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书库 - 历史小说 - 汉末任逍遥在线阅读 - 第159章 皇帝的诘问

第159章 皇帝的诘问

        又是一个月风平浪静的日子。

        黄巾军和朝廷仍然处于对峙状态,没有新的爆炸性的新闻传来。

        任毅依旧过着每天练练兵,无所事事的悠闲日子。而并州名义上的主官丁原也不敢来招惹任毅。

        任毅刚刚晨练完,正准备拉着新娘子出去逛逛街,就有探马来报天使到了。

        任毅被这个通报一烦,知道多半没好事,刚准备随手打发了,吕灵雎道:“夫君还是见见吧,太不给朝廷面子也脸色不好看。”

        任毅点了点头,道,“那就让那个使者去花园偏厅等着本将!”

        --------------------------------------------------------

        朝廷的使者看起来是一个刚刚加冠的翩翩少年,看起来一副和善的表情下隐藏着锐利的精光。

        这是个温润如玉,但内藏胸机的人,小觑不得。

        果不其然,青年礼貌的作了一揖,道:“在下守宫令荀彧荀文若,见过将军。”

        荀彧礼节性的微微一笑,给人一股如沐春风的感觉。

        见荀彧十分知礼,任毅也和善的回了一礼,道:“听闻颍川荀门有君子之风,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子坚佩服。”

        “不知文若兄前来见某,所谓何事?”

        荀彧脸色一正,道,“今黄巾军肆虐,将军何故按兵不动,岂非不忠于君上乎?”

        任毅道:“文若兄可知丁建阳之关内侯的渊源邪?”

        荀彧道;“听将军言,此事难道另有隐情?”

        任毅道:“然。”

        “吾知文若兄乃谦谦君子,必会秉公直言。”

        “今岁之初,草原蛮夷起大军十万,犯我疆界。”

        “雁门关被酒囊饭袋之徒把守日久,疏于战阵训练。”

        “而吾以雁门关十四万军民的血肉之躯,除贼首三五人侥幸逃脱外,其余蛮夷悉数被全歼。”

        “而我雁门军民,幸存者仅数百人。”

        “战况惨烈之至,抵御蛮夷之心,前所未有。”

        “此战,丁原身为并州刺史,未出一兵一卒。”

        “文若兄,你说,守卫雁门关之事,他丁建阳是不是责无旁贷!”

        “现在,本将本部人马已消耗殆尽,而丁建阳自己不出一兵一卒,让本将去勤王,他丁建阳,不是借刀杀人,又是什么?”

        看着情绪激动的任毅,荀彧道:“将军且消消气,听我一言。”

        看着任毅护持呼哧的喘着粗气,没有反驳自己,荀彧接着道:“现在,丁建阳已经不是并州刺史,而是并州牧了。”

        “自从黄巾之乱爆发后,陛下就准许了各方刺史督管地方军事,同意了各位州刺史以州牧的身份牧守一州。”

        “丁州牧这个人彧有过数面之缘。”

        “此人是出身泰郡,出身也是微寒,凭借着勇武和忠臣一步一步走到了今天。”

        “丁州牧对于陛下的忠诚,是毋庸置疑的。”

        看着荀彧顾左右而言他的为丁原开脱,任毅有些不耐烦道:“丁原是不是忠于陛下,这点子坚并不知情。”

        “不过此人行借刀杀人的阴险计策,吾在他手下任职,到是多有领教。”

        荀彧道:“子坚将军,吾等深受皇恩,自当食君之禄,忠君之事。有道是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

        “子坚将军不过是受了些许委屈罢了。彧以为,以陛下的英明,必会还子坚将军一个清白的。”

        任毅道:“文若兄不远千里前来,就是和某说这些的吗?某现在士气低落,兵甲不足,文若兄也得设身处地的为我们这些边地的将士考虑才是。”

        “文若兄出身世家大族,虽才高八斗,翩翩如玉,但你无论如何也体会不到,边地将士的苦处啊。”

        荀彧道,“将军的难处,彧感同身受。”

        “只是将军,丁原再如何错,那也只是他个人的错,吾也会如实向陛下禀报。”

        “但是,这不是将军按兵不动,不出兵勤王的理由啊。”

        任毅道:“我敬重你们荀门,也敬重你君子如玉荀文若。”

        “我们谈到现在,不如就打开天窗说亮话。”

        “陛下找你来和我谈,除了敲打本将以外,还有没有其他的意思?”

        荀彧道:“陛下确实是派彧来和将军谈心的。”说完,荀彧不再说话。

        任毅道:“文若兄,我们相谈的时间也不短,想必对各自都有一些印象。”

        “不若我们互相评价一下对方,何如?”

        荀彧道:“善。子坚将军是主,就由子坚将军来评价下彧吧。彧也正好从子坚将军的口中,发现自己的缺点,并加以改正。”

        “好一个温润君子啊......”任毅感叹道,“如果这样的人,都不能称之为君子的话,这天下间,还有谁,配得上这君子二字呢?”

        “荀令留香。”任毅口中掷地有声的说出四个字。

        “子坚将军如此高看彧,彧实乃惭愧,”荀彧道,“彧观子坚将军,治世之隐者,乱世之潜龙。”

        “哈哈哈哈哈!”任毅放声大笑,道,“文若兄就这么看得起我?”

        荀彧道,“将军性格洒脱不羁,快意恩仇,又有一身侠肝义胆和强大的号召力。所以将军不是愿受世俗束缚的人,更不是池中之物。”

        任毅道,“既如此,那文若兄要不要考虑,把我这条潜龙给抓起来?”

        荀彧一怔,然后有些失魂落魄道,“不必了,大汉没有那个能力了。”

        “而且,大汉有将军守卫边疆,文若也放心。”

        任毅道:“文若兄也是太过迂腐了。大汉在内忧外患之下日落西上已成不可挽回之事。文若兄有何故固执的为之陪葬呢?”

        “君子有所为,有所不为,”荀彧斩钉截铁的回答道,“将军也评价了彧了,还以荀令留香这样高的评价来评价彧。”

        “不是每个人都贪生怕死。”

        “子孟子曰鱼,我所欲也;熊掌,亦我所欲也。二者不可得兼,舍鱼而取熊掌者也。生,亦我所欲也;义,亦我所欲也。二者不可得兼,舍生而取义者也。生亦我所欲,所欲有甚于生者,故不为苟得也;死亦我所恶,所恶有甚于死者,故患有所不辟也。如使人之所欲莫甚于生,则凡可以得生者何不用也?使人之所恶莫甚于死者,则凡可以辟患者何不为也?由是则生而有不用也,由是则可以辟患而有不为也。是故所欲有甚于生者,所恶有甚于死者。”

        “一箪食,一豆羹,得之则生,弗得则死。呼尔而与之,行道之人弗受;蹴尔而与之,乞人不屑也。万钟则不辩礼义而受之,万钟于我何加焉!”

        “文若世受皇恩,断不会背叛陛下!”

        荀彧的话掷地有声,令人肃然起敬。一时间,荀彧的背影,就好像光辉的圣塔。

        任毅道,“时至今日,毅方知颍川荀门的高洁。”

        “若天下世家皆效法荀氏一门,这天下,何愁不宁邪?”

        任毅道,“文若兄,陛下的意思,子坚明白了。”

        “今日一别,或许他日你我注定为敌,到时候,毅,可不会手下留情。”

        荀彧一拱手,道;“人各有志,强求不得。将军为了生存,而彧则是为了践行圣人之言。”

        “今日一别,他日后会有期。”

        “又会有期。”任毅也礼貌的回了一礼。

        荀彧为不可查的点了点头,翻身上马,轻轻拍了拍马屁股,和随从一溜烟似的消失在了众人的视线中。

        “喂,夫君,你还在想什么?”吕灵雎在任毅眼前摇了摇手,道,“那个使者已经走了。你该不会是被他灌了迷魂汤了吧,看起来失魂落魄的。”

        “走,跟着我上街去!”

        吕灵雎拉起任毅的手,就来到了梳妆台。

        任毅也不知道,自己是如何完成乔庄的,只知道,自己有点心不在焉的拉出了府邸。

        这时,任毅自己为不可查的脱口吟道:“汉家萧相国,功盖五诸侯。勋业河山重,丹青锡命优。君为禁脔婿,争看玉人游。荀令焚香日,潘郎振藻秋。新成鹦鹉赋,能衣鹔鹴裘。不惮轩车远,仍寻薜荔幽。苑梨飞绛叶,伊水净寒流。雪满故关道,云遮祥凤楼。一身轻寸禄,万物任虚舟。别后如相问,沧波双白鸥。”

        吕灵雎看到任毅嘴中不停的碎碎念,就道,“子坚哥哥,你在嘟囔什么啊,说出来让我听听呗。”

        任毅不由的脸有些一红。刚才自己是在公然剽窃唐代边塞诗人李颀的诗,在汉末不兴诗歌题材的情况下,可不敢就随随便便的吟诗一首。

        任毅只得含糊不清的搪塞道,“方才那个朝廷的使者,是个有大才的人啊。”

        吕灵雎疑惑不解道,“那夫君你为何不留住他?”

        任毅叹了口气,道,“此人和我的志向不同啊。”

        “哦。”吕灵雎先是摇了摇头,然后又是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

        --------------------------------------------------------

        任毅在雁门的生活十分闲适,但184年的中原大地,纷争不断,暗流涌动。