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书库 - 都市小说 - 生活系神豪(生活系男神)在线阅读 - 第260章 哪来的妖孽?

第260章 哪来的妖孽?

        那段时间,汪言的心思都放在系统和帝都的三万小姐姐身上,办自个儿升学宴的时候,完全没有关注过礼份子的事儿。

        有什么好关注的呢?

        加起来都不够喘两个小时的,只要人来捧场,不给都行。

        所以就没有注意到,于秋丽不但给了,而且是额外多给的。

        当然,其实真正的原因,并不像于秋丽说得那么轻描淡写。

        同学之间随礼不走门口的礼金登记桌,所以,于秋丽是在升学宴现场,与汪言接触一段时间以后,突然间意识到汪言认真拾掇一下,有点小帅,而且聊天处事特别稳重,好感开始UP。

        然后古佳书到场,听说大头给了500,于是才临时起意,跟着随了500的礼份子。

        烧个冷灶,投资一点小钱,收获一份感激,算是非常划算的生意。

        当然,不管她心里的打算是什么,钱是实打实的掏出来了,汪言就得领情。

        那种现实的想法不但不是错误,反而是一种认可,搁到社会里,任何人都得感激。

        然而她实在没想到,汪言由于压根不在乎,礼金随便拆开拢一块儿拉倒,所以根本不晓得那茬。

        今天她要是不提,就会随着时间,变成一桩冤案。

        ……

        汪言没记起来,却相信于秋丽不会在这种事上撒谎。

        因此,立即有些进退两难。

        怎么解释?

        说我根本不在乎那点小钱,所以没注意,不晓得你给的是500?

        那之前给人家随200的行为,就显得太过分了。

        说我收到了,很惊喜,谢谢你的另眼相待?

        到现在一个多月了,一条感谢的短信都没给人家发,像话吗?!

        晕啊!

        怎么搞都不对劲!

        得到系统至今,越来越没有什么事情能够让汪言为难,今天,大少是真的有点麻爪了。

        于秋丽,你厉害的!

        幸好,关键时刻,古佳书站出来给汪言争取到了重要的思考时间。

        “刘伟虫你可真特么好意思说,就你安排的那档次,菜价两千多块钱一桌,想让人家汪言随多少?我就是没去,我去了给你250!”

        古佳书怎么看刘伟龙都不顺眼,强词夺理都要喷对方两句。

        而刘伟龙,在于秋丽到场之后,就像是突然被激发了潜能似的,一点不像之前单对单时那样急躁。

        或者不叫潜能,是为了在于秋丽面前保持形象,所以才玩软刀子?

        总之,这货初步展现出大阴比风范,慢条斯理的掰扯。

        “大头,我升学宴的档次没有你的高,这点我是承认的,但是当着班长、汪言和兄弟姐妹们的面,你不能瞪着眼睛说瞎话,对不对?”

        “菜价2888一桌,我没瞒着大家。”

        ”酒,我给配的是86年古井亭汾酒+怡园庄主珍藏系列+燕京啤酒,我们自家出的白酒,一桌仍旧是3000下不来。”

        “服务费,15%照交。”

        “场地费,大悦厅好日子20w。”

        “司仪音响摄像设备费用之类的不算,一桌总价就已经8888往上了,很对不起大家么?”

        “大头,全鼓角的婚宴庆典都不给开发票,所有价格都是拆开来单算的,这事儿不是一天两天了。”

        “你单拿着菜价跟我扯犊子,你是没见过小票真不知道,还是土鳖习惯了,觉得五星级是你们乡下流水席,一个菜价就全包?”

        刘伟龙损起人来,是真的厉害。

        古佳书虽然家里更有钱,但是相比之下,简直就是幼稚园水平,被怼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倒是不奇怪,没真正买过单的人,怎么会清楚里面的弯弯绕绕?

        古佳书没办法,只能秀钱秀人脉。

        “呵呵,我升学宴的红酒用的也是怡园庄主珍藏,我爸亲自找陈姨要的,一瓶2000,单桌酒价就不止1万,你特么别是用的假酒吧?”

        “你……哼,真假不用你管,反正又没请你喝,对吧?”

        刘伟龙差点又急起来,有点挂不住脸。

        谈关系,怡园庄主陈女士是矿省名人,大头他爸认识,刘伟龙父亲却够不上,硬生生被压住一头。

        “你俩别处杠去!”

        于秋丽不耐烦的摆摆手,皱眉不悦。

        “我这儿跟汪言翻小账儿呢!”

        呵呵,于秋丽虽然势利,但是某些方面真挺可爱的,够直。

        两个人杠上的时候,汪言终于喘过来气了,因此又有闲心对大奶牛品头论足。

        等到她问,影帝附体,一个苦赛宝强、悲胜景涛的苦笑,自然至极的砸到于秋丽脑门上。

        “班长,你这么问,就是不晓得我的青少年时期过得有多苦啊……”

        “啊?!”

        于秋丽果然有点懵。

        然后,表演开始!

        影帝汪遥望远方,目光没个焦点,一片虚无。

        “从打我记事起,每年暑假,就要为下个学期的零花钱奋斗……”

        “家里没什么大活可以干,只好回山区祖屋,喂鸡喂鸭、割猪草、铲猪屎、捡牛粪,从大早上忙活到晚上吃饭,就中午太阳毒的时候才能休息一会儿……”

        “呸!那哪是休息啊?有那么多暑假作业等着我!”

        “一天下来,能赚多少钱?”

        “最多30块!最少10块!”

        “而且还不是一次性付清,要到开学以后,才能按周付款!”

        “不骗你们,一直到初中毕业,我都以为我家里是真穷,爸妈一天不出去打零工,就揭不开锅的那种穷!”

        这也太惨了吧?!

        汪言信誓旦旦的模样,实在太有欺骗性了,于秋丽不由自主的投以同情的目光。

        刘伟龙不信,皱眉问:“你小时候真干那么多农活?”

        “你爱信不信。”

        汪言一句冷言怼回去,然后马上就对于秋丽发誓:“班长,我真没骗你,记不记得高一秋游,一群少爷点个火都点不着,我上去就弄好了?”

        嗯,真的,打小就帮奶奶干活,除了没下田,农村的活计基本都做过。

        于秋丽记性很好,立即就信了。

        “对,灶是你搭的,火是你点的,放锅放得特别稳!”

        “对,都是小时候练的!”

        影帝汪感激点头,似乎终于找到知己。

        “高中以后,我突然发现,诶,家里好像没那么穷啊?等着拆迁的房子,是当初花钱买来投资的……”

        古佳书瞪圆眼睛:“卧槽,汪儿你家原来不是那的坐地户啊?”

        “不是。”

        大家恍然大悟。

        于秋丽深深的陷入故事中,悠然神往的问:“那你是什么时候发现自己的大少身份呢?”

        “高考一个月以后,考车票前后。”

        影帝汪煞有介事的皱眉回忆一阵,才给出答案。

        “之前我妈就给我5000块钱,叫我别乱花,报个驾校,你帮忙省不少,可是仍旧花掉一半,剩2000多实在不敢乱花,所以刘伟龙办升学宴,我只敢给200。”

        “然后呢?”

        于秋丽顺着问,浑身的好奇,以及一丢丢莫名其妙的好感,自然流露出来。

        “然后被我侄子叫去帮忙办事,忙活一暑假,赚来几百万。”

        汪言的表情自然而然的转换到兴奋。

        “你都不晓得,当时啊,拿到第一笔工资的时候,我整个人都傻眼了,一缸凉水浇头上,躺在椅子上就开始幻想,以后有钱了要怎么花啊?”

        “你怎么花的?”于秋丽双眼放光。

        “当时没敢怎么花,攒够钱以后,去买了两间铺子。”

        讲到此处,汪言一摊手:“后来想把铺子给我爸妈,结果被她俩一顿嫌弃:我们有正事儿做,要那两间小铺子干嘛?”

        什么是最真实的表演?

        现在就是!

        整段叙述里,9成9都是真的,唯一混淆的内容就是:工资是特么呼吸喘来的,几百万是借贷借来的。

        然而于秋丽他们不知道啊!

        一个个都听傻眼了,不怎么敢信,却又没有发现任何漏洞。

        “所以你爸妈就一直穷养你来着?”刘伟龙问。

        “对,直到现在仍旧不怎么给我钱,得靠我自个儿赚。”汪大少点点头。

        “晕!你能干什么啊?”古佳书表示,难以置信。

        “能干的事情多了,你当我是你,娇生惯养的?”

        汪大少翻个白眼,半真半假的怒怼一波,反而让大家又多信几分。

        于秋丽迫不及待的问:“家里找你帮忙的不算,那你上大学以后自己赚到多少钱?”

        对头!

        戏肉来了!

        汪言早就发现,于秋丽对钱挺执着的,但是并不是那种想骗男生钱的渣女。

        本质上,她是想要找到赚钱的门路,想改变自身命运,所以特别愿意和富二代一起玩。

        否则,一个古佳书牌ATM,够她吃到撑。

        但是大头本人太草包,所以她很快又和刘伟龙走得比较近,说到底,还是在寻找自力更生的机会。

        汪大少借着洗白自己的机会,不动声色的扔下钩,现在却并不急着收。

        神秘一笑:“一点点吧。”

        那种敷衍,傻如古佳书都看出来了。

        “呵!”刘伟龙不屑冷笑,“扯犊子吹牛逼谁不会?”

        一半可能是激将法,另外一半可能是真的不忿。

        但是爱啥啥,反正汪言不在乎。

        淡然笑笑,然后收敛笑容,往椅背上一靠,双手自然轻扣,搭在膝盖上,一股沉静、优雅的气质,顿时扑面而来。

        气质气场,都是暂时的玄学,未来的科学。

        看不见,摸不着,但所有人都能感受到。

        于秋丽不动声色的收回目光,去看牌,但是鼻翼因为心底的激动,而在微微的翕合着,被汪言看个正着。

        眼见刘伟龙特别不服气的样子,好像又要开刺,于秋丽抢在前面打断。

        “佳书不要,我叫地主,伟龙,你要抢么?”

        刘伟龙直接被憋回去,却一点脾气都没有:“当然,牌场上,让着你玩就没意思了,抢地主。”

        “呵呵,我牌顺,让给你了。”

        什么牌顺,明显就是不够叫,在那瞎打岔。

        于秋丽让掉地主,趁着刘伟龙整理底牌的时候,又突然问汪言:“你没发现我的随礼?”

        “额……”

        汪言像是才反应过来似的,一愣,然后歉然苦笑。

        “当时确实没注意,实在是因为突然拥有好多钱,有点膨胀了,礼金都没怎么看。”

        端正身型,双手合十,对着于秋丽微微一拜。

        “郑重表示一下歉意,对不住了班长。另外,非常感谢!”

        “哈哈!”

        于秋丽爽朗大笑,前仰后合的模样,有种特别的风情。

        “你拜菩萨呢?搞笑不啊?!”

        汪言没皮,潇洒耸肩:“反正意思你感受到了就行。雪中送炭不容易,我又多欠你一次。”

        一个欠字,顿时让于秋丽眼神一动。

        但是,最终她什么都没说。

        场合对不对,她那种人精,心里绝对有数。

        汪言当然不急,钩扔下去以后,时不时的在周围撒点小虾米做饵,大鱼吃不饱又被勾起馋劲儿,自然就会咬钩。

        古佳书终于后知后觉的意识到不对了。

        咔吧咔吧眼睛,看看汪言,再看看于秋丽,感觉怎么像是突然很有交情的样子?

        卧槽!

        汪言你什么意思?

        刘伟龙我都没摆平呢,又多出一个你来搞事?!

        大头从来不忍那些,当场就调转枪口:“汪儿,你不够意思,瞒着大家那么久,是不是该给点补偿?”

        哎哟,神助攻啊你?!

        哥正等机会往池子里撒鱼饵呢,你还真给搭梯子?

        立即一派淡定的点头,潇洒随意:“行啊,刘伟龙包场你不爱去,晚上我包场,给个面子?”

        “草!”

        古佳书把眼睛瞪溜圆:“汪儿你认真的?你特么到底坑你爸妈多少钱啊?”

        刘伟龙能包得起,不值得惊讶,但是一项穷嗖的汪言如此豪气,搁谁都会觉得震撼。

        啪!

        又一记神助攻!

        汪言简直想给大头鼓掌,表情却一派从容:“没有一分钱是我爸妈给的。前段时间生意不错,手头刚好有点零花。”

        “你的零花钱概念,和我们不一样。”

        于秋丽突然插口,把牌往桌子上一扣。

        “不玩了,感情你们三个土豪才是天生一桌,折腾我过来逗着玩啊?”

        刘伟龙是真的忍不住要爆炸了。

        阴汪言一记,被轻松化解,紧接着,癞皮狗又顺杆撩上来,眼看着直奔着自个儿碗里的肉去了,换谁能忍?

        “行,秋丽你休息,汪言,咱们玩一会。”

        眼看着汪言兴致寥寥的样子,搞不好又要开口拒绝,立即架上去。

        “别推辞啊,是不是吹牛逼,总得在钱上见,否则光用嘴说有什么用?!”

        “对!汪儿,咱们搞一场,别特么怂!”

        古佳书直到目前仍旧没弄明白主要矛盾,不晓得情况怎么突然变成介样子,但是,把汪言拎到桌上来一块儿收拾,肯定是没错的。

        汪言不想和他们玩的原因是:抽不疼他们。

        同学聚会,不可能玩太大,怎么输都不至于心疼。

        但是现在上桌的意义却不一样——展现实力,给目标看。

        刘伟龙你个鳖孙,玩钱玩不疼你,当你面把于秋丽收到旗下做经理,你疼不疼?

        打人要打要害,发现刘伟龙的弱点以后,汪言的复仇火焰,顿时熊熊燃起。

        “来吧!娱乐局,陪你们两个打发打发时间。”

        微微一笑,影帝汪解开衬衫袖扣,优雅的将袖口折上去,露出结实、流畅的小臂。

        回身拿来驴包,取出一个精致的小木盒,将百达翡丽赠送的那两枚十字架袖扣装好,然后随意的扔回驴包。

        并不显得十分重视,却又在细节里体现出贵气,叫人一看就晓得,那两枚袖扣不简单,人更不简单。

        整套动作,慢条斯理又如同行云流水般的流畅,将身姿之美发挥得淋漓尽致。

        在一座遍地暴发户的城市中,大少的仪态,简直是鹤立鸡群般的扎眼。

        后面已经有女生突然捂住嘴,避免发出尖叫了。

        正面直受冲击的于秋丽,感受更深。。

        她突然觉得,汪言虽然不够帅,但是那种气场,简直完全不应该出现在这个年龄段。

        汪言,你到底是哪来的妖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