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书库 - 都市小说 - 生活系神豪(生活系男神)在线阅读 - 第301章 回首掏

第301章 回首掏

        今天的香格里拉饭店,简直就是女儿国。

        150多位模特分为六组候场,上下午各三组,每组25个妹子。

        一组在小会议室的外厅候场,另外一组就守在酒店的等候区或者大堂。

        面试没有硬性规定几点到,但是妹子们基本都会提前一个小时来。

        理由很简单:王庭娱乐给钱大方。

        报销来回机票,当天午餐由海底捞提供,下午到晚上是活动期,结束以后回嘉里酒店住单间,早上再供应一顿自助早餐。

        工作时间大约在10个小时左右,报酬是15000块,平台不抽佣金。

        爽不爽?

        以现在的行情,一个条件很好的模特,站两天车展,到手8000都很难。

        工作强度更大,后勤保障差得一批,大头被经纪人拿走,苦楚自己忍受着。

        今天的工作呢?

        听着就像是天上掉金砖的奇迹。

        于是,哪怕是那些不再接礼仪活儿的妹子,在接到信息后,都特意抽时间来参加面试。

        一天赚15000的工作,足以打动那些已经成名的网红级车模和五线小明星,尚未出名的她们更不用提。

        对于王庭娱乐而言,请50个可有可无的礼仪模特,成本接近百万,简直像是在扯淡。

        但是,不拿出一个足够有吸引力的价格,又不可能勾搭到那么多90分颜值的美女。

        怎么办?!

        简单,要求美ko掏大头。

        你们想蹭热度,好,拿出你们最好的模特,再给足赞助费,我带你们玩。

        否则,我去请50个兼职大学生,更特么青春靓丽。

        经过反复拉锯,双方终于达成协议。

        美ko该收的钱照收,但是会另行支付王庭娱乐一笔赞助费,成为合作商之一。

        那钱足足有120万。

        换言之,汪言不但没亏,反而小赚。

        而美ko之所以愿意掏那么多,自然是同样觉得有赚。

        120万可买不来鱼平台的4个小时全站推荐,更买不来微博热搜,以及网媒头条。

        融资中少掏出一个点的股份,多拿到1000万投资,都比眼前的几块钱重要得多。

        而且,那钱的大半部分,不是都拿来养自家的会员了?

        血赚的嘛!

        所以CEO马总力排众议,同意王庭娱乐看似“苛刻”的条件。

        深层次的目的,其实是试探一下“网红市场”,近距离观察直播玩法,体会新的流量聚集机制。

        若非如此,汪言的那份名单,绝不可能得到美ko方的响应。

        即便有着如此充足的理由,美ko方仍旧将名单里的平台直签模特全部剔除,只留下那些另有经纪公司的普通会员,就是想要防范挖角风险。

        商场上,没人是傻的。

        当然,是人就会犯错,那就是汪言的机会所在。

        ……

        姑娘们花枝招展,汪大少亦不差。

        骚粉裤子小绿鞋,鼻梁上架着太阳镜,手腕带着那块英伦花园时尚表,又酷又潮。

        在Dave的引领下,大少从花枝招展的模特们中间穿过,引发一阵轰动。

        “晕,今天的面试有男模?!”

        “想什么呢?明显是那家娱乐公司自己的模特嘛!”

        “问题是,带着一个男模干嘛啊?”

        “是不是要配合面试?”

        “嘶,不就是个礼仪面吗?怎么感觉越来越复杂了……”

        “傻不傻啊你,普通礼仪站桩会给你15000一天?!”

        “呃……姐妹们,难道你们就没有意识到,那可能是一位时尚领域的面试官?”

        “呀!对啊!”

        “lucy快帮我看看耳环对不对!”

        “等会!我觉得我的小衫搭得可能有问题……”

        突如其来的鸡飞狗跳,瞬间传染整间等候室。

        并木有人关心汪大少有多帅,工作性质放在那里,她们见过的帅哥太多,早都免疫了。

        相比之下,还是钱更重要。

        ……

        汪言推开小会议室的大门,闪亮登场。

        提前等在里面的面试官总共有4个,分别是美KO的模特一组龚组长、HR部门的经理姓张,以及汪云喜和王庭娱乐人力资源总监谭松。

        两拨人马分别坐在长桌两端,最中间空着一个位置。

        看到汪言,集体起立,热烈欢迎。

        汪大少打个大大的哈欠,懒洋洋摆摆手,大马金刀的坐到中间空位,往椅背上一靠。

        “哥几个都睡得怎么样?”

        龚组长和张经理对视一眼,苦笑不已。

        40岁的人了,硬生生被灌吐两回,3点半才散场回家,6点半就起来做准备……

        睡得咋样?

        你麻痹的你心里没点B数么?!

        强忍着疲惫,龚组长笑呵呵开口:“挺好,挺好。汪少,咱们什么时候开始?”

        汪言往座椅里一瘫,舒舒服服的窝着,眯上眼睛。

        “开始吧,等什么等啊,抓紧结束,回去再躺一会儿……哎,龚哥啊,晚上叫着郭总,咱们再续一摊?!”

        如此漫不经心的作态,简直令人无语。

        龚组长赔笑找借口:“明天早上咱们不是得到魔都去开第二场面试?”

        “噢!”

        汪言恍然大悟,摇头叹气:“破事儿真多……”

        张经理笑眯眯拍一句马屁:“我们是不赚钱就没饭吃,哪里敢和汪少比潇洒?您是天生的富贵命,比不了比不了!”

        “哈哈!”

        汪少开怀大笑,伸手拍拍张经理肩膀,满意得不行。

        “老张啊,我以为你们搞人力的都天天绷着个脸呢!你看我们家谭松!”

        王庭娱乐人力总监谭松扯着面皮笑笑,贼吉尔僵硬。

        龚组长跟着凑趣:“谭总可比嬉皮笑脸的老张靠谱多了,汪少您的眼光啊,比我们马总好!”

        “哈哈哈!可不敢跟马总比……哈哈!”

        汪言过足了甲方爸爸的瘾头,豪爽的一挥手:“待会有份小礼物,记得去领啊!”

        “哎哟,那多不好意思?”

        张经理眼睛一亮,虚伪的客套一句,马上凑趣问:“是什么啊汪少?”

        “不值什么钱,就是一张香格里拉的临时会员卡,里面有两晚赠住房间,来面试的姑娘和你们员工,所有人都有!然后你和龚组长是五晚套房,全国通用!”

        “我去!大手笔啊!”

        “汪少大气!”

        龚组长和张经理立即开始拍马屁。

        香记套房再怎么都得3000起,五晚就是15000块。

        出差去住,发票照常开,回来一报销,那都是白花花的银子,谁不开心?

        然后Dave突然小声提醒汪言一句,汪大少懊恼的一拍脑门。

        “是吗?我之前是怎么定的?”

        Dave以正常音量回复:“您订的卡片只有70张,原定只给最终中选的模特以及龚组长一行。”

        龚组长赶紧接茬:“那就行,那就行,面试不过,大家又不存在合作关系,没必要给她们那么重的礼物。”

        “对对,真用不着!”

        汪大少似是有点挂不住面子,略一沉吟,大手一挥。

        “再去做,今天过初试的都给一张,我不差那点钱!”

        不等别人再反对,转头直接吩咐门口那位美ko的助理:“你去!跟外面通知一下,今天只要上初面名单,待会都领张卡走!”

        那助理没动弹,看一眼龚组长。

        汪大少一瞪眼睛:“抓紧!另外,现在就去把你们和龚组长的卡领回来,不想要的现在马上开口!”

        助理被瞪一激灵,龚组长及时解围:“行,那你去吧。”

        助理出门没几秒,外面突然传来一阵欢呼。

        然后很快带着一叠卡片回来——Dave一句话,服务生直接就送来了。

        “你们多少人?你自己分。”

        汪言大方的问龚组长。

        门外登记发牌的一个,门口一个,面试官身后一个,龚组长,张经理,总共五个人。

        汪言直接推过去7张卡,有四张是5晚的强化版。

        “老郭和老李要是不稀罕要,你们就自己留着,哈哈!”

        大家都凑趣的跟着笑。

        汪言把剩下的卡给Dave,催促管家离场:“行了,我们开始面试了,你该干嘛干嘛去吧。待会发卡别发错!”

        Dave顺从点头,乖乖离去。

        龚组长吩咐助理:“开始叫号吧。”

        “哎,等等!”

        汪言突然开口叫停助理,转头直视龚组长,紧紧皱着眉。

        “我怎么没有面试表?”

        “啊?”

        龚组长被问一愣,低头看一眼汪大少身前空空一片的桌面,哭笑不得。

        “那个……昨天我不是跟您解释过了么?面试对象的全套资料将由我方保管,贵方只能在现场挑选,勾选名单,然后由我方去与模特签订三方劳务合同……”

        麻个吉尔,防贼似的。

        “哦,你说过么?下次大声点说。”

        汪大少满脸无所谓的窝回去,心里冷笑。

        灌你大半夜,起来仍旧如此清醒,你还挺难搞啊?

        可惜啊,今天你怎么都防不住我!

        龚组长笑得十分谦卑:“好的,汪少!”

        态度够好了吧?

        然而影帝汪今天表演的是一个喜怒无常的神经病,当场就撂下脸,冷笑。

        “哎,你们公司啊,B事儿真多!”

        龚组长简直莫名其妙,太阳穴突突的跳。

        咬紧牙,只当没听到,给下属打眼色,示意对方直接叫号。

        汪大少双手抱胸,阴着脸,目光隐藏在眯起的眼睛中,不动声色的盯着走进来的模特。

        在“真实视野”中,1号面试者脸旁挂着一个半透明的面板,上面罗列着各种资料。

        颜值90,身材83,特殊47。

        不是目标对象。

        1号款款行至房间中央,捂着领口对大家轻鞠一躬,软语温声的开口:“各位老师好,我是1号面试者,吴菲菲,今年23岁。”

        她没有更多的介绍自己,因为美ko方面的助理已经将资料分发给所有面试官,上面的内容极其详细。

        唯独没有任何联系方式。

        微信、QQ、手机号,什么都没有。

        龚组长主动引导面试程序。

        指令贼吉尔搞笑。

        坐、站、鞠躬、走两步……

        让汪言大开眼界。

        张经理笑眯眯的低声解释:“贵方的核心需求是一群礼仪小姐,一方面基本功要好,鞠躬、列队、环场时动作才能整齐划一。

        另外一方面,要有随机应变的能力,处理紧急意外状况。

        亲和力同样很重要,得让贵客感到宾至如归。

        因此,首先考察形体,接着考察礼仪常识,最后考察反应,设置情景题……”

        噢!

        原来如此!

        行行都有学问啊……

        汪言心里感叹,面上却不露声色,懒洋洋的看着对方表现。

        整体而言,1号吴菲菲的表现大方得体,身材姣好,妆容精致,开了一个好头。

        龚组长和张经理很得意,汪云喜都偏头和汪言嘀咕:“素质不错啊?要不要接触一下?”

        汪言不为所动,眯着眼睛,似是没有听到。

        接触啥?

        特殊分47,哪有收留的价值?!

        拿特殊分当唯一的判断依据,其实不够严谨。

        私生活跟工作能力,没有什么正相关。

        但是私生活混乱,至少可以证明,她是一个比较耐不住诱惑的人。

        而主播网红又恰好是一个需要面对大量诱惑的职业。

        花费大量资源和精力把她捧红,然后分分钟跟大哥嗯嗯,影响公司声誉都在其次,她跟人跑掉的坑谁来补?

        汪言需要的是那种能够耐得住寂寞,可以长期坚持下去的员工。

        公司整体的氛围必须是积极向上的,强调个人奋斗,严厉打击直接卖的行为。

        你可以用尽手段诱惑大哥、撩土豪,合得来谈恋爱都没关系,但是绝对不允许明码标价的线下走私。

        性质不一样。

        未来若是有一天,王庭娱乐以“网红概念第一股”的品牌上市,结果坊间戏称“窑子公司”,那绝非汪言希望看到的场面。

        所以,裤腰带太松的女人,再怎么漂亮,汪言都不会要。

        龚组长探头征求汪大少意见:“汪少,您觉得怎么样?”

        “不怎么样。”

        懒懒散散摇头,一挥手:“Pass吧。”

        龚组长没当回事,主动给汪言找理由:“确实有点腼腆,不够外向,汪少慧眼如炬!”

        腼腆你大爷!

        汪言差点笑喷,感觉这世道真是滑稽。

        恶人自然是龚组长来做,干咳一声,对吴菲菲道:“不好意思,吴小姐,很遗憾您没能通过初选。”

        ……

        吴菲菲一出门,几个相熟的小姐妹马上冲上去。

        “怎么样怎么样?”

        “有情景题吗?”

        “是不是需要跟男模配合?”

        吴菲菲摇头:“什么男模?那位是Boss!”

        “啊?!”

        大家都有些傻眼。

        “真的假的啊?那么年轻!”

        “坐中间主位,你们猜呢?”

        吴菲菲应付一句,就开始往外挤:“姐妹们我撤啦,你们自求多福吧,记住,中间那位才是拍板的!”

        2号紧张的深呼吸两次,被面试助理领进房间。

        一进门,立即下意识的望向中间,然后对上一双莫得感情的平静眼睛。

        顺利完成流程,出门和大家确认:“真的,真是boss。”

        “那你过没过?”

        “没,被boss亲自pass掉的……哎!”

        倒霉姑娘叹口气,把大家弄得愈发紧张。

        聪明的姑娘马上开始上网搜索王庭娱乐,结果所得信息仍旧集中在那四大吃播上。

        王庭娱乐是一家暂时没有暴露在外界视野的小公司,网络上的消息,仅限于铃丫等人的签约新闻。

        但是,区区小事,难不住有心的聪明姑娘。

        铃丫、密子都是如日中天的当红主播,搜她们个人经历呗!

        相关资料马上填满页面。

        毕竟是直播界户外直播大分类的一二姐、三四哥,人气热度都很高,各种新闻八卦层出不穷。

        有些人,看到了她们的强悍吸金能力;

        有些人,看到了她们崛起的突然和传奇;

        有些人,看到了王庭娱乐的潜力;

        有些人,看到了吃播教父、大胃王比赛的缔造者汪总,在其中起到的巨大作用。

        汪总?!

        3号一出门,就有姑娘悄悄问:“面试官有桌牌么?那位帅哥姓什么?”

        “啊?没有桌牌……”

        “哦……”

        那个聪明姑娘有点遗憾,但是很快就把异样藏到心底。

        先拿下礼仪名额,早晚有机会和他接触的,不是么?

        模特行业里两极分化得厉害,蠢的极蠢,聪明的极聪明,才只是露出这么一点点信息,就已经有人盯上汪言了。

        不过……

        那就是汪言最希望看到的展开。

        ……

        2号到7号,一连面试7个模特,汪言pass两次以后,就再没有开过口,满脸的无精打采,看着像是快睡着了。

        龚组长和张经理纳闷得不行,心里直犯嘀咕:大少爷你干嘛来了?

        就算给不出意见,多少给个动静吧?!

        昨天晚上玩得太嗨,没睡醒?!

        汪言不开口,汪云喜自然就按照预设套路演,惜字如金,始终就两个词——pass,待定。

        如此沉闷的面试,简直是龚组长生平仅见。

        不由自主的,张经理跟着打了个哈欠。

        而龚组长眼皮子直打架,猛灌红牛仍旧困得不行。

        昨天喝那么多酒,搁谁都难受。

        然后,就在面完7号,正要喊8号的时候,汪大少突然推开椅子起身。

        大家都是一愣。

        汪大少摆摆手,抓起桌上的太阳镜,戴上就要走。

        “太没劲了,你们接着搞吧,我上楼躺一会儿去。”

        龚组长目瞪口呆。

        大少爷,您是来干嘛来了?!

        但是没法拦啊……人家总经理都没吭声呢!

        大少说走就走,极其干脆,一眨眼的功夫就出了门。

        龚组长下意识去找另外一个汪总,汪云喜淡定的摆摆手:“继续。”

        行,那就继续呗!

        那个纨绔少爷,走了其实更好。

        然而纨绔少爷没回房间,转身直奔贵宾廊。

        舒舒服服在沙发上一窝,Dave适时递上醒好的红酒。

        “开始吧。”

        汪言笑得云淡风轻,Dave跟着笑,点点头。

        “如您所愿。”

        然后打开对讲机,问底下:“7号登记完没有?请她上贵宾廊。”

        一分钟后,女孩迷茫的上楼,看到汪言的一瞬间,眼睛顿时一亮。

        “请坐。”

        汪言没有起身,只是摊手相让。

        尔后和气的问:“咖啡、红酒或者是水?”

        “谢谢谢谢,我喝水就好!”

        女孩非常激动,不甘心安于现状的人,在找到机会时总是如此。

        汪言笑了。

        开头起得非常好,不是么?

        接下来,在高雅身上刚实验过的大忽悠术,再次登场。

        中间针对性的修改一些内容,挑对方感兴趣的点来猛攻即可。

        比如她最关心的待遇。

        “阶梯式底薪,最低档5000元,不要求任何任务,满足时长即全额发放。

        不多,但是比你有一天没一天的跑活动,要来得稳定,你可以将更多的时间用于学习提高。

        公司提供宿舍,两人一间,保证不是地下室。

        你和原本经纪公司的违约金,公司法务出面解决,败诉则由公司代付。

        为你展开的所有培训项目,都不需要你掏一分钱,培养你,我可以不计成本。”

        女孩震惊而又感动,嗫喏着问:“你为什么会如此看重我?”

        “纠正一下:我不是单独看重你,我是看重你们其中的很多人。”

        汪言摇摇手指,笑意坦诚。

        “至于为什么会那么大方……因为我想要的是一个品牌,而不是克扣你们那点辛苦钱。”

        嗯,一个响当当的流水品牌。

        有些真诚是演不出来的,女孩明显被打动了,眼神里写满动心。

        但是,她并没有立即做出决定。

        “我能再考虑一下么?事情太大了,我有点迷糊……”

        “可以啊!”

        汪言微笑点头:“不管你能不能中选礼仪小姐,都欢迎你去看看我们的活动,感受一下我们在网络上的能量和朝气,时间还有很多,我不急,你也不必急。”

        “好!”女孩重重点头,“那我不打扰您了,我给您留个私人手机号吧?”

        汪言意味深长的一笑:“如果你在楼下登记的是私人手机号,那么,我已经有了。”

        “是我自己的手机。”

        女孩回答完,突然一愣,目光变得不可思议。

        欲言又止片刻,她摇摇头,转身离开,什么都没问。

        心里却有一种莫名的震撼。

        怪不得服务生要求我必须填写真实手机号,扯什么“办理入住需要短信验证码”,原来真实目的在这里!

        汪总真的是……有想法。

        但是,一个年轻、睿智、有想法的决策者,不正是一个最好的追随对象么?

        或许……真的应该试试看?

        趁着年轻,多给自己一些机会,多尝试一些新东西,真的没坏处。

        汪总很会灌鸡汤啊……靠谱!

        哒哒哒下楼,她的脚步越来越轻快,天平渐渐倒向一边。

        ……

        会议室里,龚组长看着汪云喜沉稳而又细致的做出决定,在面试资料上打出一个个pass和二面,心里突然莫名的有些不托底。

        汪总勾中的,好像都是之前就被王庭娱乐看中的目标?

        事情本身不奇怪,但是,在实际面试中,对方表现得很奇怪。

        有一些不在名单上的女孩,明显表现得更好,汪云喜却视而不见。

        有一些在名单上的女孩,表现挺一般的,却仍旧被勾选。

        说明什么?

        对方非常坚定,之前做足了功课,以及……以及什么呢?

        龚组长的脑袋昏昏沉沉的,残留的酒意和困倦,让他的思维明显跟不上。

        想了又想,没想出什么实质内容。

        终于,忍不住试探一句:“汪少总是这么随心所欲吗?”

        汪云喜点点头,忍俊不禁的反问:“你知道大胃王比赛是怎么来的么?”

        “不知道。”

        龚组长心里一动,诚实摇头,尔后很好奇的看向汪云喜:“怎么来的?”

        “有一阵子,汪少食欲不怎么好,于是就花30万找来7个最能吃的大胃王,陪他吃帝王蟹。负责帮汪少找人的恰好是个视频主,想蹭个热度,然后就有了第一届大胃王比赛。”

        房间内的好多人都是第一次听说这件事,惊得不行。

        “我去!汪少真的是有钱任性……”

        龚组长继续问:“那铃丫她们怎么没跟那个视频主合作下去?”

        汪云喜耸耸肩,半真半假的开扯。

        “汪少一分钱没要,那哥们掐着大家的提成不肯给,铃丫她们一琢磨,还是跟着汪少混有前途,然后就求汪少帮忙咯!

        不开玩笑,汪少真的没拿王庭娱乐的股份,我俩表亲,钱算是他借给我个人的。

        当然,我记着股份的事儿,早晚有一天,我会把应该属于他的东西还给他。”

        龚组长、张经理等人肃然起敬。

        但是过去那个劲儿,龚组长心里仍旧突突,跳得厉害。

        想了想,他拉住助理,悄悄问:“外面的模特什么情况?”

        助理被问懵了。

        “没什么情况啊,都好好的在等着面试呢!”

        龚组长皱眉,又问:“诶,你拿会员卡的时候,让你登记什么没有?”

        “没啊?什么都没说,直接把卡就给我了。”

        “哦,没事了,你去吧。”

        龚组长咂摸一阵,脑子又困又乱,半晌,摇摇头,哑然失笑。

        神经病啊你?

        一个浪荡公子哥,疑神疑鬼的是干什么呢?

        搞笑!

        ……

        一天的时间,飞快的走过。

        任务实在太重,中午的时候,大家就在会议室里对付一口盒饭。

        汪大少没出现。

        直到下午两点钟,才睡眼惺忪的来转一圈。

        呆了20分钟不到,干出一件大事。

        那是98号,面试发挥得一般,言谈、应变什么的都不够礼仪小姐的标准。

        唯独就是一对车灯亮得惊人,但是那管什么用?

        龚组长已经习惯了忽视汪言的存在,侧头看一眼汪云喜,见对方摇头,直接就pass掉98号。

        小姑娘特别委屈,紧紧咬住下唇。

        然后,就在她鞠躬告退的时候,突然被传说中的真正boss叫住。

        “等等!”

        那女孩一愣,龚组长一愣,张经理一愣,汪云喜都一愣。

        汪言终于从椅背上拔起身体,双肘撑住桌面,挺直腰背。

        “你到前面来,站那,对。嗯,麻烦你给我一个惊喜的表情。”

        98号是真的惊喜,顺其自然的展颜一笑,咧开嘴露出洁白的贝齿,眼睛bulingbuling的闪着光。

        “好!”

        汪大少拍案盛赞,随后和颜悦色的开口。

        “礼仪小姐的面试跟我没关系,但是我个人的公司有一部网络大电影正在立项,你的清纯气质与身材的反差感很符合女二号的人设,今天时间有限,方不方便留一个私人的联系方式给我?我们约时间,试个镜。”

        汪大少没有流露出任何猪哥相,那是相当正派。

        气质好,有魅力buff,表情又诚恳,贼像那么回事。

        98号挂着满脸压不住的惊喜,小心翼翼的瞟龚组长一眼,然后一咬牙,点头:“好呀,但是我没有带名片……”

        汪言主动递出笔:“来,写在文件背面。”

        98号提笔写下一行数字,签名,然后退开两步,对大家鞠躬,踏着轻快的步伐走出房间。

        全程,龚组长和张经理没有发出任何声音,任由汪言勾搭。

        等到那女生出门,龚组长才开玩笑似的问:“原来汪少喜欢这一款?待会再看上谁,您跟我打个暗号,我来替您牵线介绍,何必搞得那么麻烦呢?”

        对待他们,汪言又换回之前的姿势,懒洋洋往后一靠,不咸不淡的回刺。

        “您把我当成什么人了?顺手给我的项目挑个演员而已,哪有您想的那么复杂?”

        我信你个大头鬼!

        昨天晚上左拥右抱放浪形骸的场面,全公司都看在眼里,谁不知道你是什么玩意?!

        龚组长心里直骂娘,直接将汪言与色胚划上等号,却没再说什么。

        平台的规章制度中有一条红线:严禁模特与平台客户私下联系。

        外面认识的我们管不着,平台的单必须由平台处理,否则你们所有人都绕开中间商玩,我们打哪儿赚差价去?

        我们辛辛苦苦垄断资源的意义何在?!

        但是,具体执行的时候,不可能那么死板,肯定要灵活对待不同情况。

        就比如今天的面试,只要汪言不太过分,龚组长必须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是必须,而不是应该。

        算是行业潜规则的一种,叫做金主特权。

        至于“不太过分”是什么程度,龚组长心里有个底线——5个。

        龚组长心想:熊孩子色归色,眼光却是很高的,挑食得厉害,5个应该能够满足了。

        结果汪大少一个就满足了。

        又坐了没两分钟,汪言就起身撤退。

        带着那张纸。

        “那什么,你们忙着吧,我出去看看车,在帝都都没一辆日常开的车,不方便。”

        龚组长、张经理与汪云喜相视一笑,心照不宣。

        看车?!

        开车去了吧?!

        哈哈!

        一群猥琐男人脑子里转着猥琐的想法,龚组长彻底安下心。

        大少你尽管玩,费用算我的!

        然而影帝汪一出会议室,马上就回到贵宾廊,继续做政委。

        那张纸?

        留着擦鼻涕吧。

        ……

        一直忙到晚上8点钟,漫长的面试才算告一段落。

        汪大少适时出现,又要拉着龚组长一行去喝酒。

        吓得大家面如土色。

        “汪少,咱们10点半的飞机,明天还有一大天呢!”

        “靠,真尼玛烦!”

        汪大少骂归骂,终于没硬犟着要去玩。

        然而龚组长等人高兴得太早了。

        到魔都嘉里,艾总设宴招待,汪大少硬生生拉着他们又喝到凌晨一点半!

        第二天早上起来时,龚组长尿尿都是一滴嗒一滴嗒的。

        汪言我草你大爷!

        又是一大天的忙碌,收工时,汪大少继续盛情款待诸位,结果龚组长撒丫子就撂了。

        “我得回去跟领导汇报,咱们比赛日再见!”

        目送着美ko一行人抱头鼠窜,汪言和喜子哥相视一笑。

        浑身的疲惫涌上来,混合着一股踌躇满志,让汪言感觉分外的亢奋。

        拍拍手,招呼大家上楼。

        “都回去好好休息,明天开始,正式发起冲刺!比赛日之后的一个星期,我要所有目标对象都与王庭完成签约,有没有信心做到?”

        “有!”

        大家轰然应诺。

        两天时间,在人家眼皮子底下暗度陈仓,完成如此艰巨的任务,所有人都兴奋至极,并且因为汪言而感到与有荣焉。

        有这样一个善于缔造奇迹的领导者,我们怕什么?

        干就得了!!

        士气高涨中,一种内生的凝聚力,开始在团队中滋生。

        王庭娱乐的路才开始,就因为汪言,而有了一点与众不同的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