一枚马上就要熟透的水蜜桃。

        刘伟龙没怎么变样,仍旧是那副斜眼看人的高傲姿态,一身浅色系休闲服,手里转着奥迪的车钥匙。

        “咦?汪言?!哟,你都混上车啦?”

        于秋丽的目光从汪言身上不经意的掠过,很快又转回来,显然是第一眼并没有认出来。

        确认以后,马上笑眯眯的打招呼,惊讶被隐藏的极好。

        刘伟龙闻言顿时一愣,上上下下的打量汪言好一阵,才终于和脑海里的模糊记忆对上号。

        “哥们,可以啊?”

        开口就是带着点居高临下的揶揄。

        汪言对刘伟龙非常不感冒。

        得到系统的前一天,汪言就是在刘伟龙的升学宴上被灌吐的,当时的情况,和现在如出一辙。

        刘伟龙上来就是两句揶揄,态度居高临下。

        可能没有什么刻意的针对性恶意,只是习以为常的看不上汪言这种屌丝而已,但是,同桌的狗腿们马上就把汪言当成目标,冷嘲热讽个不停。

        鼓角这座城市就是这样,快速暴发,一夜暴富,整个社会一片浮躁。

        学生们在初中时代就攀比成风,到高中以后,更是一发不可收拾。

        巴结跪舔土豪的、踩低捧高的、唯金钱至上的、将恋爱视为交易的、咸鱼废柴消极度日的……比比皆是。

        立志考清北的学生却寥寥无几。

        在如此畸形的环境中,出现奇葩的概率大大增加,刘伟龙,只是其中不算特别过分的一个。

        然而这并不妨碍汪言反感对方。

        跟我装,现在的你,配么?

        直接没理会刘伟龙,对于秋丽笑笑:“班长好,一个多月没见,你越来越漂亮了。”

        “走吧,上楼说!”

        于秋丽豪爽的招手,随后继续追问:“你家给你买车了?”

        “没啊,回山区老家不方便,租的。”

        汪言坦然摇头,实话实说。

        “哦。”

        于秋丽的兴趣陡然降下来,语气不再那么激动:“对哈,以后都未必在鼓角生活,买车干嘛?”

        刘伟龙居然没有借机讽刺汪言,而是附和点头。

        “咱们确实没必要买车,反正我以后肯定是要留在帝都的,偶尔回来,对付着开家里的车就好。秋丽你也是,回来想要用车,发个短信就好。”

        汪大少闻言,不由纳闷的瞥刘伟龙一眼。

        什么情况?

        刘伟龙不是一直在追求何梦吗?

        怎么听话音,好像又开始对于秋丽感兴趣似的?

        而且今天的总统套房和晚餐都是古伟书赞助的,古大头一直苦恋于秋丽,可是于秋丽怎么坐着刘伟龙的车来?

        于秋丽作为组织者的一员,应该早就在酒店里才对啊?!

        重重谜团,搅得汪言满头雾水,79的智力都不够用了。

        啧啧,看上去,今天的聚会……应该挺有意思的??

        一瞬间,汪言的心里突然涌出一股恶趣味。

        以前都是你们逗着我玩儿,今天我跟你们凑个热闹,想必,大家都不会介意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