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书库 - 都市小说 - 都市之崛起从零开始在线阅读 - 第三十九章 一世人三兄弟

第三十九章 一世人三兄弟

        赵三其实不叫赵三。在家里排行第三。

        大家都赵三赵三的叫,叫习惯了,就叫开了。

        被赵三喊黄哥的醉汉,叫黄亚军。是阳沐县一霸,绝对的地头蛇。

        整天带领几个小弟,四处溜达,坑蒙拐骗,偷鸡摸狗,欺男戏女。

        后来居然摇身一变,成了阳沐县城管一员。整天更加吆五喝六,耀武扬威,不可一世。

        在阳沐县似乎没人敢惹,即使犯了一些事儿,也能很快从局子里出来。

        因为他的另一个身份是县公安局副局长万玮的妻弟。

        万玮是个狠人,一脸狠相,根本就不像个好人,居然能当上公安局副局长。

        大家都在背后议论说他们俩是狼狈为奸,沆瀣一气。

        万玮有很多不方便出面做或者见不得光的事情,都会交给黄亚军做。万玮能坐到今天的位置,黄亚军功不可没。所以万玮处处维护包庇黄亚军。所以黄亚军在阳沐县很吃得开。

        赵三经常和他在一起厮混。算是一丘之貉,自己是靠着他的关系才有了今天的工作。所以对黄亚军从来都是言听计从。

        今晚黄亚军哥几个的头,竟然被人开了瓢。这可真实太岁头上动土,活得不耐烦了。所以赵三不问青红皂白,直接就要把孙峰他们抓走。理由是:故意伤害罪,人证物证俱全。

        孙峰真觉得丢脸,尤其是在张雅睿他们三个人面前。

        这是自己的家乡啊。治安管理竟然如此混乱不堪。执法者居然和施暴者沆瀣一气,狼狈为奸。更让人觉得可笑的是,施暴者居然还是城管。丢人丢到姥姥家了。

        王良天也目瞪口呆。

        这些只有在电视上或者报纸上看到的情景,居然真的活生生出现在身边。绝对是现场直播,绝对是耳闻目睹,根本没有任何剧本彩排。空口白牙,乾坤倒转;指鹿为马,颠倒黑白。人性丑恶的一面,就这样一丝不挂的暴露在大家的面前。

        王良天想上前理论,因为他手机里有视频证据。但刘穆恩和上官腾飞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主儿。他们从来没有遇到过这么好玩的事情。怎么可能就随随便便翻篇。

        再说了他们也咽不下这口气。被人如此理直气壮的冤枉,生平第一次。就连他们都没有这么理直气壮的冤枉过别人。既然玩,那么咱们就玩把大的。看谁玩过谁,现在谁不玩谁是孬种!

        俩货干脆直接承认:“来抓我吧,他的头是我用啤酒瓶子砸的。真他么爽,用瓶子砸人玩,还真好玩,真想再砸几下。”

        张雅睿很干脆的承认:“我也用酒瓶子砸了他们的头,而且我一下子砸了两个人的头。用瓶子砸人玩,好玩。就是没过瘾,不介意的话,我砸你的头玩玩吧。”

        讽刺,绝对是呱呱打脸般的讽刺。

        孙峰直接用手捂着脸,不敢直视这仨憨货。你们这是想干啥。这里是阳沐县,不是魔都市。强龙难压地头蛇,你们懂不?这帮无法无天的人,整人的手段花样,只有你们想不到的,没有他们做不到的。你们一个个都是娇贵的主,在这里出事的话,我可承担不起啊。不仅我承担不起,估计连县里一二把手都要掉层皮。

        孙峰一时间也麻爪,找不到好的解决方法。人家不给你讲理,而且人家是执法者。

        任你理再多,人家一句话把你怼死:我说的就是理。

        手铐带的还真不少。孙峰他们一行人都被拷上后,居然还有剩余。看来平日里没少干这事儿,经验丰富,准备充足。

        王良天没动手,居然也被拷上了。因为那几个醉汉一口咬死,他也动手了。

        黄亚军神气十足,趾高气扬的来回踱步。看着眼前被牢牢铐住的人。露出灿烂的笑容,因为脸上有个狰狞的刀疤。

        所以一笑起来,更像凶神恶煞。然后阴狠狠说:“哥几个,报仇的时候到了,操家伙干起来!”

        赵三见状,直接从车里后备箱拿出几个警棍。很自觉的给醉汉们一人分发一个。嘴里不停的讨好的说:“黄哥,注意点分寸,别搞残了就行。”

        黄亚军哈哈大笑,说:“我办事你放心,每次火候掌握的不是都很好么。哈哈,你边上歇着去。”

        这一幕深深的刺痛了孙峰的感官神经。这一幕严重的挑战了孙峰的底线。这一幕彻底燃爆孙峰心中的怒火。这一幕彻底燃爆腾飞穆恩他们心中的怒火。怒火攻心犹如火山爆发,一旦爆发将会是山崩地裂,惊天动地!

        这是犯罪啊!这是明目张胆的犯罪!

        执法者竟能如此知法犯法,助纣为虐为虎作伥!胆大包天践踏法度,伤心病狂,令人发指!

        黄亚军他们手持警棍,得意洋洋的走到孙峰他们面前,阴阳怪气的说:“接下来让你们好好领教一下老子的手段。男的腿打残;女的衣服扒光,随你们玩乐。”

        你说干,那就开干吧。就算双手被铐住,爷们依然是带巴的,有种的真男人!

        一群乌合之众,哪里是正规军的对手,哪怕正规军双手被铐。三下五除二,醉汉们又华丽丽的倒地不起。

        “咱们再玩一次酒瓶子砸头的游戏吧。”望着再次被打倒在地的醉汉们,张雅睿恶趣味的说。刚才那句‘女的衣服扒光’,让她动了真火!

        姑奶奶的衣服,是你想把光就扒光的么?姑奶奶的衣服,只有姑奶奶看得上的男人才能扒光,而且他愿意,想怎么扒就怎么扒,姑奶奶乐意,还会温柔的配合。姑奶奶喜欢的男人,不仅可以把姑奶奶的衣服,只要他愿意,想怎么玩,姑奶奶都会十分的乐意,还要奉陪到到底,直到他满意为止。

        可惜你们不配,连给姑奶奶舔鞋的资格都没有!一群卑鄙无耻下流的玩意儿,看一眼就让人恶心的东西!居然想扒光姑奶奶的衣服,真是活得不耐烦了。

        “正有此意,我们排好队,挨着砸吧,一人两个酒瓶子。看谁砸的响,看谁砸的棒,看谁砸的动作优雅绅士!”刘穆恩附和道,一脸坏坏的笑着,看着倒地的醉汉们。

        原本铐在背后的双手,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转移到胸前,但双手依然铐着。

        我去,俺们都已经被打得生活不能自理了马上,你们还要拿酒瓶子砸俺们的头玩?还有没有人性,还有没有王法?他们似乎忘了他们自己就是没有人性,藐视王法的人。

        “是空酒瓶子砸的响,还是装满酒的瓶子砸的响啊?”腾飞也随声附和。

        “这个还真不知道啊。要不咱们砸两轮吧。第一轮用空酒瓶子砸,第二轮用装满酒的瓶子砸,对比一下,就知道啦。经验都是在实践中总结积累的。”孙峰乐了,知道这哥俩是故意恶搞,也能跟着附和。声音故意说的很大,一字一句都被醉汉们听到。

        他们虽然倒地不起,但都是清醒的。可是听完这哥仨的对话后,直接翻白眼晕过去了,心里想让我死了算了?

        “一群没种的东西,被几句话吓晕。”腾飞嘎嘎大笑。

        赵三他们几个警擦,其实没走远,就躲在不远处的隐蔽处悠闲的抽烟,完全没有注意到战况。

        等他们反应过来后,战斗结束。

        赵三冲上去,想仗着自己的一身警服,威慑一下孙峰他们。这身警服以前绝对是无往不利的神器啊。

        屡试不爽。

        但赵三浑然没有发现他的同事们,并没有和他一起冲。今晚的事情,处处透露出古怪,但凡有心人,都会悠着点的。

        但赵三不能,他得保黄亚军,否则自己前途暗淡。

        腾飞看见赵三正在往这边冲,故意不经意的把身体往前挪两步,挡住了赵三的必经之路。很自然的装着和穆恩说话。

        赵三冲的太快,根本收不住脚,直接撞到腾飞身上。

        只见腾飞一下子凌空飞了,一个优美的抛物线划破夜空,啪的一声,落在地上。

        “快来人啊,警察打人啦;快来人啊,警察打人啦!”张雅睿和郑华华两个女的,见状使劲呼喊。

        赵三愣住了,看看被自己撞飞的腾飞,很诧异,乖乖,我啥时候变这么厉害了。

        随后听到有人喊警察打人了,就知道被人坑了。想辩解,可有人根本不给他辩解的机会。人家要的就是这个结果,一个合适的出手的理由。

        穆恩和孙峰直接开干,不能用手,用脚也是不错的选择。三下五除二,赵三跪躺在地。

        不远处的几个警察看到这一幕,不干了。

        但似乎有些忌惮,敢打警察的人,能是一般人么?

        “你们谁管事儿,出来一下,我们要报警!”张雅睿还是比较冷静的,玩也玩嗨了,闹也闹够了,得收场了。

        反正视频证据啥的,都在自己手里。

        “领导马上就来。哼哼,有种别走!”赵三躺在地上,一脸委屈和郁闷。

        娘的,以前都是我整别人,今天竟然让人家整了。丢人!他刚才已经给万玮打电话了。

        黄亚军什么脾性,他太了解了,尤其对面还有两个大美女。他担心控住不住黄亚军,收不了场。就悄悄打电话,让万玮派人来救场。

        说来也巧,万玮今晚就在附近给几个狐朋狗友喝酒。一听自家小舅子被人打的头破血流,顿时火冒三丈,招呼大家一起去找回场子。

        当万玮赶过来时,看到黄亚军他们正在被人拳打脚踢,大声哀嚎,痛苦倒地。然后看到赵三冲上去,也被人打倒在地。他觉得自己的权威被严重挑衅,在老子的一亩三分地,居然敢如此明目张胆打我的人。

        还有没有王法,还有没有天理。所以醉醺醺的万玮不管不顾,直接一马当先,冲过去。

        因为晚上喝酒,万玮穿的是便装,加上长得凶神恶煞,一看就不是好人。

        腾飞和穆恩一看又有人冲上来,而且还是个满脸横肉的玩意儿。以为是醉汉们的帮手。

        那就开干吧,来一个小爷我打一个,来两个打一双。但这次撞到铁板上了。

        人家不是来打架的,人家是来直接打人的,人家会功夫,而且功夫很好,而且人家手里有家伙,一根近一米长的钢棒。

        腾飞和穆恩的双手仍然被手铐卡着,对付一般的人,还可以凭借自己的伸手,应付。

        面对暴怒中的万玮,二人尽管浑然不惧,但一开打,就发现完全不是对手,处处被动,处处挨打,也得亏万玮喝醉酒了,下手力道明显弱了几分。

        二打一,结果二人被一人虐惨……

        张雅睿想冲上去,加入战团,但万玮直接把穆恩踹飞,把倒地的腾飞踩在脚下,铁棒对着腾飞的裆部,一切尽在不言中,看谁敢动,谁敢动,就先废了腾飞!

        万玮就那样醉醺醺的持棍棒,站着,脚下的腾飞一动不敢动,开玩笑,那可是传统接代的家伙,很脆弱,禁不起蹂躏的。

        “你们连我们县万局长都想打,是不是活得不耐烦了!”和万玮一起喝酒的人终于赶到,趾高气扬的说。

        这时候那几个醉汉一下子从地上爬起来,居然开始神气活现的叫嚣!

        “你是万玮?”张雅睿平静的问,毫无畏惧。

        “就是个副的。正的叫陈鑫!”孙峰纠正,这会儿心里压了一肚子火。

        “我是万玮,就算是个副的,也能让你们吃不了兜着走!”万玮看着狼狈不堪的黄亚军,咬牙切齿的说,因为喝的醉醺醺的,说话有些含糊不清。

        孙峰一直在注意着万玮的举动,趁万玮没有注意到自己,借着夜色的遮掩,全力运转天地造化功,使劲的朝着万玮扔了一个啤酒瓶子。

        然后听到啪的一声,啤酒瓶子破碎的声音响起。

        整个过程瞬间发生,瞬间结束。

        这一突发事件,众人都没有反应过来,听到啤酒瓶子破碎的声音后,大家都在四处寻找,谁扔的酒瓶子,谁被酒瓶子砸中了。

        只有孙峰知道是自己干的,砸中的是万玮的头,但万玮毕竟练过功夫,区区一个酒瓶子是砸不晕的,但万玮被砸懵逼了,大声叫喊:“他么的,谁如此大胆,敢砸老子?”

        趁其病要其命,孙峰在万玮懵逼的空挡,以百米冲刺的速度,朝着万玮站立的方向猛冲过去。

        万玮话音刚落,孙峰就赶到其身边,直接飞起一脚,揣在万玮的肚子上,万玮的肚子被结结实实的踹了一脚,整个人都被踹飞倒地,手中的铁棒也丢落在地上。

        腾飞趁机一骨碌从地上爬起来,毫不犹豫的朝着倒在地上的万玮扑去,娘的,差点废了哥哥我的小鸟,这口气叫我怎么咽下去。

        万玮哪里受过这样的窝囊气,一个鲤鱼打挺,站起身,饶是醉醺醺的,但依然灵活。

        孙峰担心腾飞再次被擒,也紧跟在腾飞的身后,二打一,但因为腾飞和穆恩的双手,都被手铐铐着,多有不便,但也能势均力敌,孙峰的天地造化功,优势尽显。

        穆恩也加入了战团,一世人,三兄弟,哥哥们,打架怎么能少得了我。

        三打一,局势立刻急转直下,酩酊大醉的万玮,无论如何都打不过三人六腿的猛烈攻势。

        让人没想到的是,和万玮一起喝酒的兄弟,还有黄亚军他们,竟然只是一味的干瞪眼,看着,不知道是忘了上去帮忙,还是被打怕了,不敢上去帮忙,更或者是对万玮有足够的信心,相信他能扭转局面,以一克三。

        但万玮已经彻底倒地不起了,但穆恩和腾飞依然在疯狂踢打。

        万玮一边的人,这才发现事情不对,才想冲上去帮忙。

        孙峰根本不给他们这个机会,直接把地上的铁棍棒捡起来,抵在万玮的裆部,大声喊道:

        “我看谁敢上前,只要敢上前,我就先让他断子绝孙。”

        霸气的声音,在夜空中回荡,震慑住蠢蠢欲动的黄亚军他们。

        孙峰依然怒气冲天的大声说:“龙有逆鳞,触之必死。我孙峰也有逆鳞。我的亲人,我的爱人,我的兄弟,就是我的逆鳞。谁招惹他们,我就给谁拼命。就算明知是死,也要死拼!就算万劫不复,也要死拼到底!我的兄弟,我要拼死守护!”

        孙峰一字一句,掷地有声的说道。“欺负我,我可以不在乎;但欺负我在乎的人,门都没有!”

        第一次是周艺航被绑架。

        那几个参与绑架的人是郭大爷处理的,至于怎么处理的,孙峰没问,郭大爷没说。

        但幕后黑手是彦聪聪,孙峰一直牢记在心。

        以后有的是时间陪他玩,不玩得他生活不能自理,决不罢休!

        这一次,自己的结拜兄弟腾飞,胯下的小鸟居然在众目睽睽之下差点被人废了,这是天大的侮辱啊。而且就在自己眼皮子底下。

        兄弟被辱,叫孙峰如何能咽的下这口气。

        所以孙峰没客气,暗自运转天地造化功,扔出了一个愤怒无比的瓶子,让万玮头破血流。

        所以孙峰毫不客气的和腾飞穆恩一起,疯打狂揍万玮。

        但仅仅这些够么,还不够!

        他想废了我兄弟的命根子,我就要废了他的命根子!

        砸他一酒瓶子,流点血,打他几下,就算扯平?

        没有那么便宜的事情,扯不平,我也不允许就这样扯平!

        孙峰眼里充满了决绝。抡起铁棒对准万玮的裆部,就要用力的砸下去。没有一丝一毫的犹豫!没有一丝一毫的顾虑!

        孙峰现在心中只有一个念头:废了他的命根子!你想废了我兄弟的命根子,我就废了你的命根子!大不了我给你一命换一命!我的兄弟,谁都不能伤害!

        孙峰此刻身上散发出来的冷厉气势,惊吓了所有人。

        张雅睿被深深的震撼了,他没想到孙峰竟然如此在乎腾飞!他们是结拜了,但在一起的日子没几天啊!感情怎么会如此深厚?

        腾飞和穆恩被深深的震撼了,峰哥,这辈子认识你,和你结为兄弟,值了!

        他们心里在想:如果遇到这样的事情,我也会为了我的兄弟,拼命!我的兄弟我守护!

        冯锋和郑华华两夫妇被深深的震撼了,也被深深的征服了,跟着这样的人,准没错!

        王良天也被深深的震撼了,再一次为自己的选择骄傲。

        孙峰,这辈子,哥哥我跟你跟定了。重情重义的人,让人敬重!震撼归震撼,敬重归敬重!

        但此刻,大家绝对不能让孙峰砸下去,那样会惹出天打的麻烦!

        “小峰,快住手!千万别做傻事!”晴天一声响。一个充满激动,担心,关爱的声音,在寂静的夜空响起。是那么的响亮,是那么的急促,是那么的嘶声力竭!

        喊话的,是一个老人!这个老人叫周泰山!一句话,似乎用尽了自己全部的力量,竟然需要身边的人搀扶。

        孙峰言谈举动,他看的清清楚楚;这个一向处事不惊的老人,被深深的震撼了。所以他发声了。

        孙峰听到了,孙峰很听长辈的话,所以孙峰住手了;但孙峰忽然又动手了,手中的铁棒改变了方向,朝着万玮的右手打去,快,狠,准。

        砰,一声响;咔擦,一声响。

        两个不同的声音瞬间传到每一个人的耳朵。

        发出砰的声音,是枪,万玮的配枪,孙峰中枪倒在血泊中;

        发出卡擦的声音,是胳膊断裂,万玮的胳膊断裂。

        一时间,万籁俱寂,大家都鸦雀无声,面面相觑……

        “孙少,右大腿破了一个洞,没打到骨头。血已经被我用药止住了。但伤势依然比较严重。都怪我实力不济,无法灵气外放。只能把灵气集中在你右腿上,重点防御一下。”

        鼎鼎在孙峰脑海自责的说道。

        “没事儿。死不了就行。”孙峰安慰道。

        “小峰,你千万别有事哈,爷爷带你去医院。李力,剩下的事你去处理,务必联合相关部门,严肃处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