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书库 - 都市小说 - 小娘子不凡在线阅读 - 第一八五章 教主到越州

第一八五章 教主到越州

        莫小优她们进入越州国,天色昏昏沉沉,寒风潇潇,天空中纷纷扬扬地飘着雪花,即使是三套马车在雪地里也是艰难地行走,紫衣将白色貂绒袍子拿出来,为小优披上。

        一直走到天黑才来到越州国都的有缘客栈,冷飕飕的,街上无一人行走,黄衣跳下马车,几步跑到客栈门口,“咚、咚、咚”地叩门。

        粉衣小娘子开门一瞧,温声细语,“黄衣仙子”。

        “嗯,进去再说”,黄衣冷得把斗篷往胸口拉得紧紧地。

        紫衣搀扶着莫小优下了马车,她们一起一进入客栈就一股暖流袭来,紫衣为她脱下貂皮大衣,粉衣小娘子前来行礼道,轻声道,“紫衣仙子、青衣仙子”。

        “这是教主,人多,就不必行礼,我们去花神屋,备些酒菜送到房间里来”,紫衣细声细语交待道。

        粉衣小娘子盯着莫小优瞧了瞧,这就是我们的新教主,跟仙子一般,真是清新脱俗。

        莫小优给了一个微微笑颜,随仙子们去房间歇息。

        黄衣走在前面带路,将莫小优带去花神屋,紫衣与青衣跟在她身后。

        客栈内甚是热闹,客官们有的吃,有的喝,有的唠嗑,有的听小曲儿,悠闲自得,在二楼有一桌坐着一袭瓦蓝长袍公子与一袭玄色长袍公子,两人貌似吃喝着,实则暗中监视着楼中的一切。

        瓦蓝公子盯着三位仙子对身旁玄色轻声细语道,“你看那三位是仙子”。

        “哪一位白衣莫非就是飞花教主,可飞花教主不是被我们杀死了吗?”玄色公子轻皱眉。

        “难道没成功?”瓦蓝公子皱了皱眉。

        “走回去禀报国师”,玄色公子起身。

        瓦蓝公子跟着起身,来到柜台结了账,二人匆匆离去。

        另外还有一袭月白长袍之人,独自坐在二楼喝小酒,静静地瞧着他们的一举一动。

        瓦蓝公子与玄色公子匆匆赶到国师府求见国师。

        “何事?”国师皱了皱眉,这么晚了定是有重要之事。

        “禀告国师,飞花教主居然没死,”玄色公子拱手低头禀告道。

        “当真?”国师眼珠瞪得如核桃。

        “回国师,千真万确,我俩在有缘客栈亲眼所见三位仙子拥着飞花教主上楼,”瓦蓝公子拱手道。

        国师双目冒寒光,咬牙切齿道,“那妖女命还挺硬的,今夜无论如何也要取了她的性命。”

        莫小优到了花神屋,闻着那浓郁花香味,心里甚是难受,便对紫衣道,“姐姐,给我换见没什么味道的房间吧,不知为何,我闻着这花香味,心中甚是烦闷难受。”

        于是,黄衣又将莫小优领到了长青藤,“教主,你觉得这间可否?”

        莫小优点点头,“嗯,就这间吧,还不错”,整个房间布置简简单单,但看上去清清爽爽,走进让人觉得神清气爽。

        进入房间片刻之后,粉衣们就将香喷喷地饭菜送入房间,摆满了一桌,让人馋得流口水。

        可莫小优坐到桌前,没吃两口,就没胃口了,淡淡道,“撤了吧”。

        “教主,你这是为啥呢?可别饿坏了自己的身子,便宜了那些个歹人”,紫衣担心她受刺激过度,那自己身体开玩笑,作践自己。

        莫小优想也是,七王爷出轨,我何苦作践自己的身子呢?我要吃,吃得饱饱的才行,她强迫自己再吃了几口,还没咽下,“呕、呕、呕”吐了出来。

        “教主,你这莫不是病了?”紫衣瞧这莫小优没对劲。

        “没事,兴许是这几日舟车劳顿,休息一下就没事了”,莫小优挤出丝丝笑,让紫衣别为自己担心。

        “教主要不还是请个大夫过来瞧瞧”,黄衣皱了皱眉,这吃不了东西,还呕吐,看来还是有些严重建议道。

        “不用麻烦,你们先退下,我休息,休息便好了,”莫小优微微一笑淡淡道。

        “是的,教主”,紫、黄、青只好遵命,命粉衣把桌上饭菜都撤走,一起退出常青藤。

        紫衣她们退了出来,确实太累,几位仙子也速速回房间歇下了。

        夜深人静,楼里的人都歇息了,却来了几位黑衣刺客,直接潜入花神屋,却见屋内空无一人,不好闹太大动静,便又悄悄地回去复命了。

        “禀,国师,我等潜入有缘客栈,花神屋却没瞧见有人,属下怕打草惊蛇,便只好先回来”,黑衣刺客双手抱拳低头道。

        “没人,罢了,今日太仓促了,待查探清楚再行动,退下吧”国师长袖一挥,转身离开了。

        黑衣刺客速速退下。

        ------***------

        月白长衫连夜入皇宫,双手抱拳低头,“禀,君主,飞花教主到了国都”。

        百里宏轻皱眉头,“可是杀了国师之子的那小娘子?”

        “正是,国师一直派人监视着飞花教,怕是会有动作,”月白长衫低头道。

        “嗯,你先退下吧,盯紧了国师府的行动”,百里宏淡淡道,这传说这飞花教主不仅仅是个冷艳美人,还是女中豪杰。

        “遵命”,月白长衫速速退下。

        百里宏明白国师为何要派人监视飞花教,在越州众所周知,国师之子风流成性,残害了无数少女,被飞花教主结果了,失子之痛,杀子之仇,国师岂能轻易放过她。

        他两不是一类的吗?百里宏认为那卑鄙之徒怎能与自己相比,我虽爱慕美色,但我待她们也极好,凡是与我有染之人,哪怕就是牵了牵小手,只要她愿意,也都收入宫中做夫人。

        那破君主之位,本君主是不稀罕的,若不是为满足母亲大人的心愿,我宁可做一个悠闲自在的公子,逍遥快活。

        如今虽当了这君主,军权却被国师牢牢掌控,朝中大小官员为国师马首是瞻,我这君主也着实当得憋屈。

        这老狐狸还急匆匆地把他女儿嫁给本君做君后,那达奚茜茜嫁都嫁了本君,整日还板着张脸,看着她让本君都心烦,但是本君还不得不时常去看看她,做样子也得做给国师那老狐狸瞧,憋屈,憋屈,憋屈得很。

        这样下去,不久,怕是我越州江山要改姓达奚了。

        为今之计,只有跟飞花教主联合,借她之手除掉国师,祖辈们用命拼出来的江山可不能在我手上丢了。

        嗯,明日微服去会会那飞花教主,脸上露出放荡不羁的笑,可否有机会将她一起收了。

        百里宏你这是到底要除掉国师,还是要泡妞呢?

        要杀国师?他们能行吗?国师岂是你说杀就杀的呢?困难重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