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书库 - 都市小说 - 大国风华在线阅读 - 第三十一章 他都不急

第三十一章 他都不急

        话音没落郑富贵人已经跑远了,郑建国才想继续洗就见旁边的厨房门打开,郑夏花揉着眼端着夜壶出来,瞅了他一眼转到旁边茅厕里面去了:“蝈蝈你在洗什么?”

        “裤衩脏了。”

        郑建国飞快的打着肥皂,很快用水连着摆了三遍,杜小妹也穿着衣服走了出来,看他光着脊梁在院子里洗,飞快开口道:“也没穿个背心,快去穿,我来帮你洗。”

        “不用,这就洗完了。”

        重点的肥皂已经打完,郑建国在水盆里刷刷刷的摆了摆,再次提起后看看松了口气,折在一起拧干挂在了晾衣绳上,盆里的水直接泼到水沟里面,二姐郑夏花这会儿好似明白了什么,满脸怪异的瞅了他一眼,郑建国也知道这个事儿没办法多说,放好脸盆便跑回了床上,趁着天亮的空隙好好补下觉。

        眼睛一闭再次睁开的时候,郑富贵已经坐在桌子旁准备吃饭,郑建国穿着个打了补丁的两道筋背心和大裤衩坐到了桌子旁,开口道:“人找到没?”

        “找到了,二队一组的何金枝,和她弟弟大拿吵了几句被她娘一打,想不开就跳了井。”

        郑富贵眉头微皱的说着,郑夏花和杜小妹一人两碗的端着面条到了桌子边,郑建国连忙起身接过,忍着指尖传来的烫放在面前,开口道:“我记得何大拿比我大吧?人救回来没?”

        “是比你大,但不是个玩意。”

        郑富贵摇了摇头没有多说,郑建国也就知道人没救回来,这年代人们有时候钻了牛角尖,一时想不开就会上吊喝药和跳井,要说哪个村里没有上过吊喝过药跳过井的人,那是堪比三条腿的蛤蟆一般难找,而且还是不分男女。

        没出嫁成家的男女是不用办白事的,谁家都不用通知的在地里挖个坑一埋,这人和没来过一样,当然该伤心的人会伤心,旁观的有那有良心的会惋惜下,没有的则干脆是过耳云烟,该吃的吃该喝的喝。

        郑建国倒是没事儿人一般,记忆中别说见过死人了,亲自上手的也已经记不清有多少,杜小妹看着他老神在在的,不禁一双眼睛狠狠的给了郑富贵个白眼飞刀,后者连忙拿起筷子低头吃饭,这显然是在怪他给蝈蝈说这些死人的事儿了。

        郑富贵飞快吃过饭走了,郑建国则跟着三个姐姐和杜小妹收拾过到了队上集合,大队部的后面一块田已经平完,郭炳河正背着手冲着老少爷们说话:“从今天起,咱们三里堡大队也算是有主营产业的了,这个楼板厂还是知青同志们用他们的水泥钢筋和安置费进行支援才建成的,现在我决定给他们放一个星期的假,好好回家休息一下,柴干部也同意过了,所以未来一个星期的知青点里面,大家要注意看着点,不要让别有用心的坏分子钻了空子——”

        知青们的队伍在最前面,郑建国跟着姐姐和老妈缩在人群里听着,倒是没想到郭炳河能做通柴志刚的工作,接着想起这位带队干部是真正干事儿的那种,倒是庆幸自己这只蝴蝶带来的效应终于减小,三里堡大队的楼板厂在晚了几个月后终于奠基了,虽说没什么人物前来到场剪彩。

        知青队伍里面,又黑了一层的罗兰探出手指戳了戳寇阳,后者转头狐疑的看了看,便见罗兰下巴微抬,一双仿佛多了些沉淀的眸子顺着她的方向望去,隐约见到人群里的光脑门晃了晃,也就明白她是在指郑建国那货,就在这时听罗兰压低了嗓门道:“供销公司和棉纺厂还有车队都在招工,你不给他说说?”

        “他都不急,你急什么?”

        脑海中转悠着某个淡淡的怨念,寇阳是在过去的这一个多月里没和郑建国绕过几面,可不知是女性特有的第六感还是她能从对方眼神里看出些东西,便感觉这货好像在躲着自己,想想两人之前并未产生什么矛盾,相反自己还好心帮他去求姨夫买了套书,于是对于自己被人这样对待也就有了股逆反情绪:“要说你去说。”

        “???”

        罗兰不大的眼睛眨啊眨的,便感觉这个姐姐今天的状态有点不对,只是就在她这个念头还没消失的时候,寇阳又开了口道:“他都不去关注,能遇上就说下,遇不上就算了。”

        寇阳声音未落,郭炳河的话已经讲完,周围响起阵参差不齐的掌声大家也就各奔各地,望着远去的三队人群,罗兰和寇阳两人对视一眼,脑海里也就冒出了个念头:“他好像对招工不上心。”

        “这就是身在福中不知福——”

        寇阳摇着头满脸的无语,对于郑建国这种不善利用自己条件的做法感到惋惜,脑海中闪过先前说的气话,便转头看了看旁边的罗兰,没想到她正瞪着双眼看自己,摇了摇头道:“怎么了?”

        “我在看你会不会改变主意再给他去说这个消息。”

        罗兰说着小脸露出了个讳莫如深的笑,寇阳没想到这个妹子在观察她,摇了摇头道:“你想多了,今天干完就可以回去休息,哎呀妈呀,我感觉有半辈子没睡懒觉了。”

        嘴上否认着,可这几个月枯燥的时间里,寇阳还是偶尔会想起某个人的脸,确切的说是他曾经做过的那首诗,每当挥舞着锄头或是铁锨在疲惫中坚持着的时候,她的脑海里便不由自主的浮现出那首好像是描述了知青命运的诗,离开课堂怀揣梦想,切莫忘记当初模样——上学时的周末能睡懒觉是她这会儿最念念不忘的。

        收拾完晚上要带回去的东西,寇阳便拿起早已堆成盆的衣服,为了公平起见,知青们的工作并不是一成不变的,上工下地勤务做饭这些都是做了排班表,属于十几年前最早来到三里堡大队时的知青们留下的印记,当然那批知青当中唯一还留在公社里面的,此时已经成了公社广播站的副站长,已经步入了国家干部序列。

        和罗兰一前一后的出了仓库,远处一辆绿色的自行车边冲面前径直驶过,寇阳端着盆衣服望了望停在不远处大队部前的邮递员,迟疑了下就见人已经挎着包进了屋,很快里面传出了个嚷嚷声:“郑大夫郑大夫,有你家小子的信——”

        寇阳下意识的迈脚两步,便好似惊醒般回过头,罗兰已经嘴角划出了个弧线出来,声音清脆:“我感觉你可以趁着这个时候给蝈蝈他爹说声,也算是看在同学一场的情谊上,至于他去不去就和咱们没关系了,也省的你这左右为难的。”

        “谁左右为难了,你才左右为难了。”

        寇阳盯着罗兰默默的念叨过,想了想这个妹子说的也是这个理儿,便趁着郑富贵从大队部里拿着信出来时开了口道:“郑大夫,我听说城里有单位在招工了,要不你让郑建国去试试,兴许能考上呢。”

        “啊呀是寇阳啊,谢谢,谢谢你。”

        郑富贵没想到能有知青会通过自己给儿子带口信,他也知道这个知青在下来前是郑建国在城关高中的同学,当即手中捏着信脸上露出了个笑:“蝈蝈说他现在还不到十六岁,说是国家有什么要求,招工要十六岁以上才行,低于这个年龄的考上也不要,他年底才十六呢,你说说这个事儿吧,嘿。”

        “噢——”

        寇阳的嘴巴微张,也就想起现在国家招工是有这么个要求,就在她走神的时候,旁边的罗兰开了口道:“郑大夫,你可以让他四姐去试试啊,兴许就考上了呢。”

        “好,好,谢谢你们俩。”

        郑富贵神情一愣连忙开口道谢,自打两个多月前郑冬花被郑建国拽着一起看书,他也是听过这么个说法,当即转头冲着卫生室喊了起来:“广兰,你看下,我去给家里把信送过去,马上就来。”

        “好的,郑大哥你别急,有我在这里呢,你路上慢点。”

        王广兰的嗓门又高又亮的,郑富贵应了声捏着信转过身,没想寇阳还站在旁边,接着一扬手中的信,开口道:“郝运和赵楠给蝈蝈的信,哦,就是郑建国的,我这就给他送过去。”

        “哦,好!”

        寇阳目送郑富贵的身影走远,抱着脸盆到了水井边上,罗兰已经开口道:“没想到给他写信的人还挺多,这也是你们同学?”

        “嗯,赵楠,就是那个发起人,郝运,是郑建国的同桌。”

        寇阳熟练的将桶挂在绳子上放到井里面,她来这里也没想着给谁写过信,所以知道她地址的也就没个,倒是郑建国当时在把诗写完后,又把自己的地址写在黑板上,记住的人也就不少:“有机会我问问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