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书库 - 都市小说 - 农门婆婆的诰命之路在线阅读 - 第二百四十四章 生存不易,全靠演技

第二百四十四章 生存不易,全靠演技

        竹兰看着姚哲余有些苍白的脸色,“公子病情还未好,还是再休息一晚,明日再走如何?”

        可别把病折腾重了,他们的恩情再没了,这是真实的世界,瞧男主惨兮兮的,男主也是有几率死亡的。

        姚哲余急着回京,他后悔没等爷爷接他的队伍来,心急爷爷的病情带着人往回赶,这才第一天就中了埋伏,明白有人故意说重了爷爷的情况,就是为了引他回去。

        现在他怕爷爷接他的队伍到了平州没接上他,返回去寻他,真要是错过了,他再想回京就更难了,爷爷虽然这些年给了他不少东西,可大头依旧在爷爷手里攥着,远的不说,爷爷手里的人脉和心腹名单,他是一定要拿到手的,绝对不能让爹拿到。

        京城,他是一定要回去的,必须回去。

        姚哲余道:“谢谢秀才娘子的好意,昨个养了一晚,身子已经好了不少,只要车子不漏风,病情不会加重的。”

        竹兰保持微笑,意思让他们把驴车弄好呗,杨家的驴车还真不大好,也就比牛车棚子强一些,漏风是一定的。

        周书仁道:“公子先回去休息,等车子来了,我会通知公子。”

        姚哲余感谢道,“麻烦周秀才了。”

        周老大去的孙家村,等回来的时候中午了,周老大不仅带回来了车和驴子,还带回来了牛肉,而且是很多一块的牛肉,差不多有十斤大小。

        竹兰看着牛肉,“你外公从哪里弄来的牛肉?”

        周老大道:“孙家村,孙三旺家的牛棚塌了砸死了牛,正好是大舅接外公外婆回去当天,外公等县衙的人走了,一口气买了三十斤,这十斤是给娘的,今天我不去外公家,明天大舅也会送的。”

        竹兰见周老大没拿出银子,知道爹娘收了买车和驴子的银子,东北的驴子不多,脚程又比牛快,虽然比不上马,价格也不便宜的。

        周书仁和竹兰商量后,拿了二十两买驴子和车,他们倒是想多给,怕爹娘不要,最后拿了市场价。

        周书仁让老大去把车帘子换成棉被,草帘子太漏风了,再把棚子内修补下,尽量别漏风。

        竹兰又让李氏顿了粥蒸了热包子,然后拿出旧棉被将车内铺平,将装粥的罐子和包子用棉衣捂着,等都准备妥当了,这才去通知姚哲余。

        最后周书仁一脸肉疼的拿出二十两银子出来给姚哲余,“公子别嫌弃,本该拿出更多,可家里新买了田地和宅子,刚又给了岳家驴车的银钱,实在拿不出太多。”

        姚哲余心情复杂了,他虽没逛宅子多大,也知道不便宜,一个秀才能有多少银子,再看周秀才真情实意的模样,心里最后的一点芥蒂没了,周秀才的确高风亮节,德行高尚,“今日之恩,姚某都记在心里,等姚某的事情尘埃落定,自会感谢。”

        当然顶天给些银钱了,周秀才心性是不错,可太容易信任人了,这可不好,本来还想日后用周秀才办事,现在看来还是算了,别到到时候连累他。

        周书仁掩面,“公子这么说,周某惭愧,土地和宅子机会难得,公子送的金饰周某都换成了银钱,还望公子莫要怪罪。”

        姚哲余没放在心上,心里算了下,难怪周秀才能有买土地和宅子的银钱。

        竹兰低头看着脚边的雪,人生不易全靠演技,周书仁的演技连男主都骗过了,说来,他们也不容易,心机男主就是不好,他们要把控度,既让男主感恩,又不能让男主惦记,真是考验人。

        周老二脸上面无表情,内心却不平静,爹真是太厉害了,骗侯府公子都面不改色的!

        周老大内心更活跃了,后背都出了汗,心里想着,还有啥是爹不敢的?

        周书仁和竹兰送走了姚哲余,驴车出了村子,送走了大麻烦,竹兰觉得应该庆祝,好久没吃馄饨了,今晚吃馄饨。

        姚哲余出现的突然,走的也快,没给周家带来什么困扰,姚哲余走了十天后,大年三十到了。

        这是周书仁和竹兰在古代过的第二个新年,吃的如第一年一样,中午依旧是火锅,只是比去年更精细了,肉的种类也多了。

        大年初一拜新年,有了去年的经验,都各自准备了不少吉利话,没出现去年的情况,都学精了,少了不少乐趣。

        今年的红包比去年翻了一倍,每个红包二十文钱。

        搬到了李家村,一点也不比在周家村送的红包少,李家村孩子比周家村多,竹兰家是大户,又是第一年搬过来,早饭过后,孩子们就上门了,幸好竹兰早有准备,否则真不够分的。

        李家村的孩子们高兴了,李家村孩子多,可也是附近几个村子最穷的村子了,孩子们很少吃到糖,更不用说见到一文钱了,一文钱能卖两块麦芽糖呢!

        周家村的孩子们就不高兴了,少了一文钱的机会。

        大年初二,雪梅两口子带着孩子来,竹兰给了红包。

        竹兰等姜升和周书仁出去,才道:“你们来的够早的,不是从姜家过来的?”

        雪梅,“大年三十就回了,只是闹的有些不愉快,婆婆嫌弃我们送的年礼少,刺了我几句让相公听到了,昨个中午我们就回来了,对了娘,相公说要把分的房子卖了,卖给大哥家,大哥家的大儿子要娶亲了,现在正愁房子呢。”

        “姜升是不打算日后回去了?”

        雪梅高兴,“恩,相公说日后有银钱了在周家村买房子,正好卖了房子,也能让公婆消停一些。”

        她是真没想到,娘家过的红火了,婆家会受这么大的刺激,公婆变的有些认不出了,可能公婆本性就是如此,如果不薄凉当初又怎会磋磨他们。

        雪梅两口子来拜年,买的肉,给竹兰和周书仁做的衣服,两口子回周家村,竹兰给拿了二斤羊肉带骨头的,五斤猪肉,一只兔子,够给一家子做一身衣服的布料,最后给雪梅一支带宝石的银簪子,给姜缪一对银耳环,小丫头冬日里扎了耳洞,等她知道的时候,小丫头都扎完了。

        在现代她就害怕扎耳洞,所以现代她是没有耳朵眼的。

        雪梅没接篮子,“娘,你和爹一冬天没少贴补我们,这些太多了。”

        竹兰塞给了雪梅,“不多,跟接的年礼比不算什么,我留着也用不了多少,你嫁人了也是娘的闺女,你兄妹几个有的也不会少了你的,快拿着吧!”

        雪梅现在特别理解娘以前去外婆家回来后的心情,愧疚,感动,还有些无力,她帮不上娘家什么忙,唯一能做的就是不给爹娘添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